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社會文化 Social Culture, 史海回眸 History

風月女子的名字 香江性業百年嬗變

Lyndhurst-Terrace-HK-1909

1909年擺花街,香港性業發源地(來源:網絡)

小草出版《有咁耐風流——香江百年情色史》一書,原來不過想將香江風月點滴留痕,誰知不少友人看後提出許多的疑問,其中最多人感興趣的是:「香江百年情色中,女性的身分地位到底有何轉變?」如斯gender的一個問題,很容易掉進女性主義或者大男人心態的窠臼,但到底值得拿出來省思一下 。

舊時代坊間有不少以性作號召的小書和漫畫,也有一本正經談性的小書,「百花齊放」。

開埠之初 華洋妓女嚴分界  

香港自開埠之初已有妓女,那時有的主要是洋妓,據當時英報記載說一八四一年已有妓院四十六家,妓女數目多達兩百人,那時香港人口才僅有兩萬人!這些來自早已開發的澳門洋妓,幾乎是半公開地接客,慢慢就有大量日本娼優來港,奇怪是日本當年除了學習西方文化,還派遣女性來中國,據傳是為了採納洋人優良品種回去。

真正的華人娼妓要到十九世紀末才在中環水坑口流行起來,時為一八五七年娼妓合法化年代,當年受洋娼之風感染,洋人華人都會買一束花才去探訪妓女,所以衍生擺花街出來,算是稍稍對娼妓有着尊重。不過當年仍是奉行洋人找洋妞、華人找中國妓女的嚴格規限,據世紀初的風月報章《骨子》所載:「接待過洋人的妓女會受同行歧視,也不再有華人恩客上門,是以門限森嚴!」

最早打破門禁的大概就是「鹹水妹」(艇家女子),由於她們接送抵港洋人從大船到岸上,久而久之,感覺洋人並非坊間傳說的紅鬚綠眼惡死怪異,由於海上生活艱難,蜑家人不少以當娼為業,不久就有些艇家妹為賺取金錢接待洋人,才逐漸打破了這不成文禁忌。

二十世紀初紅牌阿姑Vs 牛雜婆 

水坑口娼寨在港督令下,於一九〇三年遷往塘西,是為香港風花雪月盛事,其時妓院為榨取嫖客更多金錢,刻意模仿上海的女書院(高級女娼)又或是廣州陳塘的清朝「老舉」規矩,要求客人做足叫局、擺廳、打茶圍、擺房等一大堆規矩架式以後,方才有機會一親芳澤,中間的花費由數千元到數萬元不等,在當年已是天文數字,足令許多風流才子為之傾家蕩產!

由德輔道西望向山道及聯陞酒店,約攝於1925年。從燦爛的燈光可以想像當年塘西風月、夜夜笙歌的繁華情景。(來源:網絡)

約於1925年由德輔道西望向山道及聯陞酒店及附近的妓寨,可見塘西風月、夜夜笙歌之繁華。(來源:網絡)

這時的塘西阿姑固然是地位很高,除了鴇母一人之下,在恩客間是萬人之上,然而紅牌阿姑畢竟是少數,除了石花(石塘嘴之花)和麻花(油麻地之花)外,許多的二四寨(二毫四毫的低級寨)娼妓仍是過着非人生活,中間還有些名為捐燈籠底(小屋中連衣服也沒穿的低級妓女)又或是牛雜婆(後巷搭一塊布底下營生),只要幾個仙就可為所欲為,可以說妓女的地位同時又是極為卑微。

五十年代前富商的侍妾奴隸

中國大陸在民國以後早已革除妹仔與侍妾制度,香港的富商卻仍維持着這現代女性的奴隸制度直至五十年代,回首上一代有錢人仍不乏三妻四妾,那時賣妹花與糟豬花十分盛行,不少媽姐與姑婆都會收養孤女,養大到十三、四歲就會賣給富戶或妓寨,那時報章上不時有打死妹仔事故,隨便加個偷竊或逃走罪名,往往僅以賠償金錢了事!

港府當年是隻眼開隻眼閉,一八七二年已成立了「保良局」,到一九二三年更出現「反對蓄婢會」及「防範虐婢會」這兩個保護婦女組織,然而妹仔妾侍的問題是有權有勢人士的禁臠,「保良局」的權限始終達不到富商巨賈階層。

六、七十年代,亦有所謂金山阿伯回港娶妻潮流,其中不少是早年賣豬仔去美國歐洲等地,多年以後終於建立起自己一份家業,就回來香港尋覓一個好生養中國人太太,那年代香港工廠妹十分嚮往嫁個金山阿伯,父母當然亦無比支持,禮金可高達幾十圍酒席,打造一隻金豬掛在頸上,還要送贈樓房轎車,回想起來那種相睇亦迹近於賣女。

三十年代風月女子浮華夢

香港娼妓合法的浪漫日子終於在一九三五年結束,其後演化出香江千奇百怪的風月場所,像導遊社、池女、社女、花艇、髮花、豔舞、美女刷鞋……然而最重要的是上海舞小姐南渡香江,戰時大批上海舞小姐逃難來港,將當時西洋舞廳制度一併帶過來,早期的舞小姐亦再次讓風月場女性發過一陣子的浮華夢。

那時上海貨腰(伴舞)的身價驚人,而且以賣舞不賣身為榮,同樣有紈袴子弟為她們傾盡家財,不過這女性地位短暫且虛假的提升,很快就因為愈來愈多風月女子學跳舞加入此行業而日趨墮落,由紅燈跳快舞綠燈跳慢舞、一張舞票一隻舞的時代,茶舞制度很快轉化成坐枱、出街鐘搵快錢,還發展到有光廳與黑廳之分,黑廳就是假借跳舞為名的肉場。

杜老誌夜總會於六十年代由娛樂界名人黃球創辦,走高檔路線,富豪銷金窩。1994年,杜老誌夜總會被柏寧頓集團收購,新老板將夜總會改名為新杜老誌夜總會,最後於2002年結業。杜老誌見證了香流經濟強盛,紙醉金迷的年代。

杜老誌夜總會於六十年代創辦,1994年被收購更名為新杜老誌夜總會,最後於2002年結業。杜老誌見證了香港經濟強盛,紙醉金迷的年代。(來源:太陽報)

舞廳直到今天仍維持作為高尚品味的象徵,主要靠着七十年代成功轉型成日式夜總會制度。當年的「東方」、「中華」、「芭啦沙」等大舞廳紛紛仿效日本的窮極奢華跪坐招呼方式,當然motion creates emotion, 跪下來的女侍或舞女自自然然令男性感覺飄飄然高高在上,女性地位當然地愈顯卑微。今天的「中國城」、「新杜老誌」延續着高級舞廳的紙醉金迷,然而浪漫情色亦必需要時間和空間去培養感情,在今天高速度的社會,連感情交易速度亦快得驚人,其間已再容不下半點風月女子的矯揉與矜持!

今時今日 妓女傳奇終結時

芸芸風月場中,感覺上六十年代的酒吧某程度保持到風月女性的自尊自重,大抵因着荷李活的一齣《蘇絲黃的世界》,令外國人對香港的吧女仍有着憧憬,當年往越戰韓戰赴死的美軍,視香港為東南亞最後的度假樂園,在此大灑浴血戰場前最後的金錢,然而亦締造出不少浪漫的故事。當時不少讀過洋書的書院女,為了支持家庭而出來酒吧陪酒陪笑,她們比一般妓女勝任,因為懂得以英語跟洋人溝通,事實上其時有不少吧女真的自尊自重,一方面賺來美金養活一家八口,另一方面日間努力讀書至大學畢業,有天甚至重遇酒吧相識的洋水兵,劫後重逢嫁往金山去過其少奶奶的美好日子!

不過這酒吧風情隨着時代變遷亦免不了變色,像後來的無上裝酒吧與豔舞酒吧等,近年的大批外勞流入此人肉市場,酒吧女郎狂飲客人付帳的昂貴雞尾酒,以至急急腳拎手袋趕出街交易,令此杯酒當歌的蘇絲黃美麗傳奇亦灰飛煙滅。

名妓花影恨

飛觴醉月伴花筵,手弄琵琶聲百囀,名妓花影恨

我們在中國歷史上看到的名妓故事:「才妓薛濤紅箋傳情」、「義妓李娃被封為衛國夫人」、「杜十娘怒沉百寶箱」,以後還有著名的陳圓圓、李香君、柳如是等都是傳誦千古的豔妓,她們在任何一個年代回望過去,都是女性中的典範,絲毫不會因其曾為妓女的身分,而影響昭昭美名!

兜兜轉轉香江風月女性地位,像升降機般時起時落,跟社會上女性地位同樣變幻如走馬燈,正若那個永恆地爭論不休以至到明日之後的「娼妓存廢」議題。

今天砵蘭街風月不消提,北方佳麗來港爭食,令本地阿姑亦要降價降格去爭生意,試問這樣的風月又那裏還會有浪漫情色?女性的地位又怎會被人看得起?近年本地的志願機構「紫藤」積極為妓女爭取合法化爭取紅燈區,然而這並不代表就可以保障到妓女在社會上的身分,至終社會上對性態度的開闊、改易大眾對性工作者的眼光才是最重要!

轉載自2004年7月4日《明報》經編輯,圖片由編者所加

Advertisements

About 致知 | Spark

歡迎踴躍投稿!

Discussion

2 thoughts on “風月女子的名字 香江性業百年嬗變

  1. 昨年末の大阪出張時に購入したバーバリーのマフラー. 状況証拠から判断するに, ぱちもん率99%. とはいえ,私自身にはブランド物へのこだわりがないので,マフラー としての機能(=首に巻けて暖かい)さえ確保できるのなら,ぱちもん率が …

    Posted by バーバリー ストール | October 7, 2013, 1:15 PM
  2. 古代提供性服务的女子有两种,即娼和妓。娼没有取悦男性专门知识和技能,多为中年女子,俗称“娼妇”,在街市热闹处揽客,交易对象多为社会底层劳动者。妓者,顾名思义,受过专业训练,有专门的技能,比如会琴棋书画,会吟诵唱和,服务对象多为达官贵人,文人雅士。
    妓是指的社經地位高那些吧?

    Posted by 小蜜蜂先生 | January 28, 2016, 10:36 P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