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神州兩岸 Cross Strait, 增廣見聞 Feed Your Mind, 政論縱橫 Politics & Philosophy

魏京生:中共只有兩個結局

最近有很多體制內的學者提出,中國的改革開放以八九年的六四鎮壓到鄧小平南巡為界限,有一個前後不同的改變。前一段政治改革和經濟體制改革并行,後一段則是政治改革滯後於經濟改革,被叫做跛足的改革。

其實所謂雙改革的時代,政治改革也遇到了極大的阻力。僅僅不過十年,鄧小平就搞了好幾場運動:從嚴打破壞法制改革,到六四天安門屠殺。中間還花插着好幾次「清除精神污染」,直到把兩個總書記都搞下了台。其目的無非就是阻止政治體制的改革。

所以體制內的一些名人搞得這些個理論研討會,其陰謀無非是拿鄧小平這個死鬼來壓現在的活鬼。基調還是在把共產黨在一黨專政底線上的改革當作他們改革的藍圖。所以他們才會為鄧小平塗脂抹粉。

他們的試驗田好像就是最近被吹捧的那個廣東模式。有學者指出這個模式的一大特點,就是把群眾領袖納入到共產黨的體制中去,以便於調整群眾運動,使其納入到共產黨統治集團的軌道中來。也就是把反抗運動消滅於萌芽之中,達到從堡壘內部攻破反對派的維穩目標。

這個陰謀能夠得逞嗎?我又要笑這幫共產黨黔驢技窮,只會老祖宗教給他們的那幾招了。把造反派頭頭納入到黨組織中來,以便有效地掌控他們。這是毛澤東江青他們玩剩下的餿招。當年就不是很有效,或者乾脆說就很失敗。

在文革的幾年時間中,造反派出身的政治明星換了一茬又一茬。最終他們找了個政治白痴王洪文,需要的時候卻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試問現在人民群眾和共產黨利益集團之間的矛盾,和四十年前是在一個檔次上嗎?當時人民受愚弄的程度,和現在人民的覺醒可以同日而語嗎?現在的中共統治者沒有毛澤東那種忽悠老百姓的水平,又想使用已經過時的毛澤東的手段。有個成語叫做刻舟求劍。中共的改革派不妨拿來照照鏡子。

有人會很不服氣地反問:那麼你說什麼才是真正的改革呢?我說到了中國現在的局面,改革就是革命;不真正地改就會有暴力革命。這和去年北非阿拉伯國家的情況大同小異。大家心裡都明白的一件事,就是必須改掉一黨專政。否則無論什麼花樣翻新都過不了這個坎。

說透徹一點。鄧小平的所謂改革,就是看到了共產黨的一套社會體制已經失敗了,不得不回到了中國傳統的統治方式。過去,地方上以紳士精英為主導的小範圍的民主,對大多數老百姓來說是集權統治。而在中央則是以考試為標準集合起來的一群精英,以朝廷和各部委監察部門為議會的方式輔助皇帝進行決策。也是一個有時會中斷的小範圍的民主。這種模式比較適應大多數是平民而不是農奴的中國社會。

這比西方同時代的貴族加教會的,適應農奴制的統治方式要先進一些。所以能夠在西方民主制出現之前維持了兩千多年。在西方的民主制出現之後,回過頭來看它的缺陷就很明顯了。中國人在亞洲和世界上最早接受西方民主的思想,和這種傳統的小範圍的民主文化有很大的關係。

順便說說,西方近代法制文化中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思想,還是受到中國法制文化的啟發。在西方現代民主化初期,文化精英們很羨慕中國的法制文化和統治技術。反過來說,中國人很容易接受西方的民主法制。和這種文化上的交流也有很大的關係。

但在中國人已經認識到西方人發明的民主制度後,你還用皇帝那一套就不能說服人了。意外的是共產黨的一套異端邪說,讓很多中國人誤入了歧途。又因為意外的國際局勢和美國人的愚蠢,共產黨得到了機會試驗他們的異端邪說。這從一開始就非常失敗。毛澤東從中國人民的「神明」,幾年時間就跌落成為災星。

兩千多年的平民社會文化,使得中國人特別不能適應類似於歐州中世紀農奴制的共產主義統治方式。從執政開始的幾年共產黨就意識到了問題十分嚴重。一些人想退半步走向資本主義,而另一些人認為是沒有徹底實行共產主義才出現了問題。這就是那個時代所謂的路線鬥爭。

在這場鬥爭中徹底的共產主義者毛澤東勝利了。他把這條路走到底的結果是天怒人怨。國家面臨崩潰,而不得不選擇新的道路。這時候不讀書、不看報,整天打橋牌的鄧小平意外地篡奪了最高權力。他能想出什麼好主意呢?按照中國人一個世紀的希望建立民主制,那就必須放棄一黨專政。他們當然不願意。

於是,他們只好拿出老祖宗的一套模式。那就是小範圍的精英民主,來對大多數人民實行集權統治。這在西方民主制出現之前,也是可以和市場經濟配套的統治方式。它的特點和缺點就是必然會壓制反對意見和不能很好的保障人權,違反基本的人性,那個人類不斷追求的基本人性。

鄧小平的回歸老祖宗的改革必然會很快就走到了頭:矛盾尖銳,民怨鼎沸。在現在的人類大格局下,在中國不僅是精英,連多數老百姓也覺悟到要追求民主的前提下,再玩那些過時的花招必然會碰得頭破血流。中國人的思想上已經沒有容忍玩花招的空間了。只能老老實實地進行民主革命,才是可行的出路。

中國人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準備好了實行西方模式的民主。曲折的道路現在已經走到了頭。歷史證明了孫中山的那句話:歷史大潮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現在共產黨需要選擇的是順之還是逆之。一黨專政需要選擇的是像蘇聯那樣主動滅亡,還是像卡扎非那樣被動滅亡。這個區別還是很大的。

About 致知 | Spark

歡迎踴躍投稿!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