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政論縱橫 Politics & Philosophy

大選前夕:社區民生陣地戰—民主黨篇

〇八年選舉是民主黨的轉捩點,港島的李柱銘、楊森兩大巨頭雙雙退下火線,換來的是陳淑莊、余若薇一張名單兩席入立法會,就算民主黨有楊森排在第二線,得票也少過公民黨一半。由此可見,中產選民已經由民主黨轉投公民黨,而綜觀民主黨在港島得票,都集中在中西區和南區民主黨有區議員坐陣的地區,而得票超過三成的上環選區,則是甘乃威的根據地。

上屆民主黨各區得票比例

民主黨的中產票源由公民黨取代後,意味了民主黨要走深入地區工作的要角,難免要與民建聯對撼,爭取基層支持,或許亦可以了解為何民主黨近年要向中間靠攏的路線。政改一役後,有論者揶揄民主黨民協化,但其實民主黨民協化是應要之策,而且要比民協更大規模,更全港性。今屆民主黨憑着利東邨搶灘成功與中上環和南區固有陣地,要取一席不成問題,不過如果要將影響力擴大,東進挑戰深紅的東區則是必走之路。

假如港島民主黨的實力是急瀉,九龍西則是垂危。上屆有黃毓民和毛孟靜空降之下,涂謹申跌票超過一倍,只有櫻桃街、愛民邨、美孚這些有區議員的選區有些微優勢。今屆區議會民主黨在九龍西全敗,只有涂謹申在奧運當選,但涂卻出選區議會,以新面孔黃碧雲夥拍首次直選的張文光,令民主黨選情嚴峻。

相反九龍東民主黨仍維持相當高的支持度,雖然民主黨在觀塘區只剩下三個區議員,但憑着李華明多年來紮根觀塘,仍得到相當多支持。例如早已被民建聯所據的順天邨,以及李華明起家的翠屏邨,雖然已被所謂「獨立」區議員搶佔,但也分別得到四成多的選票。連同定安街、興田邨、彩福、佐敦谷的民主黨區議員樁腳,李華明單以觀塘區經已獲得三萬多票,足以晉身立法會。因此民主黨也不怕墮馬,另組一張名單由胡志偉擔正,旨在吸納他勢力範圍的黃大仙區內選票。胡志偉在其擔任區議員的選區富山邨得票近六成,也是民主黨全港最高得票率的地區。不過胡於其他地區則實力不繼,最後只能以一萬六千票敬陪末席。

今屆李華明退出後能否把觀塘票悉過戶胡志偉仍然存疑,但由於新增一席下謝偉俊、陶君行、黃洋達、譚香文爭得頭崩額裂,胡很有機會取得一席。不過以今屆謝偉俊借「獨立」區議員樁腳上位,身為九龍東的候任立法會議員,胡志偉必須走出富山邨,重奪觀塘陣地。

新界西的民主黨概況在前文公民黨篇已經大概介紹過,街工梁耀忠和民主黨李永達多年來在葵青獨領風騷,葵芳泛民總計得票為全港最高的八成二。李永達的票源集中在民主黨區議員佔據的大窩口邨、石籬、荔景、翠怡花園等地,單以李的名單計已有近三成到四成多的得票率。不過自從〇七年區議會泛民的葵青優勢已經出現破口,安蔭、葵盛東邨先後已經被工聯會佔據,〇八年排在李永達之後的翠怡花園王雪盈去年也被九月將代表新民黨排在田北辰之後的張慧晶擊敗,民主黨少了一個樁腳意味新民黨等保皇黨多了一個。泛民的葵青優勢早已亮起警號。

另一支由何俊仁領導的屯門系在該區與民建聯譚耀宗拉成均勢,樂翠、新景,兆康苑及周遭的私人屋苑和友愛邨及附近屋苑這些有民主黨樁腳的都成為民主黨的堅實票源,約有兩成多到三成投了何俊仁,其餘屯門區內的私人屋苑,民主黨都有合共約兩成多的比率。民主黨上屆的第三張名單,是由秘書長張賢登夥拍元朗新星鄺俊宇,除了兩人的本區俊宏軒與朗屏得票最多外,新界西合共也不過是兩點五個百分點落敗。

今年何俊仁選超級區議會,屯門派出李永達妻陳樹英掛帥,雖有前立法局議員黃偉賢助陣,但以陳樹英極低的知名度,單靠屯門和元朗的樁腳勝算大幅下降。另一邊廂又有余若薇空降排第二吸票,民主黨的游離中產很有可能大規模轉投形象相近的余若薇,情況有如同上屆港島區民主黨票大舉過戶公民黨情況一樣,不過結果則與港島區很不一樣,余若薇很可能不會因為陳樹英輸而入局,因為窺伺中產票的還有新民黨田北辰及黑馬前律師會會長何君堯,工聯會以新人麥美娟取代王國興,也謀求開拓中產票源。新界西新一席為保皇黨囊中物基本已成定局,至於能否再反吞泛民一席則要看民建聯三張名單的配票技巧。

新界東的十九張名單亂象也包括了民主黨因素。劉慧卿入,鄭家富出,已經顛覆了民主黨過去往績。加上了〇八年鄭家富選民懂配票給黃成智,最後令黃的票數超越鄭,也令往績對今年的估算不可考。民主黨的四個北區區議員都為黃成智充當了樁腳的作用,有兩成多近三成的得票率。不過去年區議會選舉民主黨在北區只輸到剩下聯和墟羅世恩一席,令黃成智墮馬機會大增。

因此沙田亦是今年黃成智的爭取對象,上屆民主黨佔優的恆安邨、新田圍村、翠湖、碧濤花園,都是泛民區議員根據地,比同區其他選區多一半得票。幸而去年區議會民主黨在大圍顯耀邨、秦石邨都有斬獲,以及麥潤培新得的馬鞍山利安邨,與同為八十後的鄺美娜、大埔區鎮樺合組蔡耀昌的第三張名單試陣。蔡耀昌名單旨在爭取鄭家富及任啟邦等大埔系脫黨後的新民主同盟選民。然而失去大埔樁腳和本身欠知名度,蔡耀昌很可能步〇八年的張賢登後塵。

劉慧卿由十萬多票的票后,走到上屆的三萬多票,以不過五千票之差力壓田北俊取得最後一席的險況,逼使她要轉型開拓新票源。走激進的有梁國雄走得更激,走專業的有湯家驊顯得更專業,劉慧卿選擇加入民主黨,意味她要走入社區及溫和。這種「變臉」自然令固有支持者大失所望,對於爭取新選民的效果如何則仍然是謎。今屆劉慧卿借助將軍澳的前綫舊將柯耀林以及康盛花園和景林邨的林少忠、林咏然力爭將軍澳選票,加上以民主黨副主席身份應可使民主黨固有支持者給票,預計會比黃成智更安全。

公民黨加上激進派的冒起,掏走了民主黨的中產及民主基要派支持,再加上民建聯、工聯會在地區上的步步進逼,放棄與公民黨及激進派同一策略,遁入為社區和溫和空間中與保皇黨直接對壘是正常不過的策略。不過民主黨的青黃不接,新面孔還沒有能力取代舊人,地區工作如九龍西、葵青、北區依然不敵對手,還有來自激進派的不停攻擊,都令這條路線異常困難。黃碧雲、黃成智、陳樹英的勝負對民主黨的前途將有重大影響。

貝加爾

Advertisements

About 貝加爾

飢餓藝術家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