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藝術生活 Art & Lifestyle

不要吃掉家明

當高鐵冷冷地輾過菜園村的綠田時,我們反對,我們抗爭,但最後都要無力而又不甘心地接受現實。那些官口口聲聲說甚麼經濟利益,甚麼邊緣化,但元旦夜電視機上的葉梓恩說得很對,我們害怕邊緣化,只是因為我們一直以來只是依附在主流價值,把每個人自己的一套價值觀,一套解釋自己生存意義的想法閹割掉,隨波逐流。

然後他們又來大興土木,要建那港珠澳大橋,再把機場與屯門用跨海大橋接通。他們先不顧這對周遭的生態有多大破壞,也不理對大嶼山、屯門這些長久以來與市區保持距離的另一種市郊環境有多大影響,更甚者對香港相對內地的本質及角色有徹底的改變。遺憾地在建制壟斷的聲音下,這些對整個香港有如此巨大影響的舉動卻簡單便以「融合」、「接軌」、「經濟利益」完全蓋過,我們又再一次自我閹割。

經過元旦的大結局,《天與地》已經成為一套十多年難得一見的「神劇」,正正因為它為這個城市敲響了最後的警鐘:我們已經愈來愈習慣依附強權,服從他們的說話,但《天與地》遭大陸禁播,卻暴露了獨裁者無所不用其極,非要掩飾六四那夜吃人的醜陋。港人處於愈來愈強勢的北風之中,我們應該珍惜,更應該捍衛僅有的自由,而非倒行逆施地趕緊融合。

然而家明又豈止代表了已死的香港,他更代表了我們每一個人都曾擁有的友誼、摯愛、熱情、夢想。因為環境所逼,三位主角在天山上吃掉家明,我們又何嘗不是為周遭的環境所困,每天把自己的理想通通吃掉,然後才得以生存在這主流的食人族社會?而那些官又豈不是把菜園村所堅持非主流物質社會的生活價值輾得粉碎,仍然在大模斯樣地用刀叉吃人?

抗衡強權,我們往往以卵擊石,徒勞無功,但至少還是以自己一套的生存意義活着。而元旦夜的《天與地》更給了我們為過去一年自省的機會:我們是否還在堅持着自己的夢想而活?

無論過往有多少的挫折,多少的妥協,讓我們在2012年重新上路。

貝加爾

Advertisements

About 貝加爾

飢餓藝術家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