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藝術生活 Art & Lifestyle, 增廣見聞 Feed Your Mind

微軟輕:香港的達明 達明的香港 恐怕這個璀璨都市光輝到此?

無力感、醒覺、大轉變,這三組字,對我來說,是2012年的關鍵詞。

世界各地的政壇都在發生巨變,各地的在權者愈來愈囂張,因此,愈來愈多人開始醒覺,密謀着大革命,期待着大轉變。

在香港這儒家超資本主義城市長大的我,清楚知道,要這裏的人醒覺是一件很難很難的事;這裏的人,從小就被無綫電視的價值觀吃定。被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儒家盲從思想吃定;被每天會看到,成千上萬,要你消費要你增值要你競爭要你比較要你不安要你焦慮的廣告吃定。

大家,都被生活吃定。無力感?可能有。醒覺的人?很少,很少很少。然後,那個晚上,在達明一派的音樂會內,我聽到黃耀明的聲音,在劉以達簡單、清脆的結他伴奏下,唱了這首歌,《沒有張揚的命案》。

法官 黨委 親友 老細 街坊 神父齊觀看

許多位醫生都診斷不出症狀

這個病人沒處方

天真的他愛說愛想愛尋覓方向

今天呼吸不到空氣 滿身冷汗

壓力異常 是沒法抵抗

舊理想 跟他安葬

赤子心 跟他安葬

舊記憶 跟他安葬

莫再想 當初一切的境况

法官 黨委 親友 老細 街坊 神父回家去

TV中精彩的廣播已帶走眼淚

繼續繁榮 又碰杯

天真的他偶爾也許還浮現心裏

追憶當中偷偷不免有些眼淚

要是淡忘 亦沒有不對

舊理想 跟他安葬

赤子心 跟他安葬

舊記憶 跟他安葬

是與非 跟他安葬

淚已乾 週遭一切 又如常

聽到黃耀明唱了開首的一小段,我發覺,我的鼻子開始酸了。

聽着這歌,我想起了小時候,一個人冒着大風雨,去維園參加六四遊行;想起了這些年來,在香港、在大陸,醒覺的人、抗爭的人、行公義的人、真心想為自己的家做好事的人,不是被打壓、被囚禁、被軟禁就是被收編,然後,人民繼續被迫活在壓抑的空氣中。當他唱着﹕「舊理想跟他安葬,赤子心跟他安葬,舊記憶跟他安葬」時,我眼裏的淚,就差不多要流下來了。

「這首歌,是寫給所有中國人的輓歌嗎?」當時的我心裏問。

達明這次的演唱會,對我來說,毫無疑問,是這些年來,最重要的一個演唱會。

本來,我也是抱着一看不妨的心態去看的,估不到,它居然能帶給我這麼大的震撼。原因?我想,那是我對於一隊香港主流音樂組合能夠在紅館,這麼具體地對這個大時代作出呼應,感到震驚與感動吧!

就如黃耀明在開場所說,這是一個關於香港的音樂會。

若你是一個香港人,你可以在音樂會中感受到香港任何一個政客,任何一個政黨都給不了你的身分認同與共鳴。

若你是一個聽達明一派的歌成長的香港人,我想,在音樂會中,你很有機會,也會像我,有過想哭的衝動。

達明一派最光輝的年代,是香港經濟的高峰期。那時候,大家都忙着搵錢、投資、消費。香港樂壇當時,有關社會意識的歌曲不是沒有,但卻寥寥可數。達明一派卻是異數,由他們第四張唱片《我等着你回來》開始,達明的曲目中,就多了很多反映政局、時勢、人心的歌。他們的歌詞最妙之處,是很多都是語帶相關、多重含意的。當你以為你在聽着一首情歌之時,聽着聽着,你就會發現歌中所說的原來是另有其人。這個人,可以是港英政府,可以是英國政府,可以是中共。

八十年代情懷 達明的關鍵詞

像是呼應着村上春樹的《1Q84》,兩個月亮的開場設計及卡式錄音機型的舞台裝置,不可說是驚喜,但絕對是是令人賞心悅目的。八十年代情懷,是達明的關鍵詞。

舞台大熒幕上,第一個高潮是演唱《崩裂》一曲時的影像。香港井字形公屋邨的走廊、壓迫得像監獄的空間與公共屋邨內各種嚴禁規條的指示,狂亂交錯的在熒幕上閃動,為這首當年可說是冷門的歌曲添上無限張力。

一場演唱會 一堂公民課

演唱《沒有張揚的命案》、《今天應該很高興》、《大亞灣之戀》到《天問》這四首歌的環節,可謂是令全場最震撼人心的時光,出色的編曲配合着熒幕上有關香港這二十多年來變化的種種數據,令人像上了一課超濃縮的公民課。

加以嗩吶伴奏的《大亞灣之戀》以及那編曲糜爛、頹廢,像要將原曲版本撕裂輾壓的《天問》,在黃耀明歇斯底里的演繹下,配合着熒幕上那死亡的紅、那對不時眨眼的大眼、有關大亞灣核電廠意外的可能性、保安局長李少光上任八年多從未在大亞灣舉行過一次災難應變演習、核輻射怎樣令我們在五小時內急速死亡的信息,像一把長長的刀,直插進觀眾腦中。一時之間,場館內的觀眾,在那死亡猩紅的燈光內,清楚知道,在那個「縱怨天,天不容問」的政權下,死亡,離我們,其實可以很近很近。

他們的歌 鬧醒了多少香港人?

單看這個環節,我已覺得這是一個與達明之前的音樂會很不一樣的音樂會了。

完全豁出去的、誓要令每一個在場的人醒覺、深刻反思的態度,在香港主流的音樂會中,我還是第一次見。在這個一國兩制已崩潰、進入白色恐怖、自我審查的香港,更見難得。

後來,劉以達出來表達了他對妻子之情、黃耀明以幾首關於同性戀者心聲的歌曲,跟大家分享他的心底話,令觀眾也看得很感動,雖然場館很大,但大家都知道,大家很近,他們看到的,是一個很私密的音樂會。 看着香港的政局急轉直下,一般市民的生活愈來愈艱難,達明的《今夜星光燦爛》與《恐怖分子》是我這些日子以來,常常想着的歌。演唱會內,達明表演了前者。強勁的節拍下,我們看到熒幕上維港沿岸的夜景由燦爛直至全部大廈倒塌、毁於一旦,維港沿岸變成廢墟。這情景,可謂表達了很多會留意政局的港人現在的心聲。

選擇了以《皇后大盜》一曲作結,像清楚的告訴大家,這不是一場普通的音樂會,這,是一個,香港進入大轉變前,一個意味深長的音樂會。「已斷去路……浪蕩也要給你,我給你,我給你,我的一切。」歌曲的最後一段,是這樣的。 我們最珍惜的自由,在哪裏啊?

離開體育館之後,我沿着尖沙嘴東部走了一陣子,我記起達明一派那《今夜星光燦爛》與《今天應該很高興》的MV,都是在這裏取景的。然後,我想了很多以前香港的事。想起了啟德機場的登機廣播,那裏橙色的座椅;想起了小時候跟朋友去大嶼山宿營,在滿天星星的夜空下,第一次聽達明那叫《一個人在途上》及《無風的秋季》時,那震撼的感覺;想起了灣仔海旁那兩所專播藝術電影的戲院;想起了黃耀明在電影《戀愛季節》內獨舞的情景以及片中出現過,那位於恆豐中心地庫的唱片店,然後,我想到香港最近的政治檢控、被領匯趕走了的街坊小店、地產霸權者的嘴臉、政客的厚顏無恥、遊行時香港警察的嘴臉、法治的崩潰、變相23條的網絡惡法 ……忽然我腦中閃出了音樂會中,當維港兩岸的大廈在大熒幕上全部倒塌時,黃耀明唱着的那句歌詞﹕「恐怕這個璀璨都市光輝到此」。恐怕這個璀璨都市光輝到此?會這樣嗎?香港,我們最珍惜的自由,真的會一去不返嗎?我們還有什麼可以做呢?還可以幹什麼令身邊的香港人重拾自信,不再自暴自棄,任人魚肉、不再沉默、不再犬儒呢?當年七一,五十萬上街的氣魄在哪裏啊?當年六四,上街的過百萬人,現在,在哪裏啊?

在達明一派的曲目中,最灰暗的一首,我覺得是一首叫《盡在今夜》的歌,它開首的歌詞,是這樣的﹕

黑色的掛鐘 沒軌迹的轉動

一室的晚空 沒聲息的哄動

而你躺卧於被窩中

眼合上 口半張 髮披頰上

而你已遁走於夢境中 沒影蹤

真的不想看到香港變成這樣,不想看到香港人,都躲在被窩裏,愛理不理、任人魚肉。衷心希望,達明的這次演唱會,對大家來說,是一個鬧鐘,一個很吵很吵的閙鐘。千萬,不要,讓這璀璨都市,光輝到此。

延伸影音@YouTube

林阿P《告別吧,香港》

夏韶聲《說不出的未來

彭健新《借來的美夢

紀錄片《悲哀的香港人

紀錄片《THRIVE

Advertisements

About 致知 | Spark

歡迎踴躍投稿!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