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放眼世界 International Affairs, 政論縱橫 Politics & Philosophy

中東政策的矛盾與無奈

今屆聯合國大會的重頭戲,莫過於巴勒斯坦向安理會提出申請成為聯合國的正式會員國。繼數個月前美國總統奧巴馬公開呼籲以色列與巴勒斯坦雙方應以一九六七年戰爭前邊界線為基礎來恢復談判後,以巴問題再次搬上了國際舞台。一場激烈的外交戰爭,隨著聯合國大會的開幕,也正式開啟。

美國、歐盟等各方的外交使節正在中東地區奔走折衝,希望能讓以巴雙方重啟已凍結一年的直接談判;巴西、中國、俄羅斯等安理會成員國,已公開表示將會對巴勒斯坦入聯的申請投下贊成票;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亦會見了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重申他對於巴勒斯坦建國的支持。不過當中最為尷尬的,可說是美國的立場。總統奧巴馬上台後所實施的中東政策與布殊的親以政策有所不同,奧巴馬政府強調要以同等的態度對待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兩國,一年前奧巴馬更於聯合國大會公開支持巴勒斯坦立國,認為巴人應該擁有他們自己的國家。只是他可能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次「玩大」了,巴勒斯坦竟然會借勢向聯合國安理會申請入聯。美國當然立刻對此表示強烈反對,更表明將會行使其常任理事國的否決權。只不過,這次奧巴馬的解釋,似乎顯得有點前後矛盾。

奧巴馬於聯合國大會中發表演說,表示和平不會隨著聯合國的聲明和決議而降臨。如果真有這麼容易,此時和平應該已經實現。真正的和平只能在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間實現。他呼籲以巴雙方圍繞邊界、安全、難民和耶路撒冷地位等核心問題,展開談判並達成協定。或許他是對的,和平真的不會隨著聯合國的聲明而降臨,只是有一點他沒有說,為什麼數十年來的無數次談判都是無疾而終?

其實,以巴問題不但是美國外交的盲點,也是國家政策的盲點,明知談判已無法解決問題,但還是要以此來遮掩其政策的無奈。很多時候,以巴衝突持續的主因,並不是因為美國政府不希望巴勒斯坦立國,也不是因為美國政府希望用以色列來牽制其他中東國家,更不是因為西方文明與回教文明的文化矛盾,而是美國政府對其政策的無奈。美國政府一向害怕自己的國會,而國會議員卻害怕以色列,或者明確地說,是害怕猶太裔的美國選民。猶太人既有錢又團結,國會議員貪圖他們的金錢捐助,也貪圖他們的選票,因此在對以巴和平問題上施加最大壓力,至於美國政府在外交上的偏差,以及國際利益的損失,並不是國會議員的考量。

Daniel

Advertisements

About 丹尼爾

地理人、神學人、社科人、圖書人; 兼職城市漫遊者,時而天馬行空,沉醉在烏托邦式的美麗新世界,時而腳踏實地,用心記錄著城市中每一個快將逝去的空間故事; 全職麥田捕手,至少在許可的範圍以內,保護世上還僅存的美好; 旅居西雅圖,不是苟且偷生,而是整裝待發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