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香港公安

特區警察在李克強出席港大百年校慶時把港大校門清靜地弄得雞飛狗走之外,在李克強現身麗港城也帶走了一名身穿「平反六四」上衣的居民,有報導指警察更向身邊該居民的女兒出言恫嚇說她父親穿了不應該穿的衣服。既然徐立之也一語道破了,香港警察已不再是香港的警察,而是中國國土上的香港公安,上述一切,香港人應該見怪不怪才對。但誰又想成為不受制約的特區警察下的囚犯呢?尤其是法律賦予特區警察的權力真的很大的時候。

警察口口聲聲說他們的行動只是「執法」,但我們姑且看看那些是甚麼的法律:法律賦予警察可以截查任何只要是他們認為形跡可疑的人,向他們搜身,更可以帶返警署羈留四十八小時不作解釋,剝光豬搜身。如果有任何不合作甚或反抗時,還有用一條「襲警罪」控告之。當然如果那是汪洋大盜,這些權力當然有利警察保護公眾安全,但不要忘記當香港警察不再是香港的警察而是中國國土上的香港公安的時候,當香港沒有民主制度而警權不受公權力制約時,有誰又能保證警察可以為善亦可以為惡的鎗會指向誰?

警權當中最惡名昭著當然便以《公安條例》為首。《公安條例》殖民地政府為對付六七暴動而制訂的,而三人以上而未經申請的集會定為非法。在九七前已因違反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而廢除。不過在北京當年另起爐灶另立臨時立法會過渡九七,親中陣營把持的議會中,《公安條例》內容由申請改為「不反對通知書」,死灰復燃。

如果警察真的要嚴謹地「執法」,情況可以去到多極端呢?像有三個大學生在圖書館內錄音,拿着筆者這篇文章討論警權過大問題,言辭中或對以公民抗命方式反對惡法有和議,事前又沒有警方的「不反對通知書」者,警察也有權撞門而入,以其行為會激使其他人破壞社會安寧為由,控以「非法集結」進行「執法」。當然這是一個極端的例子,但事實是在一個沒有制約的監獄地下室內,大學生也可以成為虐待囚犯的獄卒。警權的濫用絕非危言聳聽。但即如前作《關於權威:一部簡明世界史》及米爾格倫實驗又告訴我們,人們是如何的盲從權威的。警察就算如何濫權,人們都依然是自我感覺良好。

然而長篇大論似乎是多餘的,香港早已不再是香港,而是五星紅旗下的香港。徐立之、曾偉雄、李少光、唐英年都已經明白了,並把自己的臉搓得模糊,試圖營造臉上那種歇斯底里的眼神和狂熱的笑容,打開雙臂擁抱着北大人的腿了。你雖不屑,有點不甘心,但除了像被禁錮的港大生李成康一樣哭港大外,你又能如何呢?

貝加爾

北京之行.四之四

Advertisements

About 貝加爾

飢餓藝術家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