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史海回眸 History, 增廣見聞 Feed Your Mind

劉健威:法治神話/黑暗歲月/期待殖民史

法治神話

不要看到今天一些法官義正辭嚴地捍衞法治,就把港英時期的法治浪漫化──這很容易誤導了「八十後」、「九十後」,將英國人在香港的統治看得很完美,以致口口聲聲「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在處理政治和法律的關係上,港英時期絕對好不過今天的大陸。

我想舉一個例子,當然以當事人今天的身份也不好說話了──那就是曾鈺成、曾德成兄弟,在六七年左派暴動時期,曾經因為在學校之內派發宣揚共產主義傳單而被判監兩年!

派傳單,只是思想表達的方式,沒有傷害人,也沒破壞社會治安,竟然判刑那麼重,這是哪門子法治?你能夠想像今天黃之鋒跑上街叫幾句口號就給人拉去坐牢嗎?但在六七年,那是絕對可能的事──在非常時期,英國人可以扯下紳士面具,赤裸裸地蹂躪法治,把法律作為政治的工具和奴婢;而那時期的法官,也懂得配合港英政府的政策。

香港也有「李旺陽」,一九六六年,天星小輪加價引發暴動,當時一位積極參加反加價的青年盧麒就是「被自殺」的。

一如今天的中國,港英時期,平常英國人會跟你講法治,但在威脅到他們統治時,就沒有什麼法治可言。

大部分人都是持雙重標準,甚至虛偽的──六七年暴動,被檢控者有一千九百三十六人,當中當然有人有暴力行為,但像曾氏兄弟般含寃的也不少,你想今天口口聲聲捍衞法治的人,有幾個願意面對六七年那上千個黑獄?因為政治不正確,那些左派人士是完全被剝奪了發言權的,你能想像那些法治衞士會為他們平反申寃嗎?「雖然我不同意你的意見,但我會捍衞你的發表權」只是句動聽的空話。

該是讓那些左派人士發聲的時候了,說吧!

黑暗歲月

年輕那代大抵不知道香港也有過「李旺陽」。

一九六六年,天星小輪加價,蘇守忠絕食抗議,有個十八歲叫盧麒的靑年也參加了;蘇守忠因「阻街」被捕,盧麒到港督府求見港督,不果,他組織了兩次遊行,從尖沙咀行到旺角。九龍暴動,他被控「破壞公安」,守行為三年;一次他到元朗去,沒車資回九龍,向新認識的朋友借了輛單車,被警察拘捕,控以盜竊罪,入獄四個月。出獄後,不久吊死家中。假如當時有人把他拍下來,死狀跟李旺陽差不多──他是在碌架床吊死的。死前,警察來搜查過;死後,蘇守忠看過他的遺體,背部都是瘀痕。蘇守忠為悼念他示威再次被捕,判入精神病院十四天。

事件中足以見證六十年代香港的人權、警權和法治狀況;平心而言,今天香港的警察比那時文明了許多,把示威者拉進去,起碼不會動手動腳。那時候虐人的花樣可多着呢──左派人士拉進去,喝混了碎頭髮的水是常事──腸胃痛不可當,卻驗不到傷,多歹毒!

今天講法治,首先也許要客觀地整理六十年代香港的歷史,尤其是左派暴動那段歷史──看港英政府如何為了維持殖民統治去蹂躪法治?

那時正直文革,港共上層為了轉移鬥爭對象而發動這場暴動,大部分群眾是無辜的,許多就像曾鈺成兄弟,只是派派傳單、叫叫口號就要坐牢和被虐打,現在要還他們一個公道。要是人們因為政治信仰不同,剝奪了他們的發言權,這哪裏是法治觀念?

英人治港百多年,統治上稍為寬鬆開明是最後那二十年,但八十後、九十後出生那一代看不到那百多年歷史,沒感受到父輩在殖民統治下的屈辱,所以揮舞港英大旗,那其實是把盧麒在記憶裏再謀殺多一次!

期待殖民史

在面書上載〈黑暗歲月〉一文,一位朋友留言:「盧麒是真正的烈士、義士」,周凡夫:「我等經歷過那段港英殖民地歷史一代,一定不會忘記的『黑暗歲月』,那應可以寫一冊大書。」

回歸前後,尤其是「六四」後,港人籠罩於恐共和拒共氣氛中,沒有好好地整理香港逾百年的殖民地歷史,以致令八十後、九十後那一代人成了歷史盲,把殖民統治浪漫化,不滿現狀的時候就緬懷過去,揮舞港英時期旗幟,這的確叫親痛仇快--經歷過那段歷史的人痛心,英國人開心:世上竟有這麼一群新「順民」!

好像筆者一些朋友,七十年代初就反殖,現在難道是白反了?而像盧麒這等義士,也是白死了?二十世紀末期,西方基本上完結了好幾百年的殖民歷史,世人對殖民主義棄如敝屣;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群香港年輕人竟然大揮殖民地旗幟,完全昧於世界潮流,蒙昧無知,怎不令人見笑?

在這麼一個時刻,尤其讓人感到歷史的重要──實在需要有人去撰寫香港的殖民地歷史,好好總結英國人百多年治港的功過,讓年輕一代對殖民地有深入一點的認識,不要以想像來代替真實。

歷史是由有權勢者書寫的,他們掌控了話語權,可以盡情扭曲現實,所以為被壓迫者發聲也是很重要的──好像盧麒,就很需要替他平反;他是為了公眾利益而犧牲的,要還他清白和名譽;這就是對年輕人最好的教育。

殖民主義是不義的,怎麼可以用不義的價值來爭取正義呢?這問題年輕一代真要好好地深思。每一代人都有新的價值觀,舊的價值解決不了新的問題,緬懷殖民地的歷史(何況是虛構的)沒有多大意義,最重要還是要面對身處的時代。

轉載自《信報》此時此刻專欄

Advertisements

About 致知 | Spark

歡迎踴躍投稿!

Discussion

One thought on “劉健威:法治神話/黑暗歲月/期待殖民史

  1. 呢啲就係中国人(包括遷港/港生中国人)嘅詭辯術, 捉住人地好耐以前嘅嘢, 例如話美國二百年前都屠殺過土著, 話香港五十年前都相當黑暗, 跟住就話你都曾經衰過, 所以你批評我只不過係五十步笑百步。 但人地已經進步左, 呢啲已經成為過去, 而你中国人到今日都仍然係一個低等落後嘅野蠻民族。

    Posted by 非中国人 | October 17, 2015, 2:12 A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