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增廣見聞 Feed Your Mind, 政論縱橫 Politics & Philosophy

梁國雄:為了一碗紅豆湯而出賣自己的長子權

梁國雄就《2007 年房屋 (修訂)條例草案》第3條修正案的發言

主席,現在談到「戲肉」了,即是廢法。這個議會其實已廢除過不少法例了,第一次是廢除集體談判權,當時回歸不足10天。接着,便是殺局,孫局長令全香港人嘆為觀止,因為他在等候投票時不斷東拉西扯。所以,孫局長其實為官也不錯,所有很難做的事情,他也替政府做得到,這亦解釋了他為何是不倒翁。

我曾在6月3日找局長,據悉他在拒收我的表格後,便到了馬場看賽馬,他因此當然看不到我的表格。其實,我也曾就此事提交過修正案,但被否決了。當然,否決的原因是,我提出的修正案阻礙了政府修訂立法會原來的法例,在邏輯上真的是奇哉怪也。因為好端端的一項法例,獲得有效的立法機關通過了(即使是前朝也好),現在政府要廢除它,我想保衞法例,政府竟然因為行政主導而有權提出,我卻想保護一項已沒有人想保護的法例。我曾想過自己是否枉作小人,其實不是的,不管局長如何推銷或吹奏迷魂曲,關鍵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如果法例不會影響原來的「封頂」,政府是無須這樣做的。

我曾在剛才的發言中說過,不管局長說得多麼動聽,只要不以入息中位數作為釐定租金的比例,是很容易啟動加租行動的。今天政府提出的是加減不會超過10%,僅此而已。我不知道今天會投票支持局長的同事在想甚麼,他們這樣做其實是向所有的公屋居民發出公告,他們不在乎居民的租金負荷或政府可否免除加租的禍害。有很多人說,既然加了薪酬,加租不好嗎?難道香港政府膽敢在削減了薪酬後加租嗎?政府也不敢,對嗎?問題在於,這些人其實皆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入息在中位數以下的人,最簡單的便是在通貨膨脹引起的加價幅度下,實質工資的增長是沒有或等於零,甚至是更壞的。這方面已有很多生動的例子,這亦是香港政府統計處和社會福利部門所提出的,貧窮勞工由於在職貧窮而須申領綜援的人有大幅上升,這是鐵一般的事實。

政府曾恐嚇議會說,如果法例不獲通過便玉石俱焚,甚至會不設上限。我們的同事感到很害怕,希望提出一個或兩個上限來取而代之,馮檢基議員便想這樣做。可是,很可惜,這樣也不行,因為政府點算過票數,猶如一個守財奴點算過自己私囊的錢般,原來已足夠買兇殺人,為何還要害怕?便買兇殺人好了,反正還有餘錢剩下來。

今天,我們遇上的是一個政治的問題,便是議會在《基本法》的規定下,完全喪失了對於一個政府的監察功能。談到立法,只要是對政府的施政、政策和支出有影響的,一律不能提出。那麼,還有甚麼可以做?到了後來,在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提出修正案究竟是否可行呢?結果在官司中也輸掉了,失去了一隻右手,接着還有分組點票,連左手也失去了。這便解釋了為何政府可以逐個擊破,時而聯合自由黨,時而聯合民建聯,時而聯合民主黨。在這種分別派糖的政策下,大部分政黨為了選舉因素,為了在選舉時可以說自己為選民做過甚麼,便沒辦法了,這是政治的現實。

今天,我們在此再一次看到,政府又使出那一招了,那便是廢法。可是,最令我感到悲哀的,便是在1997年廢除集體談判權等勞工條例時,是要以 一個全部由共產黨委任的臨時立法會來廢除的,到了殺局的時候已不是那樣了,當時已滲入了三分之一的直選議員。今天,政府以修訂為名,廢除一項保障數百萬公屋居民免受加租之苦,免受加租令他們的生活進一步貧困之苦的法例,現時的議員卻是各佔一半的。

我們看到的是,當政府度過了政治低潮時,如何反咬香港人。我可以斷言,如果香港的普通人繼續持有這種態度,將會被凌遲處死,被逐塊切割。所有對香港人有利的改革,例如設立最低工資,結果皆是不夠票數通過的,對嗎?最低工資保障的對象跟租金「封頂」保障的對象其實是二而一、一而二,窮人除了住「板間房」外,便是居住在公屋。

為何這個政府會這樣對待我們呢?為何我們議會的政黨會助紂為虐呢?一言以蔽之,便是現在曾蔭權的政府是採用一種所謂親疏厚薄、寧願玉石俱焚而不對民間讓步的政策。每一次提交立法會的政策或法例,不是有,便是沒有。我們的同事不斷屈從,他們只會為香港人爭取一點點的權益。這其實是縱容奸惡,這等於為了一碗紅豆湯而出賣自己的長子權。他們不斷地好心做壞事,或是為了自己的私利、為了讓自己可以在選民面前表示有做過工夫而行事。雖然政府很差,但他們已做過工夫。像「長毛」這一類的議員便最差,由於他不願意跟政府妥協,所以甚麼也爭取不到。這是一個天大的謊言。

政府從來不會因為民間的反對而作出不願意的讓步,換言之,政府是絕對不會因為民間的反對,而作出一些它的主人不批准的讓步,普選如是,最低工資如是。我今天問局長,強積金有一半是由僱主供款的,似乎已被對沖時「沖」走了,已經10年了。當年也是如此,當時要求他設立中央性的退休金,他說不用,試試設立強積金,已經10年了,壞的東西是不會改變的了,好的東西他卻改回頭,這便是現實。

其實,我也想再請教支持政府的同事,他們是否知道如果這樣投票,即表示如果他們當上特首時便會這樣做?那麼,罵曾蔭權幹嘛?他們跟曾蔭權沒有甚麼分別,因為他們正在支持曾蔭權的政策。換句話說,他們會在特首論壇上說,如果自己是曾蔭權便會這樣做。反之,如果曾蔭權變成反對黨的話,他們也會着曾蔭權這樣做。這是政治的問題。

我覺得,給政府一票不是問題,但我們在給政府一票之前,有否問過我們的支持者呢?我們經常說政府不進行諮詢,但我們又有否諮詢過我們的支持者,有否到區內詢問過他們,我們現在準備這樣做,他們會否支持我們呢?是沒有的。所以,我已多次挑戰大家,只要有一條模擬算式,由李卓人或「阿基」弄出一條模擬算式,張貼於公屋的通衢大道讓居民看,但有沒有人這樣做呢?如果沒有這樣做,其實便等於欺騙,我們便像政府般,沒有把實況告知我們的支持者。我們是在欺騙他們,說自己沒辦法了,只能委曲求存,我們被政府說服了。老兄,如果那麼容易便能被政府說服,那麼還要反對政府些甚麼?有人可能會說,我們不是為了反對而反對,對的,我今天站在這裏便是為了三百多萬的公屋居民而反對政府的。

我想問,支持政府的人是為了甚麼而支持政府的呢?是為了科學、數學,還是其他呢?他們是要解釋的,我覺得他們應該勇敢地站出來說:各位愚笨的公屋居民,你們的學識太差了,政府說的話其實是對的,所以沒辦法了,我一定要為真理而鬥爭,我要支持政府。可是,他們卻沒有這樣做。

所以,我今天也省得指責政府,我只想問那些支持政府的同事,究竟他們支持些甚麼?

梁國雄發言於2007年6月13日立法會會議

原文及其他反對意見包括馮檢基、李卓人、王國興、李永達、梁耀忠、梁國雄、陳婉嫻議員的發言,可詳見於會議過程正式紀錄第5969至5984頁

延伸閱讀
《新公屋機制及公屋加租的政治歷史意義》

Advertisements

About 致知 | Spark

歡迎踴躍投稿!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