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增廣見聞 Feed Your Mind, 政論縱橫 Politics & Philosophy

練乙錚:五十萬人再上街

兩年前,練乙錚離開報界後,獲時事評論員兼好友林和立介紹,來到秋田這個盛產稻米和杉樹的郊野執教鞭。

這位○三年因與五十萬香港人一同上街、之後被董建華政府炒魷魚失去中央政策組鐵飯碗的經濟學者,此刻在鄉郊的心十分安靜,因而更清晰看穿梁振英上台後,維多利亞港兩旁染紅的風光。

「狼五年」打壓五方面

練乙錚上週在秋田接受記者訪問,提到新鮮出爐的梁振英僭建醜聞,不禁大罵:「點解佢唔一早拆?可見這個人心存僥倖、貪小便宜、喜歡抵賴、掩飾的個性。」二○○九年練乙錚在任《信報》主筆時,曾經質疑梁振英是共產黨員而與梁振英展開筆戰,至今練乙錚仍相信梁振英「與共產黨關係密切、非比尋常」。「梁振英和黨的緊密關係,令他事事要問過黨而且要問個明白,自己的發揮很有限。」練乙錚在最新發表的文章中指出,梁振英是個「政治產權屬人家」的特首,加上要回報中聯辦在選舉時發功相助,掌權後定必讓西環第二支管治梯隊直接介入更多香港事務。因此,今年七一,是香港政局的一個重要轉捩點。同時,也是香港民主進程的一個重要契機。「中共很理性不敢自打嘴巴,不會一下子全盤摧毀一國兩制,但會選擇性地逐步摧毀。」練乙錚進一步預測,西環在「狼五年」將重點整頓香港五大方面:法治、學術、公務員、警隊、傳媒。

首攻法治再打學術

司法獨立一直是香港人自豪的核心價值,但練乙錚提醒:「記得習近平二○○八年首次訪港時說過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合作的話麼?他做了國家主席之後,香港可能就要像澳門一樣,加大力度做好三權合作。你要留意,中國共產黨的章程,從來沒說過法律高於黨,只說黨必須在法律的範圍內活動。」他預示,西環破壞香港司法獨立主要有兩大手法:一是委任「聽話」的律政司和法官(梁振英將委任曾任政協的前大律師公會主席袁國強為律政司)、二是「搞掂」三間大學(尤其香港大學)的法律學院高層,消滅學派捍衞司法獨立聲音,並向下一代洗腦。收拾大學是練乙錚估計梁振英與西環的另一大任務,「梁振英要回報的另一批人,是俾錢他出來選的富豪金主。他可以透過委任這些大孖沙進入大學校務委員會、校董會做決策,透過收緊撥款迫使敢言的學者收聲。」練估計,愈來愈少學者敢於批判梁政府,學者作為制衡監察官員施政的角色將被削弱。

「我曾親耳聽聞梁振英的一位地產商金主,因個人不滿一位學者的觀點,公開說:『等我叫學校炒咗佢。』雖然他最後沒有真的實行,但他講得出這樣的話,可見他為人霸道、胸襟狹窄。」練乙錚沒有明言金主是誰,但香港人心裡有數,「那班在背後支持梁振英的財主前高官,作風霸道、極端、聲氣大、不會開放包容。他們主政定必製造敵我矛盾,比曾蔭權的親疏有別,製造更大的社會分化。」《蘋果日報》早前報導,梁振英有意推薦一直支持他的恒隆地產集團主席陳啟宗出任港大校務委員會主席,但遭梁發聲明指報導「影響人心」,反應之大令人深思背後原因。

滲透公務員系統

除了梁振英的幕後班底,練乙錚更着大家留意其統領的公務員隊伍,「未來,將有更多共產黨官員後代滲入公務員體系,例如裸官具有外國國籍的子女,可能身負任務要來港投考AO(政務主任)。」他又說,回歸十五年香港已累積一批居港七年、具三粒星永久居民資格的內地人,他們當中料有更多人加入鐵飯碗行列,部分當然帶有目的。去年底,前中聯辦幹部黃春平,就是以三粒星資格參選區議員獲勝。另外,梁振英的候任特首辦公室,亦有一個共青團成員陳冉。

「梁振英擴大政治委任制,目的是要讓更多西環信得過的『自己人』來管治香港。例如林鄭月娥當政務司長,她出身公務員體系、不是共產黨的系統。找個何志平來當副司長,西環就放心,確保有個人會執行共產黨指令。」那麼被傳是財政司副司長的陳茂波又是西環栽培的人?「他是我的學生,我不評論了。」練指,即使副局長、政治助理被市民多番批評是「蛀米蟲」,但因為他們身負西環委派的政治任務,梁振英政府不單不會將之取消,更有可能再擴大規模,以便由西環系統領導公務員系統。不過,這卻會令公務員及委任高官之間的矛盾擴大,梁振英個人與公務員系統出身的問責高官,估計亦有分歧。

警方更鐵腕

練乙錚又預計,在西環的介入下,警方鐵腕政策會進一步加大,尤其日後更多遊行示威的終點將由政府總部遷至中聯辦,矛頭對準第二支管治梯隊。而傳媒在回歸後雖然已被收服得七七八八,但日後會有更多左派研究民調組織、智庫、刊物出現,近日《南華早報》政協總編輯王向偉與下屬鬧出的李旺陽新聞處理風波,亦反映「由上面人控制傳媒」的狀況會在梁振英年代進一步浮面。「總括來說,第二支管治梯隊的統戰工作會更多更明顯,西環會調配更多人力、物力、財力直接介入香港事務。他們會扶植更多紅色資本家上場,並要他們作出政治捐獻,香港會變得相當紅。」練乙錚指,梁振英根本不會介意、亦不能介意西環的直接介入,「剛才說過,他本身就是那個系統。」「香港人知道西環才是幕後話事人之後,遊行示威自然就會對準中聯辦。香港人不將特區政府放在眼內,梁振英的威望當然會降低,但他知道自己的角色無得出聲。事實上,共產黨亦不介意香港人當梁振英無到。」當上街吶喊的喇叭對準北方,意味中共的維穩壓力加大,迫使梁振英進行廿三條立法的壓力亦會增大。

香港人會企出來

練乙錚再進一步分析:「香港人不滿大陸干預,井水被犯,卻會出現奇特反應 – 那是香港人會更關心發生在中國大陸的壞事。」他從近年六四晚會持續有逾十萬人參與悼念、與及李旺陽「被自殺」觸發二萬港人上街,看到香港成為大陸民運引起國際關注的平台,「不過,大陸民運成功與否,最終還得要靠內地人。」他又看到另一個特別現象:「在李旺陽事件上,一班人大、政協為了區議會、立法會的選票,民情洶湧的情況下不得不出聲。這些左派精英的話,令他們的支持者,開始注意國內的問題。」練乙錚說,雖然西環及梁振英夾攻的手段相當凌厲,但他對香港人卻抱有希望,「有些人說,中國盛世,香港人滿足於國家的甜頭、掛住搵錢唔再出聲。但我總覺得,香港人每到大是大非的關鍵時刻便會企出來,拒絕香港大陸化。」

「梁振英統治下帶來各種壓迫,很有可能,五十萬人上街會在他任內再次歷史重演。至於梁振英會否腳痛,那就要看習近平如何看待這個得胡錦濤支持上台的特首。」「香港人,不用擔心。我也不擔心香港人,他們死到臨頭在關鍵時刻,總會企出來。」練乙錚在秋田這個世外桃源,平日除了上課,便是在山嶺之間跑步踏單車、或出海或沉思。他在恬靜的田野與流水當中,冷靜、清晰的明白一個道理:物極必反,那是文天祥在《正氣歌》的一句——時窮節見。香港走到這一刻,練乙錚看到: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練乙錚在過去十五年,穿越過陰晴不定的官場,人生起起跌跌。此刻他的心境平安、平靜。他相信,香港人總有一天會聯手再企出來,他,到時也會回到我們的身旁,正如○三年那次,他無怨無悔、默默走在人群中一樣。

練乙錚
經濟學者、前中央政策組顧問

《壹周刊》

Advertisements

About 致知 | Spark

歡迎踴躍投稿!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