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社會文化 Social Culture

回眸黃金年代:從粵語流行曲看香港本土意識

(來源:imchi)

看一個國家的繁榮強盛,其藝術發展,或者流行文化皆是一個重要指標。似是哈布斯堡皇朝下的奧地利,便是孕育海頓、莫扎特等音樂巨匠的寶地。由1920年代興起,1930至60年間達至高峰的美國荷里活,便是現代流行文化工業的搖籃,也象徵了美國資本主義的文化霸權席捲全球。亞洲方面,自然是由經濟強國日本的流行文化工業長期壟斷,但近來也有韓國的流行音樂、劇集、電影,隨着經濟實力及政府支持而在各地掀起熱潮,更有反攻日本的趨勢。至於同為亞洲四小龍之一的香港,也曾在中港台及東南亞,甚至是日韓,都佔過一席位。這段被譽為香港黃金年代的時期,要追溯至1970年代。

1949年大陸變色,大批政治難民、經濟難民都背負着不同原因,以過客的心態來到這不受國共兩方左右的防護傘下苟安。他們當中有很多是窮人,住在生活條件極壞的木屋區內。1953年石硤尾木屋區大火,導致了公共房屋政策的出現,也令戰後的嬰兒潮可以得到較好的生活。然而這群移民當中也有不少是上海等大城市來的大商家,比如娛樂大亨邵逸夫。他們的口味仍然停留在上海小調的時代,所以當時的流行音樂也是以國語及英語歌壟斷,電影則是以李翰祥的黃梅調、古裝,張徹的武打國語片為主。偶爾也有周聰的甚麼「飛哥跌落坑渠」,但也難登大雅之堂。商業電影方面,也有蕭芳芳他們的粵語片「七日鮮」, 卻大多粗製濫造。

第一階段:1974至83年

但隨着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一代長大後,以及無綫電視1967年開台,以母語粵語的流行工業迅速發酵。首先撥開雲霧的是1973年楚原的粵語電影《七十二家房客》,以影視紅星大堆頭的陣容令此片暢銷。1974年,仙杜拉用粵語唱出《啼笑姻緣》電視劇主題曲的嘗試掀起了粵語流行曲黃金時代的序幕,而同年人氣偶像許冠傑挾他歌、影、視的人氣,推出首張粵語大碟《鬼馬雙星》大賣,則為粵語流行音樂的盛世一槌定音,也吸引當時的國語及英語歌手紛紛轉錄粵語歌。

許冠傑受惠於當時大力推動的房屋及教育福利政策,是典型的戰後嬰兒,全身充滿着港味,其歌曲也大談特談香港當時的社會面貌,如木屋區制水加價等等,是香港本土意識運動的表表者。黃霑也是本土意識的先驅,他就形容過其名作《問我》中的歌詞「我係我」就象徵了新一代已擺脫了過往的過客心態,對「香港人」身份的首次自我認同。《獅子山下》則更把香港本土名勝入詞,更是不停被重覆引用作為香港人刻苦精神的代表。沙士時期,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在推出財政預算案時更是唱了兩句,以博港人歡心。

除了許冠傑為代表的「鬼馬歌」成為潮流之外,電視劇主題曲更是膾炙人口。當時佳藝電視成立,麗的呼聲申請免費電視牌照加入戰團(即現今的ATV),香港電視以三足鼎立。在沒有電腦的年代,電視幾乎成為當時香港人的生活必需品。「電視撈飯」帶來的也是主題曲的熱潮,當中以1979年關正傑的《天蠶變》的影響力,就連近年的泰國電影《小情人》依然有一幕扮演劇內的角色和播放主題曲。而1980年葉麗儀的《上海灘》則仍然是每一個大陸人都能唱上幾句的名曲。而當時的詞人除了黃霑的率直無邪,也有盧國沾的瀟灑豪邁、鄭國江的言情說理、林振強的天馬行空,各樹一格。此外,國際唱片業協會1977年開始的「金唱片頒獎典禮」,香港電台1978年開始的「中文金曲龍虎榜」,和無綫1983年開始的「勁歌金曲」也確立了樂壇的歌曲榜及頒獎禮制度,為流行音樂商業化更進一步。

八十年代初中英開始就九七問題談判,香港人心惶惶,流行曲中也有比如梅艷芳的《赤的疑惑》、彭健新的《借來的美夢》、許冠傑的《洋紫荊》深刻描寫了當時港人的心理。同時也有釣魚台等事件導致的反日浪潮令國家意識的歌湧現,如汪明荃的《勇敢的中國人》、羅文的《中國夢》,可見除了本土意識之外,香港人仍然擁戴中國為祖國的國家意識。在英國殖民地下的本土意識及國家意識的夾縫中,再滲着對前途問題的實際憂慮,港人的心理呈現相當矛盾。當時中國大陸正值開放,香港的流行音樂亦隨着香港文化、人才、資金湧入內地,大陸隨即也掀起了聽粵語流行曲的風潮,時至今日八十年代的粵語歌依然在很多地方風行,也是大陸人認識香港的第一印象。不僅大陸,香港歌手也有出席在日本和韓國與當地紅星的表演,例如歷年的「東京音樂節」及韓國釜山奧運。而台灣的鄧麗君、蘇芮,及後來的羅大佑也紛紛來港唱粵語歌,試圖分一杯羹。

第二階段:1983至87年

音樂雜誌《Music Bus》1989年的「回顧八十年代特輯」,第1輯的代表人物是陳百強、譚詠麟、林子祥、關正傑、葉德嫻、張國榮、徐小鳳、許冠傑、甄妮。(來源:imchi)

1983年開始整個樂壇也開始朝着多元的風格變化,比如徐小鳳以一身濃妝艷抹成功轉型,羅文也以《激光中》作大膽嘗試,流行曲也再非是電視劇的附屬品了。1984年,譚詠麟《霧之戀》和《愛的根源》兩隻大碟的驚人銷量,張國榮憑《Monica》鯉魚翻身,梅艷芳85年的《壞女孩》形象,令譚、張、梅獨霸的八十年代中期已成定局。當時的紅星除了唱功要有水準,也要兼顧形象及舞蹈多方面。以梅艷芳為例,除了聲線充沛有力,感情豐富之外,她更不停以「百變」形象示人,浮誇華麗的舞台服飾裝束,配合不同歌曲的舞步,還有懾人的台風壓場感,帶給樂迷不僅聽覺還有視覺的享受。在她以後的一段時間,聲、色、藝是當上成功歌手的必要條件。其本身從四歲在荔園登台賺錢養家,到1982年以新秀比賽冠軍打入樂壇事業起飛,卻也一直以敬業樂群的專業精神發光發熱,正正是代表着香港的時代精神。當她在2003年逝世時,特區政府也特意稱她作「香港的女兒」。

八十年代的大碟銷量相當驚人,像譚詠麟的當紅歌手每張唱片就動輒去到六白金、八白金,就算是二線歌手也輕易取得白金成績(當年的白金唱片銷量家為五萬張)。然而為求商業便利,碟中絕大部份的都是公式化地翻唱日本的流行情歌,也有如林子祥的會選擇翻唱歐西流行曲。翻唱的程度甚至嚴重到經常鬧「雙胞胎」,最經典莫過於1989年受歡迎程度叮噹馬頭,梅艷芳的《夕陽之歌》和陳慧嫻的《千千闕歌》皆是改編自近藤真彥的《夕燒けの歌》,以致引人詬病。不過黃霑卻認為那些翻唱歌經過重新編曲,配合質素極高新詞,很多都比原唱有過之而無不及。不論如何,這些翻唱歌在當時的確十分受歡迎,到現在亦歷久常新。然而當時仍有不少的創作歌手如許冠傑、林子祥、陳百強、盧冠廷、夏韶聲等,也有不少作曲家如顧嘉暉、黎小田、徐日勤、林敏怡、鮑比達等維持着原創歌的水平。

第三階段:1987至90年

《Music Bus》「回顧八十年代特輯」第2輯的代表人物是太極、達明一派、Beyond、草蜢、葉蒨文、林憶蓮、陳慧嫻、王傑、李克勤。(來源:imchi)

譚、梅、張稱霸的年代一直滾到1987年,在中學校園裏甚至會出現譚派張派互相對抗的情況,那時的七十後學生成長比父母輩較富裕的家庭,更有餘錢買唱片及歌星的其他相關產品,也促進了唱片業興旺。這個稱霸年代一直至1987年底譚詠麟宣佈不再領獎,89年張國榮和梅艷芳亦宣佈不再領獎為止。但在一線歌手獨霸的同時,老一輩歌手如許冠傑、羅文、徐小鳳依然深受歡迎,徐小鳳甚至仍可以在紅館開三十三場演唱會,與二十八場的梅艷芳分庭抗禮。新人如葉蒨文、張學友、呂方、陳慧嫻、林憶蓮、李克勤等不斷湧現,而且都相當受歡迎,還有不走主流路線的如葉德嫻、盧冠廷、夏韶聲亦各有捧場客,那時樂壇百花齊放的盛況在今日看來實在難以想像。值得注意的是樂隊潮的再現:Beyond、Raidas、Blue Jeans、達明一派、太極,背後的推手是商業電台的俞琤,打着「原創歌運動」的旗號,創立了「叱吒樂壇流行榜」,成為第三大音樂頻道。不過黃霑則認為單以香港創作人才去應付流行音樂工業的快捷便利的生產速度遠遠不足,結果導致九十年代流行曲的編曲單調及質素下滑。

1987年也是九七主權移交的倒數十年,一大批離別歌反映着當時的移民潮,如譚詠麟的《無邊的思憶》、達明一派的《今天應該很高興》、葉蒨文的《祝福》等。1989年大陸民間發起民主運動,演藝界上下製作了打氣歌《為自由》,更在5月27日在跑馬地馬場傾力舉辦「民主歌聲獻中華」為北京學生籌得巨款。直到六四清晨中共血腥鎮壓,香港全城撼動,悼念六四的歌手也寫下不少歌曲,較著名的有夏韶聲的《媽媽我沒有做錯》、盧冠廷的《漆黑將不再面對》、Beyond的《長城》和《歲月無聲》、達明一派的《天問》和《諸神的黃昏》。六四之後香港人的移民情緒達到巔峰,港台聯合了一眾巨星製作了《凝聚每分光》和《踏上成長路》,許冠傑也作了一首《話知你97》,希望慰藉人心。

當八十年代的歌星正急流勇退時,香港唱片業大為緊張,找來了張學友和劉德華,以及新人黎明和郭富城,安上了「四大天王」的名號,是為造星運動的濫觴。四大天王的壟斷及唱片業的萎縮令其他歌手更難挑戰一線的地位,在後來盗版猖厥下香港樂壇更加是一落千丈,至今未見起色。

結語

看粵語流行曲的發展,就等同見證了香港本土歷史一樣。前人由幾乎沒有流行音樂工業的國語及英語歌時期,開鑿出七、八十年代粵語流行曲的輝煌年代。香港移民的過客心態在粵語流行曲中尋到自我和整個社會的凝聚力,促成「香港人」的誕生。香港在社會安定和相對自由,經濟起飛底下正在欣欣向榮的因緣際會之下,流行音樂工業的興旺也帶領着香港人的物質及精神生活到達巔峰,跟其他地區的流行音樂不同的是,粵語流行曲不僅僅是娛樂大眾的消費品,更見證了戰後香港翻天覆地的變化和塑造了香港人的本土意識。直到九十年代經濟出現泡沫,香港樂壇也開始泡沫化,時易世移,台灣的流行文化現今反而成為了大中華地區的龍頭,香港的經濟和文化影響力跟流行音樂工業一樣俱往矣,要重拾昔日的黃金年代似乎不再可能,黃霑甚至悲觀地認為粵語流行曲會隨着香港與大中華融合,最終會跟粵曲一樣慢慢老死沒入歷史煙塵。

香港郵政於2005年推出「香港流行歌星」郵品系列:黃家駒、陳百強、羅文、張國榮、 梅艷芳。

相反四、五十年代荷里活黃金年代中留下的一個個的不朽名字:奇勒基寶、慧雲李、加利格蘭、柯德莉夏萍、嘉芙蓮協賓、堪富利保加、馬龍白蘭度、占士甸……在充滿格調的小店裏,他們一張張的海報照片,代表着對品味的追求,代表對祖父母輩美好歲月的由衷致敬。在新的文化創作裏,他們的形象往往成為參考對象,甚至也有的把他們塑造成一個常青的品牌,使他們重新活躍於文化工業。而不幸地,羅文、陳百強、張國榮、梅艷芳、黃家駒,這些名字卻淪為了唱片商順應懷舊潮流銷售「集體回憶」的次等消費品,或者是年輕一輩嗤之以鼻的老調。縱然近年也有港台或文化博物館等機構試圖嚴肅地把這段歷史重新整理,再次向公眾介紹,但卻只能成為吸引小眾的注意。總的來說,這段黃金年代還是脫離不了鴨寮街二手攤檔裏一套套塵封唱片便宜貨,又或者是被當作一個懷舊潮中的文化泡沫看待。莫非這段香港人的輝煌過去,就得跟天星、皇后及其他香港本土意識的象徵一樣,只能一併成為死的歷史,然後漸漸地被人遺忘?

貝加爾

新修訂於2011年12月3日

延伸閱讀
粤語流行曲的發展與興衰:香港流行音樂》,黃霑

Advertisements

About 貝加爾

飢餓藝術家

Discussion

Trackbacks/Pingbacks

  1. Pingback: 《情迷午夜巴黎》的懷舊情結 « 致知 | Spark - November 25, 2011

  2. Pingback: 都市森林中的純樸民歌風 « 致知 | Spark - January 14, 2012

  3. Pingback: 梅艷芳所代表的 | 致知 | Spark - December 30, 2013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