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讀者投稿:自毀歷史 獅子山精神長眠

陶傑話:獨裁者最怕人民有記憶。有記憶,就會有權力,有本錢去追求民主。今日政府就似乎在幫助我們消去記憶。其實,今次政府銷毀檔案事件未必有必要放大至民主追求,擺在眼前最嚴重的,恐怕是政府背後的動機、失誤、或者是對文化和知識遺產的不尊重和漠視。

政府總部搬遷,過程過百萬份文件銷毀。觀塘歷史檔案館文件真空。過去多項關鍵的政府政策與歷史事件毫無記錄可查,如八萬五房屋政策,沙士,七一遊行,行政會議記錄。一概無跡可尋。今日負責處理政府文件並決定去留的是政府檔案處。事件其實對香港長遠而言影響萬分嚴重。前政府檔案處處長朱福強便有為此事動過筆。朱福強在他的文章中提到,其實一個處理政府文件和歷史性記錄的部門需要一個有專業資格的人去管理。但今日行政主任(EO)出任檔案處處長一職已經可見政府對歷史檔案的輕視。

先前壹週刊報道過政府銷毀過百萬份檔案後,我便去信中央政策組詢問報道內容是否屬實:中策組不受《公開資料守則》規限,選擇性公開公帑運用於研究中的報告。一星期後(九月二十一日)我就得到由鍾啟然代行中策組首席顧問的回應:

中央政策組是根據政府檔案處制定的檔案管理程序及指引管理本組的所有檔案和按政府的保安規例處理保密檔案。就搬遷檔案往新政府總部而言,為了確保檔案(包括機密檔案)在搬遷前、搬遷時及搬遷後得到妥善保護,我們會跟從保安局和政府檔案處為此而發出的詳細指引,計劃和進行搬遷檔案的工作。另一方面,我們會為所有檔案編訂檔案存廢期限表,並按獲政府檔案處審批的檔案存廢期限表處置已過保存期的檔案,即經政府檔案處同意下銷毀檔案或把具歷史價值的檔案移交政府檔案處的歷史檔案館作永久保存。

此外,報導(壹週刊的報道,見上)亦提及公開資料守則及申訴專員公署與中央政策組的關係。事實上,公開資料守則適用於中央政策組(與政務司司長及財政司司長辦公室由同一位公開資料主任負責);而中央政策組亦受申訴專員公署監管。

但壹週刊的報道卻指出申訴專員公署回應指中策組不受其監管。兩個政府部門的回覆居然一黑一白,是香港政府兒戲,還是蘋果報刊偽做報道?

讀過壹週的報道和朱福強的文章才知道政府沒有立檔案法,以法律保障政府文件的去留。政府檔案處亦沒有一個專業人才處理歷史文件和政府行政記錄。最離譜莫過於一些香港大事政府都沒為其保留任何文件記錄。那不是自我銷毀歷史還算是甚麼? 一個會不重視檔案保存的地方,亦可見拆鍾樓,毀歷史文物是理所當然推進社會發展經濟的必然手段。

引陶傑的意思,一群人民沒有記億,沒有歷史,就無法溫故知新,認識自己。檔案法一日不存在,政府對中國香港的歷史都可以隨意刪除埋沒扭曲。「莫問過去,站在潮流尖端」是陶傑諷刺港人對「潮」的定義。但其實同樣地警告一個不知過去,不探究竟的地方,沒有民主沒有人文知識可言。如斯地區,就是迎接「一黨治港」的好選址。既然如此,獅子山精神是否都一樣可以隨檔案被銷毀而一起埋沒於歷史港流當中?

Shing Kin

Advertisements

Discussion

Trackbacks/Pingbacks

  1. Pingback: 穿Chanel的第一夫人:一個文明的視野 « 致知 | Spark - November 18, 2011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