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神州兩岸 Cross Strait

透視文革心理

那對戴上文革帽子的小情侶,和那個對毛澤東有着親切感覺的少婦,局外人看起來是對過去的恐怖時代調侃一番,但其實也有可能他們真心相信當時的浪漫革命理想。有些人在大陸仍然視文革為一個史詩式的群眾運動,也有更多地方在近年來翻起了唱紅歌的熱潮。年輕的有的可能受了愛國主義教育的影響,對政府的任何政策有着不可理喻的擁護;然而年較長的,經歷過文革時代的恐怖的,為何對此仍會不加反感,反而懷念?

美國心理學家米爾格倫(Stanley Milgram)於1961年在耶魯大學進行了一個名叫「服從權威實驗」:在美國各地尋找自願者,讓他們充當住老師的職責,對另一個自願者(其實是實驗人員串通好的)充當學生。老師對學生進行生字測驗,學生答錯了老師便可對學生電擊作懲罰,由45伏特開始,每次增加15伏特,但老師看不到學生,只可以聽到學生的反應。結果驚人地發現,超過一半人一直增加電擊程度到致命的450伏特,儘管學生不停地投訴、要求終止,甚至到330伏特後已經沒有回應,但有一些人從實驗人員中得知不須付上責任後繼續實驗,有人更在聽到學生的慘叫聲後竊笑一聲。也有人多次停下來要求停止實驗,但在實驗人員順序回應「請繼續」、「這個實驗需要你繼續進行,請繼續」、「你繼續進行是必要的」、「你沒有選擇,你必須繼續」後,繼續實驗。只有當實驗人員回應超過四次而參與者仍要求停止,實驗才會停止。

這個實驗在當時審訊納粹戰犯的期間引起很大迴響,究竟納粹當中的中層人員對屠殺猶太人的心理背景為何。也有超過八成的參與者在事後表示「高興」或「很高興」,當中甚至有很多人寫信給米爾格倫要求協助實驗或加入實驗隊伍。這也可以解釋一些懷念文革的心理。

很多現在五、六十歲的大陸人年輕時曾經是紅衛兵,也就是實驗室內進行電擊的施虐者。然而他們顯然沒有付上甚麼責任,連那個時代最大的施虐者都受到最大的榮譽,肖像依舊掛在天安門的城樓上,受萬人膜拜。那麼那對小情侶及少婦的心理便不難理解了。

貝加爾

北京之行.四之二

2009年BBC版

About 貝加爾

飢餓藝術家

Discussion

Trackbacks/Pingbacks

  1. Pingback: 香港公安 « 致知 | Spark - August 29, 2011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