you're reading...
神州兩岸 Cross Strait, 增廣見聞 Feed Your Mind

我愛這土地

每次看到有關維權人士的新聞,都覺得很心痛很氣憤。我甚至不想再去閱讀這些新聞了,這個世界充滿了荒謬,甚麼時候講道理都是罪?這個世界實在黑暗得讓人氣餒,一個顛倒是非的政權簡直殘害了我國上千萬的知識分子。

談到了知識分子,更是痛心,中國的知識分子都發生甚麼事了?傳統中國社會也許要比現在開明一些,但知識分子在社會上一直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知識分子一直關心社會,哪怕你科舉制度其實是一張網,考取功名到底是底層知識分子上社會上層流動的機會,讀聖賢書的人至少會關心社會。

現今中國的知識分子怎麼了?王丹在他自己的回憶錄說,錢鍾書先生的學問固然震古爍今,但他並沒有關心當化的中國社會,所以他不是知識分子。知識分子就是要關心社會!也許在這個時代,要求讀書人有風骨也是一種苛求!我似乎看見了譚嗣同在獄中題「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崙崑」,又看見了不食周粟的伯夷、叔齊餓死山上。

龍應台提過社會上有五種權力,政務官負責制訂政策,事務官負責執行政策,民意代表負責審查,媒體負責監督,知識分子則要用筆作為時代的眼光。時代的眼光,我讀到這裡的時候特別深刻,在這五種權力擁有者中,唯有知識分子最有能耐提出劃時代的見解,改變這個社會,他們是社會的菁英。

知識分子是推動社會前進的重要動力,我實在感到氣憤。中國需要更多更多的知識分子,站在正義的一方,或者可說是站在常識的一方,為社會的良心發言。

然而,有良心的知識分子孤單地搏鬥,面對強權的打壓,無理的控罪。我最心痛的是,為甚麼這條底線要劃得這麼低,到一個荒謬的程度。

面對這個政權,我感到無力。

***

艾未未的父親是詩人艾青,原名蔣正涵,因反對國民黨統治而入獄,因反蔣,故在「蔣」字的「草花頭」下打了個叉,故化姓作「艾」。艾青曾於一九三八年抗日戰爭開始不久後寫了《我愛這土地》一詩,本是抒發抗日的民族情懷,但現在看來還很適用。

《我愛這土地》
作者:艾青

假如我是一隻鳥,
我也應該用嘶啞的喉嚨歌唱︰
這被暴風雨所打擊著的土地,
這永遠洶湧著我們的悲憤的河流,
這無止息地吹刮著的激怒的風,
和那來自林間的無比溫柔的黎明……
--然後我死了,
連羽毛也腐爛在土地裏面。
為什麼我的眼裏常含淚水?
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我只是覺得,我們為甚麼要為這些荒謬的事枉費這麼多的力氣,但現實是,面對不公義的事情,我們沒有太多選擇的餘地。艾未未、趙連海等維權人士也許未必能親眼看見中國的轉變,但我深信,他們已經是中國這個時代的重要的圖騰。

艾未未無處不在,因為我們都是艾未未,因為我們對這土地都愛得深沉……

珍瓏

Advertisements

About 珍瓏

香港記者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