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增廣見聞 Feed Your Mind, 放眼世界 International Affairs

沈旭暉︰如果查韋斯掌權到88歲

525056_557582360942585_140660589_n

查韋斯58歲英年早逝,在區內聲望如日方中,而且政績亮麗,貧窮家庭數目大幅減少,教育水平大幅提高,貧富懸殊大幅收窄,人均GDP增長一倍、失業率卻下降一半,效果立竿見影,反映無需語言偽術也能「做實事」,無論喜歡他與否,都不能否定這些成就。

但假如他多活30年,不斷連任下去,委內瑞拉會怎樣?他的結局又會怎樣?

單一經濟可持續三十年嗎?

「查韋斯模式」的最大憑藉是石油,他的政權,自然也全繫於石油。查韋斯執政期間,石油價格由最低位升至最高位,這十倍的差額,讓他的社會福利得以全面落實。但假定「石油福利」在未來三十年還能持續,未免變數太大:一來新興能源越來越多,石油本身也可能被取代,而一旦美國、中國宣佈可大量廉價開拓頁岩氣、可燃冰一類新興能源,不要說委內瑞拉,連中東的地緣政治也會被徹底改變。一些依賴石油的中東國家例如阿聯酋、沙特等積極讓經濟轉型,委內瑞拉對石油的依賴卻比從前更深,這並不健康。

再說,委內瑞拉石油比沙特石油難開採,一旦石油可輕易被替代,委內瑞拉的貯存量,即使在石油業內,也不足以發揮今天的影響力。查韋斯自然並非不知道這些問題,也經常把解決經濟單一化掛在口邊,例如希望通過區域整合發展製造業,或加強農產品出口。但他有壓力在短期內催生大量扶貧政績,到真的要投放資源時,就往往有所取捨。

查韋斯如何應付金融風暴?

查韋斯的福利政策提倡由下而上勞動參與,並非純粹「派糖」,也嘗試令軍隊融入這個勞動體制內,並讓友邦以參與本國勞動抵償債務,這些都符合可持續發展的基調。問題是,一旦委內瑞拉經濟出現問題,首當其衝要緊縮的開支,大概就是兩大類:國內與福利沒有直接關連的項目,例如軍隊或保安,以及國外的廉價石油支援,對後者,連目前的委內瑞拉政客也有不滿。這些舉措,通常伴隨著更嚴重的貨幣貶值和貪污,治安問題會更嚴峻,人民生活質素會開始下降,也會令委內瑞拉的國際影響力大受打擊。

類似案例在國際社會時有出現,例如加納一度是非洲最有希望的國家,經濟表現冠絕鄰國,也成了泛非主義領袖、不結盟運動要員。但加納過份依賴可可,後來國際可可價格大跌,加納經濟長久不能復興,國際形象也一落千丈。

民粹主義的濫觴:社會撕裂後如何「大和解」?

委內瑞拉畢竟是民主國家,查韋斯也不敢限制他認為「不愛國」的人參選,無論多麼民粹,選舉還是符合民主基準的,這與卡達菲、薩達姆等有根本不同。但正是因為查韋斯要選舉,而同時卻視民主制度的種種制衡像三權分立、司法獨立、媒體監督為低效、阻撓、乃至陰謀,他更要持續宣傳一切反對他的人、工會、媒體都是「既得利益集團」、「外國勢力」和「反對派政棍」三位一體的結合,令社會趨向二元對立,這是過去十四年委內瑞拉的寫照。

值得注意的是,在查韋斯聲望頂峰時,他的對手也能得到四成多的選票,反映委內瑞拉的二元局面已全面確立。反對派長期守住多個省份,雖然口中反對查韋斯主義,卻也推出了自己的福利政策以鞏固勢力。查韋斯的對手卡普里萊斯年青有為,而又深入民間,也懂得天天「落區」,更得到中產支持,基本盤並不容易沖散。若雙方缺乏對話,對立只會越來越深。連支持查韋斯的中國,似乎也不希望當地對立持續,社科院的薛力曾建議查韋斯接觸反對派搞「大和解」,可惜民粹領袖沒有了「敵我矛盾」,往往難以生存。

鞏固查韋斯的政績,不一定靠查韋斯主義

在上述背景下,假如查韋斯執政下去,遇上無力解決的經濟、社會問題,不但反對派的挑戰會越來越強,內部激進派也會認為他言行不一,靠「查韋斯模式」致富的親信「Boli-bourgeoisie」會成為眾矢之的。若他解決不了裙帶資本主義的貪腐問題,可能需要以更激烈的反美、反西方、反資本主義姿態,來維繫其基本教義。這卻可能在不知不覺間,逐漸越過國際社會的底線:就像津巴布韋剛獨立時,開國總統穆加貝是國際英雄,施政基本上合情合理,到解決不了經濟危機才開始失控,也破壞了和國內精英、西方國家的最後互信。

西方批評查韋斯是獨裁者,這並不太公平,畢竟他的行為始終在法律框架內、頂多是法律邊緣進行,雖然挑動民粹,但也不能為所欲為。但假如查韋斯再執政十年才遇上危機,又習慣了權力,不能放手,乃至修憲讓自己不經選舉而連任,那就真的成為獨裁者了,類似案例在拉美屢見不鮮,結局卻可能重蹈卡達菲覆轍。查韋斯會否知所進退?逝者已去,我們無從得知。

查韋斯重新分配經濟成果的遺產,應該肯定,這完全符合人民利益,但這不代表他採取的手法沒有後遺症,也不一定反映他的手法同樣符合國家長遠利益。要鞏固「查韋斯模式」已達到的社會成果,反而可能需要在認同關顧基層的前提下,交由和查韋斯不同的路線掌舵。在聲望最高峰時英年早逝,得以越過更多考驗而直接進入萬神殿,雖然是查韋斯個人的不幸,但也許,對委內瑞拉和他本人而言,同時也是另一種幸運。

沈旭暉 明報 2013年3月14日 (四之四)

Advertisements

About 致知 | Spark

歡迎踴躍投稿!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