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神州兩岸 Cross Strait

讀者投稿:符合國情的紅白二事—內地災難新聞的程序化

誰敢說中國人沒有創意?中國發明「中國國情」這個詞彙,堪稱曠古絕今,將普世價值這種殖民主義侵略工具都排除在中華民族境外,保護炎黃子孫免受西方紙老虎荼毒。不論是民主法治、人權自由,都要加上「中國國情」,深恐淮橘為枳,污我神州大地。就連分明是大自然施加予人類的大能﹣天災﹣都可以套用中國國情,加以詮釋。

甚麼是「符合國情」的天災?看內地新聞報道內地天災時如何程序化就一清二楚。不論是汶川大地震、舟曲泥石流,還是雪災、水災之類,新聞故事的結構,都是同一模式:開首就是那群「最可愛的」解放軍將士,攀山涉水,不畏艱險,從頹垣敗瓦中搜救生還者,將被困人士運離險境,為千萬災民籌措衣食住行,「爭取」黃金七十二小時內救人,「爭取」打通通往災區的道路,「爭取」為災民提供帳篷熱食,最後必定「勝利成功」。

接着就由穿着破舊棉襖的溫家寶爺爺粉墨登場,風塵僕僕地奔赴重災區,愁眉深鎖地慰問受災者。為求畫面逼真感動,有時甚至事先準備一條小生命壓在瓦礫堆中,等待溫爺爺鼓勵。

那無助的小生命最後是死是活,倒是乏人問津。

溫爺爺返回北京後,就是各級領導亮相時間。一個個在鎂光燈下前仆後繼趕赴災區,眼眸熱淚滿盈,手指指東向西,口中念念有詞。「政府偉大」、「領導重視」之類主觀描述,一個都不能少。

本來最重要的傷亡情況和數字,在新聞報道的最後部分才略為提及,不痛不癢的,就如斯大林所說:「死一人,是事故;死一百人,是數字。」

人,是生命,有血有肉;數字,是死物,冷冰冰的。百姓皆為芻狗,專制政權,殊途同歸。

一言以蔽之:「喪事當喜事辦」。

不是說這種災難報道手法與「國情」契合嗎?中國人不是最避諱「紅白相沖」嗎?國情這玩意,何時套用,何時無視,都要「符合國情」。君不見孟子曰「無罪而殺士,則大夫可以去;無罪而戮民,則士可以徙」?八九年春夏之交,不也是很「不幸」地發生了那場「風波」?根據中國國情,所有人事物都要為政治服務,聖賢如是,天災如是,傳媒如是。

當然,黎民亦不會知道各級地方官員是多麼渴望天災降臨,也不會知道這些官員在背地裡是如何指責香港慈善團體「粗暴干預」他們運用賑災和災後重建善款。新聞不會提,更不敢提。然而筆者有幸,見過這班道貌岸然的偉大幹部的另一面,不禁感歎,神州大地,無奇不有。

至於西方式天災新聞(包括香港的)是如何樣子?簡單,把上述的敘事次序顛倒,把那些令人熱血沸騰的激情和溫馨滿懷的親情刪掉,加上煽惑群眾的災難事實就是。

新聞切入點,由災難的慘況,變成國家對黎民的恩情,這是個很微妙而有效的對新聞語境的操作。內地天災新聞描述解放軍的救災工作和溫爺爺的親切問候時,固然極盡鋪張之能事,但究其內容,跟香港和西方國家比較,只是量變而非質變,所報道的基本資料可沒有分別。語境操作的秘訣,在於敘事次序。新聞寫作,從來是將最重要的資訊放在最前面,這本來是要迎合觀眾的喜好,但中國國情卻將之變成控制群眾以何種方式理解天災的工具。

看似複雜的媒體操作,基本邏輯其實十分簡單,就是為天災設定以下前提:災難無情,國家有愛。國家領導救災工作,拯萬民於水深火熱,黎民百姓應該感恩戴德,三呼萬歲。全靠黨和國家,人民才得以安身立命,因此我們要喜躍讚揚國家,要多肉麻有多肉麻。至於甚麼豆腐渣工程導致學校塌陷,甚麼過度砍伐開發導致泥石流,國家英明領導救災,誰是誰非就不要計較了。事有緩急輕重,大聲疾呼追究責任只會阻礙救災,你過意得去麼?

記得那位文化大師余秋雨的含淚勸告嗎?想知道中國國情的底蘊,看看余大師的文章就好。余大師認為,豆腐渣工程枉死的小孩由於得到全國十三億人民的哀悼,都成菩薩去,死了也幸福。家長們若執迷不悟,要追究豆腐渣人禍責任,就是甘願受反華勢力操控,就是變相賣國。余大師勸說家長,要「識大體,明大理」,不要橫生枝節,不要為國家添煩添亂。

一言以蔽之:「愛國主義是惡魔的美德。」

文明社會發生天災,官兵奮力救援,官員高度重視,都是理所當然。理所當然的事,會成為新聞嗎?有新聞價值嗎?沒新聞價值的事,一次又一次成為頭條新聞,大篇幅報導,說是媒體集體缺乏新聞觸覺,你相信嗎?說是缺乏新聞道德,人們倒會相信兩分。

當記者難,在內地當記者更難。一個否定人的價值,將人視為手段的國家,容不下良心,容不下人文關懷。內地記者出於新聞道德,喜歡打擦邊球,不斷試探政府底線。平日歌舞昇平,政府尚能容忍,但到了天災這種存亡之秋,就只能使用非常手段了。媒體統一口徑,從來不是易事,因此內地有個跟香港政府新聞處類似的新聞宣傳機構:新華社。汶川地震中期,中宣部將所有內地記者都驅趕回家,各省各市的媒體都由新華社統一發稿。這樣做,連要求各傳媒將天災新聞程序化的操作也省回,一勞永逸。

溫爺爺有教誨曰:「多難興邦」。如何理解?尼采說,一個民族必須有敵人,才能興盛。將天災當成敵人,國人團結一心,邦可興也。然而,若那不是天災,而是人禍,敵人會是誰?筆者不便明言,否則他日廿三條立法,恐怕要壁屋再見矣。國情如此,徒歎奈何。

Phoenix

Advertisements

About 致知 | Spark

歡迎踴躍投稿!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