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神州兩岸 Cross Strait, 史海回眸 History, 放眼世界 International Affairs

城市美麗運動(下):民國都市的圖強舊夢

續《城市美麗運動(上):帝國城都的霸業春秋

中國在十九世紀其亂象比美國更有甚之,在清政府積弱之下,對外戰爭屢戰屢敗,陷入列強瓜分的亡國邊緣。辛亥革命推翻了中國二千年來的皇朝統治,仿傚西方建立民主共和政體,但共和肇建不久便再度陷入分裂。孫文發動二次革命反袁失敗後,輾轉才在廣州站穩陣腳。1918年孫文寫一書《實業計畫》,希望以大規模建設令中國擺脫貧困及列強制肘。城市規劃因此成為了中國力爭圖強的現代化計劃中心,而廣州亦因此成為了西方城市規劃的試驗所。

廣州試驗所

孫文之子孫科在美國洛杉磯加州大學及哥倫比亞大學修讀政治與城市規劃,是名副其實的海歸。受城市美麗運動的影響,孫科回國之初已發表了《城市規劃論》,主張城市規劃可以以科學知識改良舊社區,以達便利、衞生、便利、美觀的城市。他先按美國制把廣州市政制度改革,委任留美知識份子出任局長,自己則成為廣州市政廳廳長,加上了城市分區制度,更被全國多個城市仿傚。孫科把廣州城牆拆走,擴闊馬路成為類似美國的林蔭大道。

中山紀念堂

孫科好友,美國建築師墨菲(Henry Murphy)帶同了一群在美國留學的華籍建築師,更加成為了中國城市美麗運動的旗手。墨菲在規劃廣州中大量加入了美國城市美麗運動的元素,如用放射狀的大道,沿途興建紀念性的拱門,又主張把市政中心建在市中最高點。他熱衷於中國傳統建築,認為北京紫禁城為中國建築瑰寶,在構想廣州的市政中心時亦參照紫禁城方院內方形建築群,也希望能把西方建築技術與精神混入中國傳統風格,但保留中國傳統的外觀,其後留學法國的林克明更加把之付諸廣州規劃當中。由海珠橋起南到北至中山紀念碑的中軸線,線上的廣州市政府就是由林克明所設計,在中式的外觀之上加上了西方混凝土的技術,對稱的建築設計。在墨菲建築師事務所工作過的呂彥直規劃的中山紀念堂更加以八角形拱頂和鋼架支撐,別樹一格。墨菲在《中國建築文藝復興》中倡議的「改良中國建築使之能適應於現代使用」正式付諸實踐,一時更蔚為風氣,全國爭相仿傚。香港剩下滄海遺珠的一幢中國文藝復興建築,則為半山的景賢里。

南京《首都計畫》

出發往柏林奧運之前赴中山陵謁陵中國代表團選手(1936年)

1927年蔣中正北伐,還都南京,翌年年底更名義上統一全國,國民政府着手推動經濟、軍事等各方面的現代化,城市規劃亦是重要項目之一,中國各地的城市美麗運動更加是如火如荼。早在之前,國民黨人按照孫文遺願,在南京城郊的紫金山麓開始籌備興建中山陵。呂彥直主持的中山陵計劃利用了山坡製造成一個拾級而上的階梯,而孫文的靈寢則置在最高點上,中間劃出的一條軸線,兩邊對稱和諧,形成一個鐘的形象。一條條林蔭大道亦開始為孫文靈柩經過而興建,緊接着的則是國民政府對整個南京城重新規劃的「首都計畫」,要讓南京為民族榮耀及對政府信賴尊敬的象徵。承襲自美國城市美麗主義的,孫科、墨菲主導的《首都計畫》把城市規劃成為促進國人物質環境從而精神文明水平的手段,亦與後來推行的新生活運動無獨有偶。

《首都計畫》中的南京商業區新街口(1948年)

《首都計畫》分為市行政區、公園區、幾個住宅、商業、工業區,地勢較高之處則劃為中央政治區,以林蔭大道貫通各區。墨菲也堅持保留中國特色的舊城牆以用作環城大道,還有以花園城市(Garden City)為藍本的住宅區,以適合因社會經濟變遷而形成的小家庭。由墨菲操刀,中央政治區位於紫金山南麓中山陵之下,由高至低,北至南以中軸線擴散。墨菲離美到南京之前接受訪問,筆下他對新首都的建設是極其興奮,更將之比擬為拉封少校(Major L’Enfant)的華盛頓計劃。不同於德里或坎培拉的歐洲風格,墨菲也致力令南京保有其中國傳統,但記者評說他的夢想不會完全實現,而要等到百年之後。最後《首都計畫》亦因多番改動而變得肢離破碎,今日重望故都,也未能如墨菲所願。

大上海計劃

由同在墨菲的事務所工作的留美建築師董大酉領軍,上海亦是當時另一個中國城市美麗運動的中心。董大酉在市中東北江灣一處另闢土地開拓為新的行政中心,承襲了凡爾賽、巴黎、華盛頓的十字型軸線規劃,分別劃了南北、東北兩條軸線,交叉點為是市內最高點的中國式寶塔。寶塔前有大型廣場,南端則有長方水池,兩旁座落體育場、博物館、圖書館等公共建築,而東西軸線上則用以興建政府大樓。沿着兩條軸線少不了林蔭大道連接成蛛網式的道路系統,延伸到商業、工業、住宅、商港、公園等區。董大酉最後雖未能將「大上海計劃」完全實現,但今天上海五角場地區,仍可看到不少董大酉計劃的影子。

大上海行政區域平面圖

受墨菲中國文藝復興建築影響,董大酉十分堅持採用中式風格,西式技術的建築。董大酉曾說以他們一群留學歐美的學生學習建築精義,回國後雄心壯志就是希望能創造出一些新的、有價值的東西。他們發起了一場運動,一場將已死建築復生的運動,就是要破除西方的極限,讓中國建築真正代表得到中華民族。這一番對中國城市美麗運動的感言,也多少代表當時海歸知識份子的報國志向罷。

城市規劃的荒腔走板

納粹柏林計劃Welthauptstadt Germania中的Volkshalle

由Daniel Burnham在芝加哥世博建起理想城市,發起了城市美麗運動的社會和道德改革開始,應用到中國和澳州國族獨立身份的建設,也演成美國和英國宣示帝國權力的變調,直到希特拉改造柏林為第三帝國帝都的世界之都日耳曼尼亞(Welthauptstadt Germania)、墨索里尼的羅馬計劃, 和後來斯大林要建比國金還要高的蘇維埃宮,城市規劃的調子愈唱愈荒腔走板。要建設一個烏托邦的城市楷模,最終也要墮入絕對主義的陷阱。然而在中國城市現代化的同時,建築師依然努力不懈要把中國傳統重活於世界眼前,相反現今在中國倒模地興建了高聳入雲的玻璃幕牆摩天大廈,相比世界其他地方又有何特色?資本主義興盛下的全球化,公眾的冷漠和私人的貪婪沒有遏止,城市規劃未有帶來社會及道德的改革,由上層階級主導的城市規劃,終究亦只是為上層服務。

貝加爾

南京《首都計畫》原方案

Advertisements

About 貝加爾

飢餓藝術家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