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社會文化 Social Culture, 藝術生活 Art & Lifestyle, 電光戲影 Films

少年Pi: 通往上帝之路

從柏拉圖以來的一套西方知識論哲學家,總把知識跟與認識上帝掛上了等號。柏拉圖的世界內,上帝便是一切善及真理的來源,只有掌握知識與真理,才可接近上帝。李安把這一慣性的思考都通通打碎了,他的大作《少年Pi的奇幻漂流》顛覆了哲者的邏輯,也為觀眾表演一次掩眼法,直到主角把他奇幻動人的海上漂流一一道出,觀眾都以為得到了真相的全貌後,故事的結尾突然急轉直下,告訴我們這一切原來全是主角幻想出來,但李安卻告訴我們,反而愈遠離真相,才愈接近上帝。

與大部份李安電影一樣,故事主題的軸心總是以父子的兩個角色,兩套價值觀的衝突去呈現。顛覆他以往電影的是,李安這次居然把父親安排於一個前衛角色,而Pi則信仰傳統價值。Pi介紹他的父親,是以受西方思想薰陶自居,對傳統印度宗教嗤之以鼻,在他眼中物質現實生活才是現代人要追求,他就是以老虎是肉食獸,與人類不同,甚至讓Pi目睹Richard Parker把羊殺死一幕,要Pi面對現實世界的殘酷叢林定律。他也是一個管理動物園有道的生意人,看淡了生意的前景而遠走外國,卻萬萬算不了大自然的威力,把他的家庭與事業,都沖入太平洋的海溝裏。

Pi走上與父親截然相反的道路,他不追求現實社會的成功之道,他選擇相信宗教內所說關於愛惜生命,秉持愛心的靈性生活。他與父親的世界觀衝突,在飯桌上體現出來,父親說只有科學才能讓我們了解世界運行的方式,活用於現今的社會,不過母親卻站在Pi的一方,把手按着胸口一語道出,科學讓我們了解世界,宗教卻救贖我們心靈。Pi從小也受母親的影響,於Richard Parker眼中看見一絲的善良,以為牠可以成為朋友,一份無知的童真,也成為了他與Richard Parker一起冒險的故事來源。

可惜靈性生活終究會遇上現實社會的衝擊。劫後為求生存的Pi,惟有把自己以往相信的一切信念和戒條都悉數挪開。觀眾到最後才發現,船上所謂的動動歷險,原來全部都是一個個的人,而身為素食者的Pi為生存竟而要人吃人,甚至是自己母親的血肉。

但Pi善良的童真尚未泯滅,船上他與Richard Parker的鬥爭,其實便也即是他的善與惡的心靈鬥爭,海上歷險的故事,也即是他心靈世界的故事。這個虛構的故事,不同於以往李安寫歷史或真實人物的手法,大量用電腦特技使之在奇幻的故事上更加添一份奇幻的色彩。

步出戲院或許我們會問,究竟哪一個版本才是真相,然而電影已給我們解釋,真相其實不甚重要。事實有時不能解決世界的紛爭與難題,而是宗教中得以慰解心靈,導人向善的良言。正如西方哲學窮世紀之精力嘗試窺探宇宙定律的奧秘,孕育出來的是西方主導的現代主義,科學理性的花花世界。宗教在科學的審視下縱然是處處顯出矛盾與紕漏,這些批判似乎忽視了一些上帝給我們最基本的訊息。活在現代世界的叢林社會,科學和理性又何以帶給我們關於善和愛的心靈滿足?藉一個用非西方的印度兒童讀物包裝下的現代社會恐怖殺戮求生記,李安為我們推開了一扇窗,提醒我們在現實社會以外(以內)的心靈世界。

貝加爾

圖片來源:designcollector.net

Advertisements

About 貝加爾

飢餓藝術家

Discussion

Trackbacks/Pingbacks

  1. Pingback: 珍瓏:《Life of Pi》影評補遺 « 致知 | Spark - January 30, 2013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