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社會文化 Social Culture, 增廣見聞 Feed Your Mind

香港工業剩下甚麼?

中國的珠三角經常被喻為世界工廠,但於早於四十年前,這名號屬於香港。在一九七〇年代,香港設有二萬二千間工廠和工作坊,努力不懈地製造由衣服到鐘錶,鐘錶到珠寶首飾的各類產品。直至於九十年代,以廉價勞工作招徠,新開放的大陸市場吸引了香港廠商陸續北上,香港便只剩下百多幢荒廢的工廈,以及很多失去老本行的縫紉、製錶,補鞋工匠。

但故事不在這裏終結。近年香港一群設計師在剩下的工業遺產及傳統工藝上建立一些新品牌,但這究竟這象徵了精通設計的新一代工匠已經誕生,還只不過是香港製造業的最後餘暉呢?

當設計師Kit Lee和Jeff Wan發現四十年的造鞋老號明記因抵受不住貴租而倒閉時,他們購入了明記的造鞋器具,僱用了一位六十多歲的造鞋師傅江叔(音譯)。(Kit說江叔有點怕面對鏡頭,不想透露太多個人資料)兩人為其品牌Shoe Artistry打響頭炮,欲藉此重振以度身訂造為特色的香港鞋業傳統。江叔現時在女人街一個二樓單位工作,而兩位設計師也在那裹開設公眾工作坊,然而兩人的最終目標是搬到明年開幕,荷李活道前已婚警察宿舍的設計中心。

Kit Lee 認為「設計和工業應該相輔相承」。她曾經為一家新加坡時裝公司在大陸做採購。她說「每年都有很多設計系學生投身工作,但他們從來不知道那些物品是怎樣製造的」。她認為香港已經失去與其工業技術的聯繫,「為甚麼我們從來只看中國是怎樣製造生產,而不去看看香港本身可以製造甚麼?」

表面上,Shoe Artistry提供與明記一樣簡單的服務:用高品質的物料,人手製度身訂造的皮鞋。Jeff說:「這些師傅都是訓練有素而且很具彈性,無論是人氣歌手還是腳有問題的,任何顧客想要的他們都能滿足得到。」而他們的計劃已經更進一步,向外提供設計指導。Shoe Artistry也將與香港設計師Kanchan Panjabi合作,以及跟新加坡品牌「Q Menswear」合力推出一系列新款鞋。


女人街的對岸,中環甲級寫字樓大廈之下,TCNY也帶領着類似的風氣,主打香港另一種傳統工藝:西裝。與其堂兄弟Lincoln(張宗豪)夾份經營TCNY的Justin Chang(張奕庭)便說:「從技術角度這承載了很強的本土文化。我們的祖父輩全是在裁縫店造西裝,這就是傳統,我們在造型上落後了,是因為在九〇年代跟時裝秀穿衣服成為潮流。」

TCNY最初於九十年代末成立,而Justin和Lincoln是在一九五三年創立的高檔裁縫店Ascot Chang(詩閣),張子斌的孫子和侄孫,走較輕便現成的路線。張子斌的業務擴展到中國、菲律賓、美國。品牌經過多年爭扎,於二〇一〇年Justin和Lincoln接手後,融合了祖父的經驗和大膽的設計,重新包裝為一個年輕時尚的品牌。Justin說:「香港的所有服裝都由一兩間供應商包攬,所以你只看到一式一樣的形象,但我們不是老派裁縫,我們的師傅年輕開通。可以為西裝注入新風格。」

TCNY正收集一系列色彩奇特的面料,避免用港式西裝單調的黑色、海軍藍色。其招牌剪裁Madison、Soho比一般港式標準的西裝都更貼身。市場經理Jerry Tong便形容:「這比英式西裝的結構要更輕軟。」Lincoln指「港人只因他們要穿西裝而穿西裝」,但他認為可以從較淡的顏色、圖案、少些硬繃的剪裁方面入手,去鼓勵港男享受穿西裝的感覺,而這正是TCNY的另一項目標。為證明這點,TCNY最近為滑板手Nigel Ong設計了一套完全適合在滑板公園穿上,手肘補上皮布的迷彩圖案襯衫,另一套則為本地獨立樂隊的Noughts and Exes主音Joshua Wong而設計。

設計公司Handsome Co.的Billy Potts去年為TCNY設計了新的商標,他說:「假如要你每天都穿上同一套東西,你也會想樂在其中。所以我們把傳統價值和激發創意縫在一起。」


把傳統和創意的混成一體的同樣出現於Handsome Co.的生產線:本地裁縫從丟棄的的士內部裝飾製造出一系列的手袋和鐘錶,但Billy Potts對此方法的局限愈來愈不抱期望。他解釋「製作過程十分麻煩,因為我們要在眾多不能造到手袋的物料中千挑萬選」。Billy漸對能提供更多手工業機會的珠三角更有興趣,他認為「不承認香港工藝已經隨着工業北移的話是愚蠢的」。

他十分懷疑像造鞋這一類手工業會在香港復興,「香港永遠不能像以往一樣,行學徒寄人籬下打工的師徒制。跟師傅學藝,浸淫在一門手藝的概念不錯,但這樣自我設限最終只會失敗。你必須承認香港的發展已超越這種形式。

Shoe Artistry的Jeff Wan與Kit Lee不表認同,Jeff認為「我們想發展一門精品製造業,產量少,品質高,利潤多。如果要在香港發展,我們要跟大規模生產走不同路線。」Kit也補充,「造鞋技藝不是憑空存在,他結合了皮革、鞋繩、鞋線」,而所有生產線依然留在香港,某程度上「這是一整個生態」。

Kit透露本地的訓練學校校長聯絡過他們,希望讓學生學造鞋。他們也以全球潮流開始傾向度身訂造,正代表了更多設計師有興趣學習自製。Kit又說他們希望最終發起一個集合傳統工匠、造眼鏡、造鐘錶師傅的組織,「其他人周末會到商場購物,而我們會周圍尋找不同的工作坊」。

作者 Christopher DeWolf
譯者 貝加爾

譯自〈What’s Left of Industrial Hong Kong

1960年代的香港工廠

1960年代的香港工廠

Advertisements

About 致知 | Spark

歡迎踴躍投稿!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