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請不要再“為我好”

早兩天朋友於facebook貼了關於23條的新聞,然後又不知怎麼扯到去民主好不好的討論,引來一大堆留言。其實到這個年頭,我覺得民主的好與壞的各種論點已經被說到爛,隨便上網路找一下應該會有所有主要的論點,其實沒有什麼討論的必要。

我覺得民主制度下,就只有一點是可取…

就是人可以有選擇的自由,這亦是最重要的一點。於facebook上的討論可見,反對者主要是以民主做的選擇通常不是最好的選擇,因為大部份人都是比較不聰明的(或是說短視),然後舉一大堆什麼歐洲美國等民主國的家的社會問題做例子。其實這樣說也沒錯,我也同意中國、什或全世界其他國家都由一些比較不民主的政府去領導下會好一點….如果好的定義是較高GDP的話。

中國政府(什或香港特區政府)最喜歡告訴市民GDP升了多少,經濟增長是多少,然後就說政府的每個決定、每個政策都是”為你們好的”。但問題是,不是所有人也認為GDP高就等於好,有些人想要的不光是經濟繁榮。這個社會就是太多人有這種預設的”為你好”的思想,預設GDP高就是好,而從來都沒有想過我們每個人心目中的好都不一樣。

人們都道鮑魚是佳品,是好東西,而屎就是壞東西,當要於兩者選其一的時候就一定是選鮑魚,而連問我意見的過程都給省去了。我去你媽的!為什我一定要吃鮑魚不可以吃屎?我天生是一隻食屎狗,現在是想吃屎都不成?

社會上就是因為充斥著這種”為你好”的思想,而奪去我們很多基本自由(而更可惡的是,很多時候那些為你好的理據也是不合理的)。好像吸煙,政府以市民健康為由狂加煙稅,其實志在增加庫房收入。但吸煙者的權利因為煙稅狂加而被剝奪。然後又因為吸煙不是健康行為,大家都從小被灌輸吸煙是壞事的觀念,亦令政府的行為變得理直氣壯,可以完全不經咨詢。在為你好的旗號下(又稱道德高地),政府可以任意他們選擇想要犧牲的的人士(只要他們用他們無限的創意為一些事情打上標籤),而那根本不一定是社會的小數。或者你會覺得,我不吸煙,政府加煙稅對我沒有影響,又可以增加稅收,也是好事。但問題是,放任著這種管治思維,下次政府開刀的對象,可以是任何的一個範疇,你不知道那天自己會身受其害。

我們應該不用什麼人為我們好,給我們做選擇。這是我們的人生,我們有自己的獨立思考。如果我想要充滿一個問題的社會,我喜歡大家一起挨窮,請讓我有選擇的權利。這正正就是民主唯一可取而又最進要的一點。我們即使要死,也請讓我們死於自己手上,讓我們可以負責,負責屬於我們的人生。

雨果

Advertisements

About 雨果

手不能提,肩不能挑,不知人間疾苦。

Discussion

2 thoughts on “請不要再“為我好”

  1. 「民主好壞…隨便上網路找一下應該會有所有主要的論點,其實沒有什麼討論的必要」,這是第一個錯誤,亦是你最大的錯誤,這反映你相信自己有,但沒有批判性思考。
    你用你的個人思考模式,套到一個十多萬員工的政府上,去解釋政策,這是第二個錯誤。以認識論來說,你這是皮亞傑 (Jean Piaget) 描述的泛靈化或擬人化思維,普遍只出現於2至7歲小朋友身上。
    非黑即白,政府不為市民的健康,就是為庫房收入? 要說庫房收入,其實煙草稅幫助不大,更大的是減少了醫療開支。
    第四個錯誤,不是說不行,你當然可以是食屎狗,但你不能把其他人都當成跟你同類,這引申到第五個錯誤: 政府無錯現在是打健康的旗號,但不是為吸煙者的健康,而是為廣大非吸煙而要日日忍受二手煙的市民的健康。加稅,你尚可選擇買與不買,我們非煙民,有無選擇不吸二手煙? 你負責你的人生,很好,那非吸煙者的呢? 當然,吸煙只是個例子。

    Posted by Icarus | October 2, 2011, 9:06 PM
    • 唔…不知我沒有搞錯你的意思,但讓我先澄清一點好了,就是我認為沒有討論必要的不是說民主這東西是好是壞,而是民主的好處和壞處已經被大多數人討論過了,而我也想不出一些沒有前人人提出過的創新論點,所以就說沒有什麼討論必要,因為網上可以很輕易找到很多深入的分析。至於關於這點上面我有沒有批判思考,我也不清楚,因為我始終沒有完全明白你說我的錯誤錯在那裡。

      至於我用我個人模式去套入政府上是事實,因為這文章是寫我對這類政策不滿的態度,我不知有沒有其他人跟我意見一樣,不過你說我是用我的方式去想這件事是沒有錯的。至於非黑即白的問題,你說的都應該對,因為在我的角度上,這個社會幾乎所以問題也是完全涉及金錢的問題,即你所指的醫療開支問題,說穿了也是一個錢字。

      我沒有把其他人當成都跟我一樣是食屎狗,其實正好相反,我視每一個人都是不同的,有各自的需要,所以在更多事情上不希望有人替我們去做決定。

      其實很多人都說吸煙這個例子不好,我自己後來也發現應該選用一些爭議性更大、人權味道較重和對大眾所影響更少的去做例子。不過吸煙的例子也是很爭議性的,例如怎樣界定吸煙者的自由和民眾的健康誰較重要呢。我自己支持的是在不直接影響其他人的情況下人應該擁有完全的自由,吸煙事實上也是會影響人的,但香港的情況是基本上已經做到在公眾地方完全禁煙,差不多是沒有人在不情願的情況下硬食二手煙了,在吸煙者已經不影響到不想吸二手煙大眾的情況下,加煙稅是為了什麼呢。

      Posted by 雨果 | October 3, 2011, 5:05 P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