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社會文化 Social Culture, 增廣見聞 Feed Your Mind

林天悟︰傳媒報道兇殺案藐視法庭

本港近日接二連三發生情節駭人的兇殺案,除了警方疲於奔命,記者亦要各出奇謀搶奪新聞材料。現今世界已踏入智能手機普及化的年代,即時新聞發展漸趨成熟,快行家一秒就是佔了先機,時間競賽是史無前例的激烈,而且勢必愈演愈烈。

在舊媒體年代,電視和電台的新聞報道是定點播出,報紙則是每天早上出版一次,獨家新聞的時效可由數小時至一天不等;但互聯網出現之後,獨家新聞的時效性極速消退,很難想像不提供即時新聞的媒體,十年後是否仍有存在空間。

處理手法 是否踩界

在連場兇案當中,《蘋果日報》在大角嘴肢解雙屍案的表現無疑是最為矚目的。首先是兇案揭發前,該報只視為「facebook尋親故事」處理,獨家訪問尋親的幼子(他後來涉嫌是行兇者),往後在整宗案件採訪上節節領先。後來警方拘捕了兩名疑兇,合共控以兩項謀殺罪,上周一(本月18日)提堂,案件押後至5月13日再提訊,兩名被告毋須答辯,還押候審。

被告還押翌日,《蘋果》記者到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訪問了涉嫌殺父母的疑兇,上周三分別在《蘋果》和《爽報》頭版獨家報道,內容觸及疑兇的犯案動機和行兇手法,事件在傳媒行家之間引起哄動。因為根據業界過往的認知,當疑兇上庭後,代表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為免影響法庭判決,或者造成「未審先判」的感覺和不公,傳媒只能報道庭上提及的內容;就算跟還押的疑兇做專訪不算違法,但一般只能在案件判決後才刊登,否則有可能踩界犯法。

警務處長曾偉雄日前表示不清楚記者如何接觸到被告,但警方已向律政司尋求指示,會作出適當跟進。有報章指警方會循藐視法庭和妨礙司法公正兩方面調查,而親中媒體更稱律政司將起訴《蘋果》。現時全行都在注視着事件發展,因為無論結果如何,都會成為香港記者日後採訪法庭案件的指標。

事實上,本港傳媒報道謀殺案時被控藐視法庭早有先例。話說1998年10月10日,五歲男童余梓峰在長沙灣元州邨遊樂場玩耍時,給當時四十二歲的越南籍男子阮榮江以「發光寶劍」誘騙到青山道一個唐樓房間,其後男童遭扼斃,置於尼龍袋內棄屍梯間,疑兇其後並無返回家中。

警方調查後把單位解封,記者進入疑兇居住的房間時,在暗角處發現大量兒童照片,事後交予警方跟進。疑兇案發後五天才落網,此前傳媒報道兇案時,已指疑兇有孌童傾向。警方調查後,發現疑兇有八次案底,其中四次涉及非禮七至十二歲兒童。

男童被殺案於1999年10月4日在高等法院開審,翌日《蘋果》在內頁A9版刊登標題為〈用發光玩具「寶劍」誘騙到家中 孌童癖越漢 涉殺五歲童〉的報道,標題及引言都指被告有孌童癖,但並非法庭上公開的內容。

翌日再開庭,法官斥責報道不準確及有違事實,以可能影響陪審團裁決為理由,下令解散陪審團重審,押後約四個月後再開審,被告最終謀殺罪成,判處終身監禁。

兩宗個案 控罪成立

《蘋果》犯錯後立即向法庭道歉,但律政司在2000年4月14日控告《蘋果》及當時的總編輯葉一堅藐視法庭罪,曾申請入獄令,又破天荒要求報館披露涉事記者資料;但最終法官拒絕律政司要求,《蘋果》毋須供出誰是撰稿記者。

案件在高等法院審訊,辯方律師指負責該篇報道的法庭記者,寫稿時參考過兩份其他報紙過往的相關報道,均指被告有孌童癖,而稿件經過五層上司審閱後都沒有察覺不妥,刊出後始知有錯;但控方指該兩份報紙的報道,是在對上一年刊登的,而非法庭審訊期間刊登。

最後《蘋果》及總編輯葉一堅藐視法庭罪成,法官接納兩名答辯人屬無心之失,亦接納葉一堅以為稿件正確才批准刊登,事後亦肯負責及認罪,判《蘋果》罰款十萬元,兩答辯人要與律政司共同承擔訟費,而葉一堅毋須罰款,但留有案底。

另一宗傳媒被控藐視法庭的兇案,亦是與小童被殺有關。案發於1999年6月30日,四歲童羅劭煒放學時遭擄走失蹤,三天後浮屍青衣醉酒灣,警方追查半年後,拘捕羅童母親的男友林盛德,案件原定在2001年3月下旬開審,在準備挑選陪審團開審前夕,《太陽報》連續兩天刊登與案相關的鑑證系列文章,以虛構法醫講述男童遭虐打及勒頸窒息而死,以及疑兇寓所有男童血漬,文中提及男童真實姓名,以及疑兇的花名和姓氏。

案件翌日開審,辯方律師指《太陽報》報道失實,恐影響陪審員,令被告得不到公平審訊。法官須把案件押後六個月審判,事件亦轉交律政司跟進。同年9月殺童案再開審,最後陪審團裁定被告謀殺及綁架罪成,前罪依例判處終身監禁,綁架罪則判入獄十八年。

《太陽報》事後立即在網上刪除報道,承認藐視法庭及作出道歉,但仍要經高等法院裁決。案件於2002年1月22日審理完畢。高院法官指該宗藐視法庭案非常嚴重,但接納文章是系列報道之一,是記者參考其他報道資料撰寫,以為案件已完結才刊登,並非蓄意妨礙法庭審訊,當時案件尚未選出陪審團,押後審訊沒有浪費公帑。《太陽報》及總編輯李松柏藐視法庭罪名成,分別判罰款十五萬元及三萬元,另須支付律政司訟費。

法官判詞 影響深遠

據現行普通法,藐視法庭罪可判罰款及入獄,沒有上限。以上兩宗傳媒在兇殺案中被控藐視法庭的案例,前一宗已選出陪審團,後一宗則還沒有,最終都要押後審理,以確保被告得到公平審訊。由此可見,是否選出陪審團,並非律政司決定是否檢控傳媒機構的唯一考慮。

值得留意的是,以上案例中,傳媒踩界的報道材料都是「翻炒」舊資料,而非在疑兇被捕及落案起訴後的新材料,且都是刊於報章內版較次要的位置,不是以頭版作重點報道。

另一方面,目前網絡盛行,報館提供的電子版內容,點擊率隨時數以百萬計,持久性和影響力亦遠高於報紙只有紙張印刷的年代。因此,律政司如何處理《蘋果》專訪疑兇的事件,以及如果告上法庭,法官的判詞對傳媒未來發展將有很重要的影響,絕對值得注視。

轉載自《信報》

Advertisements

About 致知 | Spark

歡迎踴躍投稿!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