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藝術生活 Art & Lifestyle, 增廣見聞 Feed Your Mind

杜斯妥也夫斯基:罪與罰節錄

拉斯柯尼科夫做了一個惡夢。

他夢見他的童年,仍然是在他們從前住過的那個小城裡。他七歲了,在一個假日的傍晚,同父親去郊遊。天色灰暗,空氣悶熱,這個地方同留在他記憶裡的印象毫無 差別。甚至留在他記憶裡的這個地方的印象要比現在夢裡所出現的模糊得多。現在他做著夢:他同父親在通往墓地的道路上走,打那家酒店門前經過;他緊緊地握住 了父親的手,恐懼地回頭望望酒店。一個奇特的情景吸引住了他的注意力。這一回,彷彿在這兒舉行著園遊會,聚集著一群穿著各式各樣衣服的城市婦女、鄉下女 人、她們的丈夫和形形色色的惡痞。他們都喝醉了,唱著歌兒。酒店的台階跟前停著一輛大車,但這是一輛稀奇古怪的大車子。這種大車子是套著高頭大馬載運貨物 和酒桶的。他常常喜歡看那些拉貨車的高頭大馬,牠們的鬃毛都很長,四腿粗壯,步子穩健而有節奏;牠們拉一座山,也不會受絲毫損傷的,看起來倒好像拉著大車 比不拉大車子更輕鬆些。可是現在,說來奇怪,這樣的一輛大車子卻套著一匹又矮又瘦、黃毛黑鬃的、農民的駑馬。他也常常看到這種馬有時使盡力氣拉一輛滿載木 柴或乾草的大車子,特別是在大車陷入了泥濘或車轍的時候,牠們常常飽受農夫的鞭子,有時連鼻面和眼睛也都挨揍,而他滿懷同情地、非常同情地看著這樣凄慘的 情景,甚至差點兒哭出來,像往常一樣,媽媽總是把他從小窗口拉開。可是忽然人聲鼎沸:從酒店裡走出來一群喝得酩酊大醉的、身體魁梧的鄉下人,他們穿著紅的 和藍的襯衫,披著厚呢大衣,隨身攜帶著一架三弦琴,叫嚷著,唱著歌兒。「上車,大夥兒都上車吧!」一個農夫嚷道,他還年輕,脖頸粗壯,滿臉肥肉,臉色紅 潤,活像個胡蘿蔔。「我送大夥兒回去,上車啦!」可是立刻又爆發出一陣笑聲和叫喊聲:

「這樣一匹不中用的馬能送我們回去﹖」
「米柯卡,你瘋啦!這麼一輛大車子卻套了一匹這樣的牝馬!」
「弟兄們!這匹黃毛黑鬃馬保證可以活上二十年。」

「上車吧!我送大夥兒回去。」米柯卡又叫嚷道,他頭一個跳上大車子,拿起彊繩,直挺挺地站在大車子前部:「那匹棗紅馬剛才被馬特威帶走了。」他在車上 叫嚷著。「可是這四牝馬,弟兄們,只會傷我的心;我真想把牠殺掉,牠白吃糧食。我叫你們上車!我要叫牠飛跑!牠會飛跑的!」他拿起鞭子,興高采烈地準備抽 打那匹黃毛黑鬃馬。

「上車吧,為什麼不上車啊!」人叢裡又爆發出一陣哈哈大笑聲。「聽見麼,牠會飛跑的!」

「牠大概有十年沒飛跑了吧。」
「牠要跳起來啦!」
「不必可憐牠,弟兄們,來,大家都拿條鞭子,準備!」
「對呀!抽牠。」

大夥兒一邊哈哈大笑,一邊說著俏皮話,爬上了米柯卡的大車子。有六個人爬上了大車,還可以坐人。他們把一個臉色紅潤的胖女人也拖上了大車。她穿著一件 大紅衣服,戴著一頂飾著小玻璃串珠的帽子,腳蹬一雙暖鞋,嘴裡吧咯吧咯嗑著胡桃,一邊吃吃地笑著。周圍的人們也都笑起來。真的,怎麼能不笑呢,這樣一匹瘦 弱的牝馬將要拉一輛這麼笨重的車子飛跑!兩個小伙子馬上在車上各自拿起一條鞭子,要幫助米柯卡趕車。一聲叫喊:「走!」這匹可憐的馬就沒命地拉起車來,牠 不但不能飛跑,連步子也幾乎跨不開,牠只緩步走著,呼噓著,而且被雨點般落在牠背上的三條鞭子抽得蹲下去了。大車上和人叢裡的哄笑聲更響了,於是米柯卡惱 火了,怒氣沖沖地用鞭子不停地亂抽牝馬,彷彿他當真以為牠會飛跑的。

「弟兄們,讓我也上去!」人叢中有個小伙子躍躍欲試叫嚷道。
「上車,大夥兒都上來吧!」米柯卡叫喊道。「我送大夥兒回去。我抽
牠!」他拿鞭子抽得劈啪直響,氣憤得不知道拿什麼東西抽打牠才好。

「爸爸,爸爸,」他向父親喊道,「爸爸,他們幹什麼呀!爸爸,他們揍著那匹可憐的馬哪!」

「咱們走吧,走吧!」父親說。「那些醉鬼都在胡鬧,他們都是傻瓜;咱們走吧,別看啦!」他想把他拉開,可是他從父親手裡掙脫出來,不顧一切地跑到馬跟前去了。那匹可憐的馬可受不了啦。牠氣喘吁吁,站起來,又拉車,差一點兒摔倒。

「揍死牠!」米柯卡叫道。「既然不揍不行,那我就揍死牠!」
「難道你不是教徒嗎﹖鬼東西!」人叢裡有個老頭兒叫道。
「誰見過,叫這樣的一匹馬拉一輛這麼笨重的車子﹖」另一個人又補充說了一 
  句。  

「你會使牠累死的!」    第三個人叫喊道。
「別管閑事!這是我的馬!我要怎麼樣就怎麼樣。再上來幾個!大夥兒都上來吧!我一定要叫牠飛跑!……」  一陣冷笑聲哄然響起,淹沒了一切。牝馬受不了不停的抽打,無力地踢起人來。連那個老頭兒也忍不住了,冷笑一聲:嘿,這樣一匹瘦牝馬,還會踢人哪!

人潮裡的兩個小伙子又各自拿起一條鞭子,跑到馬跟前去揍牠腹部的左右兩邊。他們各從自己的一邊跑來。  

「抽牠的鼻面,抽牠的眼睛,抽牠的眼睛,抽牠的眼睛!」米柯卡叫喊道。

「弟兄們,唱歌吧!」有人在大車上喊道,車上的人們都合唱起來。一陣歡樂的歌聲響起 來了,鈴鼓叮咚作響,口哨吹起來了。那個鄉下女人吧咯吧咯嗑著胡桃,一邊吃吃地笑著。  ……他打馬兒身邊跑過,跑到前面去看他們怎樣抽打牠的眼睛,對準 牠的眼睛猛抽!他哭起來了。他一陣心酸,淚水就撲簌簌地掉下來了。其中一個揍馬人把鞭子碰著了他的臉,他也不覺得。他非常傷心,一邊叫嚷,一邊向一個長著 灰鬍子、頭髮斑白的老頭兒跟前跑去。這個老頭兒搖著頭,斥責著這種野蠻的行為。一個鄉下女人抓住了他的手,想把他拉開。可是他掙脫出來,又跑到馬跟前去 了。那匹馬已經使盡了最後一絲力氣,但牠竟踢起人來。

「去見你媽的鬼吧!」米柯卡狂怒地叫喊起來。他扔下鞭子,彎下腰,從大車底下拖出一條又長又粗的轅木,兩手握住它的末端,在黃毛黑鬃馬的頭上一個勁地揮舞起來。  

「他會把牠揍成肉醬的!」周圍的人們都叫喊起來。
「他要把牠揍死!」
「這是我的馬!」米柯卡叫喊道道,一邊掄起轅木打了下去,只聽到一
陣沉重的猛擊聲。

「揍死牠,揍死牠!您為什麼不揍啊!」人潮中有個聲音叫喊道。

米柯卡又揮起轅木,這匹倒楣的馬背上又挨了一下猛揍。馬屁投坐下去了,但牠又跳起來 拉車,使出最後的一絲力氣,一忽兒晃向左邊,一忽兒晃向右邊,想拉動車子;可是六條鞭子從四面八方一齊向牠打來,那根轅木又舉起來,第三下,接著第四下, 有節奏地猛烈地揍在牠的身上,米柯卡氣得發狂了,恨不得一擊就把牠揍死。
「牠死不了!」周圍的人叫喊道。
「現在牠準會倒下來,弟兄們,這會兒牠要完蛋了!」人潮裡有一個看
熱鬧的人說道。

「為什麼不砍他一斧頭﹖一斧頭就能結果牠的性命。」第三個人叫喊道。

「好吧,讓你瞧瞧!讓開!」米柯卡突然瘋狂地叫喊起來,扔下轅木,又向大車彎下腰去 拉出一根鐵棒。「當心啦!」他叫嚷道,使出平生力氣向那匹可憐的馬打去。這一擊好厲害,牝馬搖晃了一陣,就蹲下去了。牠想站起來拉車,可是鐵棒又猛揍了一 下牠的背,牠倒在地上,彷彿牠的四條腿一下子給砍斷了。

「揍死牠!」米柯卡叫嚷道,像發瘋似的跳下了大車。幾個臉紅通通的、喝醉酒的小伙子隨手拿起鞭子、棍棒或轅木,向那匹奄奄一息的牝馬奔去。米柯卡站在一邊,白費力氣地用鐵棒揍牠的背。馬兒伸著頭,痛苦地喘了口氣,就死了。

「死啦!」人潮裡有人嚷道。
「牠就是為了怕死才不肯跑呀!」
「這是我的馬!」米柯卡叫道,手裡持著鐵棒,兩眼充血。他站著,彷
彿還想揍死一個人似的。

「準沒錯兒,你不是教徒!」人潮裡一連串叫喊起來。

可是這個可憐的孩子發狂了。他叫嚷著,穿過人潮,朝那匹黃毛黑鬃馬跑去,抱住了牠那 沒有氣息的、血淋淋的頭吻起來,又吻牠的眼睛,吻牠的嘴……接著他忽然跳起來,握緊兩個小拳頭,瘋狂地向米柯卡衝上去。在這一剎那間,已經追了他很久的父 親終於一把抓住了他,把他從人潮裡拉出去了。
「咱們走吧!走吧!」父親對他說道。「咱們回家去吧!」
「爸爸!他們為什麼……揍死……這匹可憐的馬﹖」他嗚嗚咽咽哭起來,可是他透不過氣來了,他的話變成了一片叫喊聲,從他那感到受壓抑的胸腔裡衝了出來。

「他們都喝醉了,他們都在胡鬧,不關咱們的事,咱們走吧!」父親說道。他用雙手摟住父親,可是他覺得胸口憋住,悶得發慌。他想舒口氣,忽然大叫一聲,驚醒了過來。

Advertisements

About 致知 | Spark

歡迎踴躍投稿!

Discussion

One thought on “杜斯妥也夫斯基:罪與罰節錄

  1. thanks for the hoophouse walkthrough. i’m conspiring to improvise on elliot coleman’s 3/8 rebar hoophouse. it will be parallel to a 25 airstream (parked for the next 7 months or more). elliot’s design has the rebar covered with pvc. i originally planned to make rebar sleeves’ from blankets but a friend talked me into using ducttape to cover the rebar so i’m going to try that. in the summer, my intention is to provide shade for the trailer and a dry living space outside that will include my kitchen (will use a silver shade tarp). i’ll make the additional framing needed from bamboo. in the winter, i’ll switch over to 6 mil construction plastic, and close up the drafty bits to create some passive solar heat. i think eliot uses the rebar to make the frame stronger to protect against wind and snow load. not sure if i’ll need either but i like it! thanks again.

    Posted by only website rent the runway is an inexpensive alternative to buying all those m | May 21, 2013, 6:39 P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