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增廣見聞 Feed Your Mind

練乙錚:開徵奶粉離港關稅 保證港B有奶到肚

信報財經新聞 30-1-2013

撇開政治不談,近日香港出現嬰兒奶粉荒,其原因何在,如何解決,都是有趣的經濟問題。筆者先討論一些解決問題的基本原則,然後提議一個方案,給有關當局參考,希望有助港媽解困、港B有奶到肚。

原則一:問題是由陸客、水貨客直接引起的,故解決問題的代價要由他們付出,而不是由香港本土消費者承擔。按此原則,諸如「憑出世紙限量購買」、「憑身份證登記入會、持會員證限量購買」之類的做法,不僅擾民,而且把代價錯誤地放到港人身上,既不公平,亦不能提供反誘因,杜絕陸客、水貨客。就整個香港社會而言,好端端的一個自由、高效的本地奶粉市場,給陸客、水貨客一搞,退化成一個低級、落後、類似典型社會主義制度之下的憑票配給制;那是對傳統香港社會經濟的一個嚴重戕害,港人絕對不能接受(還記得大陸的糧票、布票時代嗎?)。

原則二:商人圖利,是市場經濟裏的正常行為,不能因為陸客、水貨客的出現,強行立法修例,進而以妖魔化、嚴打等方式強迫奶粉零售商以低於市價出售奶品;這樣做,又是把解決問題的代價轉嫁到錯誤的對象身上,同時亦不必要地破壞香港本地行之有效的自由經濟體制。

原則三:解決問題的行政代價、社會代價要低。而且,由於問題是大陸一方引起,所有特區政府為解決問題而必須付出的行政費用,最終應由大陸政府全數負責繳付(若有行政收益,則扣除所有成本之後的部分可給大陸方面佔有)。非如此,不能提供正確誘因給大陸一方正視問題正本清源,以後不同商品的大陸水貨客將排山倒海般襲擊香港。

邊界實行奶檢

一個最便捷而且符合上述三原則的解決辦法,是由特區政府要求大陸中央政府在邊界的大陸那邊設立清檢行李關卡,對所有從香港進口的奶粉打足夠重的關稅,稅款收益毛額全數下撥特區政府。這個方法實行方面或有困難:特區政府可能礙於某種原因,不能有效地向內地政府提出此辦法;或者,特區政府提出了,大陸方面實行了,卻因為種種效率及腐敗因素,結果於事無補或少補。又或者,對於事無補或少補有一個客觀的預先估算。如此,特區政府便應自己動手,在邊界的港方設立特別關卡,對攜帶奶粉過關的陸客、水貨客課以足夠重的關稅。下面討論此辦法的具體安排和理論基礎。

在邊界實行奶檢,首先要解決分流問題,要有辦法讓攜帶奶粉者自動自覺流到奶檢關卡接受檢查並課稅。不能要求所有過關旅客打開所有行李受檢;那樣做,既費時失事又對沒帶奶粉但有其他行李的旅客不公。最有效的做法,莫過於在非奶檢關卡排隊線上設置足夠的嗅探犬(sniffer dog)。這些犬隻須受特殊訓練,能嗅出微量奶粉氣味。若要更加規範高效,可要求本地奶粉進口商在每個奶粉罐上加塗微量特殊塗料如丁酸(butyric acid)或其芬芳衍生物。丁酸氣味最易為犬隻嗅出,濃度只需高於億分之一(10 ppb)便可;其生產成本低,本身亦常在奶類產品中含有。如果顧慮到有嬰兒過關可能因此無端受驚(嬰兒身上幾乎必有奶粉味),可安排旅客把所有行李放在輸送帶上,人貨短暫分隔,嗅探犬在輸送帶旁邊執行任務。若發現有攜粉客試圖在非奶檢關卡過關,則施以嚴厲罰則:例如奶粉充公、繳納三倍奶粉價值加三倍奶粉關稅的罰款、一月內禁止進入香港,再犯者刑罰加倍,等等。為保萬無一失,還可對經過此分流線之後的行李進行隨機人手抽查。這套設計,應可產生足夠誘因,導致 過關旅客自動自覺正確分流。

水貨客和大陸承擔成本

奶檢關卡課稅率,可通過試錯方法決定;初期可定得高一些,以收立竿見影之效,之後按需調整。所謂按需調整,就是把稅率和罰則調到剛好讓奶粉市價恢復正常。要注意的是,稅率不應包括設置整個系統的行政費用和器材折舊的成本考慮;這些成本,按上述原則三,應由特區政府按時上報大陸中央政府,由後者直接支付。

實行此法,成功的標誌,就是水貨客絕迹。在此平衡狀態之下,執法的行政成本和社會總成本都會很低。實行此法,沒有需要搞憑證限量配給,也不必以大陸慣用但實效從來很低的嚴打對付奶粉商;所有成本和不便,由水貨客及大陸方面承擔。

如此徵收奶粉關稅,有很充分的法源。大家知道,不少國家對外來遊客實施零售退稅優惠。此舉通常用以吸引遊客消費,帶旺本土經濟。但是,如果外人的在地消費帶來本土社會不能承受的沉重代價,設置負零售退稅即徵收離境關稅便很合理。

「增加供應」難解問題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上述低成本高效益的辦法,不僅可以用來解決奶粉荒的問題;將來還有什麼由陸客、水貨客搶購引起的各種日用品荒,都可以用同法解決。

還有兩點需加分析。上述做法,不必常設,而是只在水貨客多至影響市價或導致市面缺貨的情況下才需實施,其餘時間,整個系統可進入休眠狀態。此外,要明白,「增加供應」不能解決問題,只會引來更多水貨客——這是經濟學家常說的「賽依定律」(Say’s Law), 即需求生於供應;就算奶粉價格可以復歸正常,也會令口岸交通更形緊張、上水站更為擠塞,「光復上水」等運動更為激烈。

當然,上述解決辦法只是治標不治本。香港出現奶粉荒的根本原因,在於大陸社會出了問題;那些問題,有體制、經濟、文化、心理等各方面的,也都是治標容易、徹底解決難。有關的分析,只能是另文的內容了。

轉載自《信報》

Advertisements

About 致知 | Spark

歡迎踴躍投稿!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