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邵力競:閣下的襯衣領有汗漬嗎?

一個前AO覆特首的公開信— 閣下的襯衣領有汗漬嗎?

行政長官:

看了 閣下幾天以來的表現,特別是2月28日給公務員的信,令人想到這些年來香港的改變。身為前公務員,我不嫌鄙陋,回覆如下。

記得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期間,你曾邀請一眾年輕政務官,前往你位於壽山村道的財政司司長官邸。你以政務官為榮,你一如在鏡頭前批評二流分析員,把政府外的人說得遠遠不如。其實我當時對此很有保留,但有一點我是同意你的,那就是社會上各利益團體都是為自己籌謀打算,而政務官和公務員團隊能以比較超然、不偏不倚的角色,平衡各方利益。

民生民情 何曾掌握

要能做到這點,首重避嫌。可惜你沒有行自己所宣的道。在目前殘缺不堪的政治制度下,身為特首,你應該明瞭管治班子先天威信的不足,更加應該知道,寧缺毋濫的道理。

「公務員必須避免接受任何過分奢華、慷慨或頻密的款待,以免令政府聲譽受損」。這些我們剛進政府就給耳提面命的戒律(《公務員事務規例》),以 閣下資歷之深,給彭定康稱頌為consummate civil servant,不可能不知道。以你位置之尊,權力之廣,難道沒有跟那些招呼你的人有半點兒公務往來?

因為香港的混賬制度,對外,你要在北大人面前卑躬屈膝,對內,要面對眾多無理取鬧的謾駡。坦白說,你幹着地球上最不令人羡慕的工作,直到你個人意志給消磨掉,魄力給消耗掉,民望給消費掉。這點,我體諒。

你也確實在任內通過最低工資,以及拖延多時但將成為事實的《競爭法》;雖然當中也是百孔千瘡,但總算是進步。

可是這幾年香港的情況怎樣?你在新聞稿中辯說,身為特首要掌握香港各方面的情勢,要跟社會各階層接觸;但其實你不了解百分之九十九的香港人的生活。啊!不,不是你,而是整個的所謂管治團隊。

因為你們簇擁在富豪身邊,你們的委員會充斥着同聲同氣的朋友、豪門二代的公子哥兒,你們看到的都是經過篩選的剪報、為了迎合上意而改得面目模糊的官樣文章;你落區做秀,所到的只是經過粉飾的櫥窗;你們出席的宴會,充滿了悅耳的、不慍不火、雖無傷大雅卻也可有可無的談話。你有留意高官們的皮鞋底嗎?大概因為不是坐專車就是踏紅地氈,該沒什麽磨損吧?你有看看你們的襯衣領嗎?大概因為總是在冷氣房裏開會,該沒什麽汗漬吧?

你在內地的地方官面前尚且唯唯諾諾,你的部屬和我們又能期望什麼?經過你七年的管治,香港人即使在自己的地方也抬不起頭;量度貧富差距的堅尼系數全球數一數二,人住的劏房,尚不如富豪家裏的狗窩;不事生產的步步高升,埋頭實幹的——不論開茶餐廳的還是搞科研實業的——卻看不到前景。

面對人們的怨憤,你的政府的慣用策略,只是每年施以小恩小惠,顛倒人們的工作倫理。你們一面唱着《獅子山下》,一手卻在破壞這個神話——其實我們要的不是施捨,而是一個公平奮鬥的機會。

東窗事發後,你在《南華早報》撰文,推託現行制度下問責官員有疑問可以問特首,而你卻無人可問。當然,我們不知道你身為人前人後的天主教徒,有否問過天主;但相信 閣下了解香港制度的精神:對於行政機關之首,最終的政治制衡在於立法會。

現在很不幸,香港有如拉美國家,可能將要面臨總統彈劾案的風暴。不徹查,無以服眾、無以維護法治、無以彰顯公義(特別是那些因誠信問題而下台乃至下獄的公僕),無以洗脫 閣下的污名;而行政長官在《防止賄賂條例》下訂明公職人員不能接受的種種利益——包括 閣下得以享受的旅費,將來如何執行?豈不成了笑話?

但要徹查彈劾呢?卻又令中央政府尷尬,因為你的種種,誕生才十五年的特區,政治傳統尚未確立,憲政架構便面臨危機,行政機關的權威遭到玷污。

你以一如以往處理危機的手法,把火頭燒開,把民望最高的大法官拉下水,把你們平常說得天衣無縫、「行之有效」的機制程序來個大檢討,企圖用文山會海的伎倆,混淆視聽。其實,最須要檢討的,不是機制,不是程序,而是人心。

打擊弱勢 從不手軟

你喜歡套用大陸的官場潮語,而最能描述目前狀況的是溫家寶總理的「道德滑坡論」。你的政府對大財閥的巧取豪奪視若無睹,對擦鞋子的、擺小攤子的、自食其力的卻絕不手軟,這難道不是「竊鈎者誅、竊國者侯」嗎?

當 一般人要為幾百呎的斗室而做一世的樓奴,你團隊裏頭的人——那些已經拿盡納稅人房屋津貼的——卻一再知法犯法,僭建自己的行宮;而你卻無法約束,這難道不 是古人說的「其身不正,雖令不行」嗎?老實說,無論你們怎樣利用法律的漏洞來為自己開脫,香港已到了「富者田連阡陌,貧者無立錐之地」的臨界點。

當然,你們的「貪」都是合法的,因為你們都知道法律、懂得規矩,可以在立法會裏繼續施展你們的詭辯,避重就輕,顛黑倒白;你們是文字遊戲的大師、鑽空子的專家,跟地產商一樣,「連汁都撈埋」。可是你們的道義和威信,已是岌岌可危。

對於你們的種種行徑,人們能不懷疑嗎?

最後,我希望廉政公署不要作那無用的調查——由你自己委任的專員,能查下去嗎?我不希望香港最引以為傲的、也是香港跟大陸最大(也許是最後)區別的機構,要讓積累四十年苦功的威望,賠在一個人那芝麻綠豆、說不清楚的小便宜上。

本來希望以溫柔敦厚的筆調,來表達我對 閣下管治香港的看法。但想到過去的種種,以及未來的灰暗,抱歉實在無法做到。

2012年3月2日《信報》

Advertisements

About 致知 | Spark

歡迎踴躍投稿!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