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社會文化 Social Culture

香港人不是狗,是豬!

二零一二年的三月二十五日,註定是香港歷史的轉捩點。讓我描述一下當日街上的情況,除了那港灣道上不過萬名聲嘶力竭的示威人士,那千多名隨人民力量到中聯辦抗議的人群,還有status上抱怨一句的facebook人之外,市面一切如常平靜。上班的上班,吃飯的吃飯,玩耍的玩耍,拉屎的拉屎,大家生活也沒有出現一絲影響。

豬囤養在豬欄裏,一樣是吃飯的吃飯,玩耍的玩耍,拉屎的拉屎,牧場主人的生意,牠們不消去管,亦沒能力去理解。正如這幾個月的一幕西環奪權記,很多香港人也不知道,甚麼是西環?甚麼是奪權?甚麼是記?那對社會有甚麼影響?甚麼叫自由?民主?他們沒閒去明白,也沒智慧去理解,倒不如坐在家中看一晚無綫電視翡翠台,嘻哈大笑一番,睡醒了繼續上班,過了幾個月後他們很快連那套劇集的劇情都忘記得一乾二淨。善忘是豬笨得可愛的本性,也是的香港人面對自己將來的健康辦法。

豬也寬容大方得令人吃驚。牠不介意豬欄是多麼的髒,多麼的狹小,吃的飼料是多麼的低質,生活條件是多麼的惡劣,牠卻依然樂天知命,長得肥肥白白。香港人同樣,可以滿足於只有自己飯桌般大的空間,只須夠大放得上一個飯碗,他們已經滿足這一頓足以餬口的安樂茶飯。推而廣之,只要可以繼續看翡翠台,看完的睡,睡完的上班,哪怕是誰當主子,哪怕你每天都擠走了我的一點自由,只要我粗心地感覺不到,who cares?

甚麼叫自由?甚麼叫民主?香港人不明白,他們的感覺不在這些。香港人感覺到自己,感覺到父母,感覺到子女,感覺到愛人,就像這十多年來的主流粵語流行曲一樣,沉溺自我,顧影自憐。他們感覺不到世界,感覺不到社會,甚至感覺不到家門旁邊的那位鄰居。正如豬不會感覺到豬欄以外的世界。世界、社會,是現代名詞,但處身於前現代的小農村落當中,這些名詞沒有意義。

所以孔慶東教授說香港人是狗,我不同意。香港人不是狗,是豬!也因如此,我不明白被形容為「豬咁蠢」的唐英年有甚麼值得取笑的。加上僭建、不忠、私生子,在香港人當中不是很常見嗎?不過這些醜聞勝在夠娛樂性,足夠讓看翡翠台的觀眾在多了一項八掛新聞的選擇。香港人其實很唐英年,也很豬。

當然蠢豬是不可能指望成為領袖,正如香港人不能指望爭取自由民主一樣。所以每一個寓言故事中,豬總會成為狼的美點。今天灣仔會展屠場第一頭豬發出了被宰殺的悲鳴,香港人聽到不慌,因為這些事豬不消去管,更沒能力去理解。

今天註定是香港歷史的轉捩點,但甚麼是歷史?那只是餬不了口的中學選修科。過了幾個月後他們很快連這套劇集的劇情都忘記得一乾二淨。

貝加爾

圖片來源:明報

Advertisements

About 貝加爾

飢餓藝術家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