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增廣見聞 Feed Your Mind, 放眼世界 International Affairs

沈旭暉:「加沙之戰」的外圍玩家,與中東新紀元秩序

以巴衝突迅速升溫,無論如何解決,都涉及阿拉伯之春後宏觀國際格局的巨變,日前本欄談及的五點只是原因的部分,還有另外一批外圍玩家因為種種計算,也積極捲入衝突,客觀效果是打破了哈馬斯多年來的國際孤立,同時也令以色列激進派感到必須強硬回應:

六、伊朗核危機的救命稻草

在過去數年,以色列對伊朗虎視眈眈,擔心一旦伊朗正式擁有核武,自身在區內的核優勢固然蕩然無存,連生存也受威脅。但美國總統奧巴馬對以色列先發制人攻擊伊朗並不支持,令以色列只能靠地下工作獨自行動,用暗殺等手法,稍為阻延伊朗的進程。伊朗的策略則是以中、俄為後台,敘利亞、真主黨等為羽翼,繞過以色列,直接與美國談判,並希望巴勒斯坦能牽制以色列,令其不敢多面作戰。以往伊朗扶植哈馬斯,將之納入敘利亞、真主黨等「反抗軸心」(Axis of Resistance),但阿拉伯之春發生後,哈馬斯得到新興勢力穆斯林兄弟會為強援,就開始疏遠伊、敘,總理哈尼亞表明就算以色列襲擊伊朗核設施,哈馬斯也不會出兵,只會為自己而戰。伊朗擔心哈馬斯真的離自己而去,也不願意哈馬斯與法塔赫和解,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在今年年初突然高調警告哈馬斯「勿向以色列妥協」,同時加緊宣傳兩者的同盟關係,正是出於憂慮。這次哈馬斯向以色列發射的火箭炮,正是伊朗製的「黎明-五型」,雖然伊朗否認直接向哈馬斯提供這先進武備,但承認有輸送技術,以色列亦認定是伊朗在背後煽動哈馬斯。只要伊朗繼續通過黎巴嫩真主黨秘密武裝哈馬斯,自身的核危機就看到曙光。

七、土耳其的「鄂圖曼帝國夢」?

哈馬斯近年獲得不少新盟友,「母體」埃及穆斯林兄弟會以外,土耳其也是強援之一;加沙被以色列封鎖後,物資除了來自埃及,就是海路來自土耳其。土耳其雖然以穆斯林為主,但自從國父凱末爾立國,一直強調政教分離,不時把主張政教合一的政黨列為非法組織,以免宗教勢力尾大不掉。現任總理埃爾多安 (Recep Erdogan)卻出身於主張政教合一的伊斯蘭政黨「土耳其繁榮黨」,在所屬政黨多番被取締、自身也曾坐牢的磨煉下,終於在2003年領導換湯不換藥的伊斯蘭政黨「正義與發展黨」當選至今。近年土耳其國力在不知不覺間大幅提升,不斷在北約、歐盟、伊斯蘭等不同勢力間游走,積極發揮軟實力,在遙遠的索馬里內戰,也扮演了關鍵調援角色。支持被美國視為恐怖組織的哈馬斯,是埃爾多安的基本外交政策,一來兩者意識形態相近,二來這增加和美、歐就北約功能、加入歐盟等討價還價的籌碼,三來以色列秘密支持庫爾德人建國,早令土耳其大為不滿,這是以牙還牙。2010年,土耳其一艘前赴加沙的援助船被以色列以「運送武器」 為由攻擊,造成9名船員死亡,土、以關係正式破裂。加沙之戰發生後,埃爾多安公然把以色列批評為「恐怖主義國家」,國內強烈同情巴人,畢竟以巴土地與及敘利亞、黎巴嫩等也是昔日鄂圖曼帝國故土,在鄰近地區發揮影響力,不但為國內所喜,也能突破突厥主義的局限。哈馬斯得此強援,喜出望外。

八、阿拉伯之春後,卡塔爾的「驅虎吞狼」外交政策

最令以色列不滿而意外的哈馬斯新盟友,卻是中東最富有的石油小國卡塔爾。卡塔爾有一個大國夢,常有驚人之舉,從創立半島電視台、主辦亞運到成功申辦 2022年世界杯(雖然爆出賄賂醜聞),都顯示了天方夜譚的氣魄。但卡塔爾成為哈馬斯盟友,卻並非完全好大喜功,而是涉及自身安全:阿拉伯之春發生後,一度波及最保守的海灣產油國,沙特、阿曼等鄰國都出現示威,巴林更要流血鎮壓,卡塔爾雖然因為有高達88,000美元人均GDP的富裕、同時貧富懸殊較輕微而獨善其身,但其毫不民主的政體、王室的專制,依然可能成為革命對象。卡塔爾敏感的發現形勢已改變,溫和Vs激進中東的二元局面已不再,溫和而親美的(埃及、突尼西亞、也門等)沒有好下場,激進而反美的(利比亞、敘利亞等)也沒有好下場,穆斯林兄弟會一類民選激進勢力卻成為主流,而且其超越國界的意識形態正團結整個穆斯林世界,因此必須和這股勢力結盟,利用自身財富、軟實力、外交潛能支持他們,才得長治久安,合理化自身政體的存在。有了以上「覺悟」,卡塔爾搖身一變,成為支持阿拉伯之春的急先鋒,半島台成了各地反對派的宣傳平台,在埃及、利比亞革命尤其起了關鍵作用,卡塔爾政府對推翻卡達菲、支持敘利亞反 對派都出錢、出兵、出力。對哈馬斯,卡塔爾提供了大量經援,協助當地進行大型基建,還在哈馬斯撤離敘利亞總部後,冒大不韙收容了哈馬斯的新總部。上月卡塔爾國王親自訪問加沙,成為哈馬斯2007年控制加沙以來首位到訪的國家元首,無論是以色列還是法塔赫,均酸溜溜。哈馬斯連金錢問題也解決了,挑戰以色列的本錢也就進一步增加,卡塔爾也說要聯合阿拉伯世界,對以色列「迎頭痛擊」。而卡塔爾是否無條件支持各國革命?自然不是,對狀況相似的海灣油國巴林,卡塔爾就支持巴林王室鎮壓了。

九、庫爾德斯坦的「亂中立國」策略

反而以色列在區內也不是絕對孤立,其中一個被忽視的盟友,就是要立國的庫爾德人。庫爾德總人口估計超過三千萬,是全球最龐大的沒有國家的族群,主要生活在伊朗、伊拉克、敘利亞、土耳其四國邊境,他們希望建立「庫爾德斯坦國」,也就被四國視為分離主義活動。由於上述四國都是以色列敵人或對手,以色列一 直對庫爾德人提供支援,包括土耳其眼中的恐怖組織「庫爾德工人黨」(PKK),以作牽制;以色列狹小的國土內,也收容了十多萬庫爾德人;一旦庫爾德斯坦立國,區內多了一個非阿拉伯人主導的大國,對以色列也有好處,何況根據《聖經》,猶太人和庫爾德人頗有淵源。支持分離主義組織制衡敵國,一直是以色列的拿手好戲,目前全非洲只有數個國家不承認巴勒斯坦,其中就包括了新近獨立的南蘇丹,因為它獨立前,接受以色列援助極多。庫爾德人也明白,立刻分裂四國而獨自立國並不務實,但先在四國國內建立國中國,只要形勢到來,卻會得到默許,就像目前伊拉克北部的庫爾德人自治區已形同獨立,是伊拉克最穩定的地區,並成為支援其他三區的大本營。對庫爾德人而言,只要敘利亞、伊朗接連出現內亂,土耳其自顧不暇,就是立國的好時機。近日土耳其邊境已出現來自庫爾德人的襲擊,相信受到敘利亞支持,而《維基解密》曾披露,以色列聯合了庫爾德人破壞伊朗的核設施。只要以巴衝突繼續升溫、土耳其繼續支持哈馬斯,庫爾德人自會得到以色列的暗示,在四國的活動空間也會增加。

十、蓋達的巴勒斯坦分支混水摸魚

從中取利的,還有蓋達的巴勒斯坦分支。蓋達早已成為一個品牌,各地都有打著蓋達旗號的激進組織,而不受拉登死後的最高領袖扎瓦希里直接指揮,在利比亞、敘利亞,只要局勢一亂,他們就得到發展機會。利比亞內戰期間,卡達菲軍火庫的不少武器為激進份子所獲,其中一隊走到西非馬里,佔據了北部,成立了「阿扎瓦德獨立國」(Azawad),並以宗教原因毀壞了歷史名城廷巴圖克(Timbuktu),將激進思潮帶到撒哈拉;另一隊走到敘利亞,試圖在內戰建立勢力;還有一隊通過埃及來到加沙,和原有的激進派系合流。目前在巴勒斯坦,起碼有三隊人馬自稱「蓋達巴勒斯坦支部」,在他們眼中,管理自治政府的法塔赫腐敗頭頂,就連哈馬斯也因為「拒絕立刻實行伊斯蘭《沙里亞法》」而應予取締,天敵以色列更不在話下,因此打擊對象包括上述三方,根本沒有多少群眾支持。儘管如此,他們卻足以搞局,敗事有餘,例如其中一支「真主信徒軍」宣佈建立「加沙酋長國」,曾襲擊哈馬斯安檢總部,而這通常是以軍所為;另一支繼承伊拉克扎卡維道統的「巴勒斯坦一神論和聖戰團」曾向以色列發射火箭炮,而在以色列人心目中,所有火箭炮都是來自哈馬斯;還有一支「伊斯蘭軍」領袖在加沙被以軍以「定點清除」方式暗殺,哈馬斯難免認為是殺雞儆猴。加沙開戰,又是他們混水摸魚的時候,而當越來越多外圍玩家捲進核心的內圍,《啓示錄》的預言就教人難以安枕了。

沈旭暉 明報 2012年11月22日 (初版)

原文按此

About 致知 | Spark

歡迎踴躍投稿!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