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藝術生活 Art & Lifestyle, 史海回眸 History

布拉格之戀

今年年初發生在突尼西亞、埃及、利比亞、以及一連串中東國家的示威遊行和革命,似乎已經告一段落。學者們為這段歷史起了一個名字,稱為「阿拉伯之春」。命名為「阿拉伯之春」,使人聯想起四十年前被蘇聯坦克所蹂躪的捷克首都——布拉格。不知是不是學者們江郎才盡,想不到有什麼更好的詞彙,幹脆把「布拉格之春」這個滿有詩情畫意的名字借用過來。去掉了歐洲大陸,換上了中東的阿拉伯為背景,感覺多了幾分滄桑。不過也要謝謝這群學者們,要不是他們,或許「布拉格之春」還是游蕩在歷史的洪流裡,永遠也走不出來…

四十年過去,蘇聯早已解體,共產主義的憧憬不再,連當初被入侵的捷克斯洛伐克,也已分裂成兩個國家。要留住一段歷史,似乎並不容易,最有效的方法,或許是將它寫入文學作品當中。以「布拉格之春」為背景的文學作品著實不少,其中的表表者,可說是米蘭‧昆德拉的作品——《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這位曾多次被提名為諾貝爾文學學候選人的捷克小說家,借用了「布拉格之春」為舞台,寫下了一部充滿哲理性的愛情故事。米蘭‧昆德拉在小說中這樣寫道:「在歷代的愛情詩中,女人總渴望承受一個男性身體的重量。於是,最沉重的負擔同時也成了最強盛的生命力的影像。負擔越重,我們的生命越貼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實在;相反,當負擔完全缺失,人就會變得比空氣還輕,就會飄起來,就會遠離大地和地上的生命,人也就只是一個半真的存在,其運動也會變得自由而沒有意義。」

所以昆德拉要問,到底選擇什麼?是重還是輕?

或許,每一個人在戀愛當中,都會問自己很多問題,把自己一直處於追問的狀態。像故事的主角托馬斯一樣,一直思考自己對於他的妻子,到底是怎樣的一種感情。直至有一天他的妻子留下了一封信獨自回到布拉格,托馬斯才發現自己是多麼愛她。但這時候邊境已經封閉,他的妻子再也不能出來。小說的最後一章,述說了他妻子的自省。她其實一生也在探討:托馬斯愛我嗎?他愛過別人嗎?他愛我是否比我愛他更深呢?

或許,真正分隔一對戀人的,往往不是因為什麼政治的動盪,地理的阻隔,而是這種對愛情的猜測和懷疑。

其實每一段歷史的小插曲,都有著無數感人的愛情故事,只是我們不曾為意。

Advertisements

About 丹尼爾

地理人、神學人、社科人、圖書人; 兼職城市漫遊者,時而天馬行空,沉醉在烏托邦式的美麗新世界,時而腳踏實地,用心記錄著城市中每一個快將逝去的空間故事; 全職麥田捕手,至少在許可的範圍以內,保護世上還僅存的美好; 旅居西雅圖,不是苟且偷生,而是整裝待發

Discussion

One thought on “布拉格之戀

  1. the theme of the story is to response the philosophical idea of Nietzsche, Eternal Recurrence too.

    Posted by 貝加爾 | August 31, 2011, 10:11 P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