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史海回眸 History, 增廣見聞 Feed Your Mind

葉建源:香港殖民地教育

在主權回歸前夕總結香港殖民地教育經驗,是十分有意義的事。總結經驗,並非要將百多年來的殖民地教育全然否定。事實上,香港教育制度數經變遷,內容豐富而複雜,真要下價值判斷的話,至少也得同時包含正面和負面的經驗(更多是介乎正負之間)。從正面看,殖民地教育為中國相對封閉的教育傳統帶來大量變異的因素和文化的衝擊,使香港形成了與中國大陸、台灣迴異的教育制度和經驗。這些經驗,如普及教育、績效主義(meritocracy)、大學學術自主權、行政領導受法律限制、以及尊重中小學校的專業決策等,某程度上都帶來積極的意義。至少,中國政府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136和137條中,規定香港在「原有教育制度的基礎上」繼續發展和改進,就是明確地承認原來的殖民地教育體制有其可取而不應隨便改變的優點。

然而我們也無須為殖民地教育帶來的負面效應辯護。殖民地的本質註定其政權的終極關懷並非被統治者的福祉,而是殖民地政權本身的統治地位和利益。其本質也決定了教育目的不在於「喚醒被統治者的民族自覺」,因為這樣做,「就等於讓他們認知殖民政策宰制、鎮壓、壟斷的本質;自覺是引向反叛和革命之路」,1對殖民統治是不利的。所以,殖民政權的教育政策不可避免地是為了延續殖民政權本身,而不是以培養社會未來的主人翁為己任,頂多也只是在控制與剝削之外,以施恩者的姿態給予被統治者一點額外的好處。在這樣的情況下,被統治者要不是對殖民統治感到抑鬱或憤怒(如七十年代以「反殖」和「認識祖國」為主題的大專學生運動),便是被矮化或甚至不自覺地自我矮化成為馴服的次等公民,喪失主體意識,甚或對原有所屬的民族和文化感到莫名的羞恥。某程度上,香港人也在過去的百多年殖民地教育體制中,在有所得的同時,也付出過沈重的代價。

本文無意全面探討整個香港殖民地教育歷史的得失,主要只是集中在回顧香港殖民地教育與維持殖民地統治的關係,以及其所造成的影響。

殖民地教育的形式與目的

殖民地教育並沒有一定的形式,不同殖民地,即使時間一樣,宗主國相同,其教育制度也可能大異其趣。

法國在二十世紀前期曾經同時統治非洲西部和亞洲的印支半島(主要是越南等國)。Gail Kelly曾在其論文中對法國在兩地的教育政策作了詳細的描述和比較,他指出,在西非,法國殖民者並不重視教育,教育也不普及,只有一小部分部落領袖的子弟,能夠進入學校接受十分簡單的基礎教育,學一點簡單的法文。而在越南,殖民者卻十分重視教育,入學率遠較西非為高,所教的法文也艱深得多;而且法國殖民者更花了極大氣力,為越南人創造一套拼音的越南文字。同一個法國之所以有兩套南轅北轍的殖民地教育政策,原因是兩個殖民地的具體情況不同。Kelly指出,西非本來就是教育不普及的地方,法國殖民者無意改變這種情況,其教育政策目標只不過是栽培少數為殖民者服務的低級文職人員和侍應而已。而在越南,教育本來就已相當普及,加以當時越南人書寫時普遍使用中文,與中國關係密切。法國殖民者為了有效地管治,於是一方面大力推廣以法文為主的教育來取代越南人本身的學校教育,另一方面用拼音化的越南文字取代漢字,割斷與中國文化的聯繫。2由此可見,殖民地教育並不存在一套特定的模式。在觀察和總結香港殖民地教育時,這一點認識可以避免我們掉進某些既定的框框之中。

殖民地政權對同化被統治者的意願的強烈程度,是影響殖民地教育的表現形式的另一個因素。有些殖民政權極欲將本國文化加諸被統治者之上,或採取高壓武力,或採取懷柔教化的策略,使被統治者成為次級子民或奴隸。也有些殖民政權無意大規模同化被統治者,對改造當地原有文化不感興趣。

不過,我們仍可以從不同的模式中找到一定的共通點。在由積極同化和無意同化這個極端之間的連續線上,無論那一個殖民政權處於那一點上,它都必須力圖壓抑不利殖民政權的教育因素。對於殖民者而言,教育往往是一把雙面刃。一方面,教育可能助長被統治者的反抗力量,特別是當這種教育植根於被統治者本身的原有文化,一旦失控,對統治者就特別危險。防止教育制度出現後一種傾向,是殖民政權共同關心的主題。

香港殖民地的獨特性

香港是獨特的殖民地,政治上與中國母體分離,地理上卻緊貼其邊緣;吸收大量西方文化,社會構成卻又與傳統中國文化一脈相承;經濟發展遠遠超過中國母體,更駸駸然凌駕於宗主國英國之上。

有趣的是,英國殖民統治者感受到最大的統治威脅從來不在香港境內,而是境外的不同時期的中國政府。在不少歷史轉折點(如1945、1949、1966、1983年等)上,英國都不能不擔心中國政府強硬要回香港的管治權。

與此同時,完全切斷香港和中國母體的聯繫並不可能。一方面,香港大部分人在國族身分上仍視自己為中國人,認同中國的風俗傳統和文化。另一方面,英國在香港的管治很大程度是基於中國政府的默許,英殖民者視中國為潛在威脅的同時,也不得不容許與中國政府關係密切的左派(包括左派學校以及親國民政府的右派學校)在某個範圍內活動。

一九四九年以前的香港教育

第二次大戰之前,香港教育制度大抵是依附於中國更大的教育體系之內。香港人經常把子女送到中國國內讀書,特別是回國升讀大學。3也有一些英語授課的官立學校和教會學校,但數量不多,4殖民政權雖然倚重,但對社會的整體影響並不大,不少學生仍在舊式私熟誦讀四書五經。

大戰結束之後,港英政府對於中國政府的潛在威脅懷有戒心。5南京國民政府通過對僑校的註冊和資助制度,對香港境內的學校發揮相當大的影響,有時甚至直接挑戰港英政府的統治地位。6其後共產黨力量愈來愈大,港英政府由提防國民黨轉而提防共產黨的滲入,一九四九年初,強行解散由親共產黨的民主黨派人設立位於屯門的達德書院,是其中一個例子。7但直至這個階段,仍沒有跡象顯示港英政府打算割斷香港教育制度與中國內地的聯繫。

一九四九年後中港教育連繫的割斷與疏離

香港教育制度與中國內地的關係的割斷,是與二次大戰後的東西方冷戰息息相關的。這關係割斷的現象包括回國升學的人幾近於零,香港政府基本上不承認大陸頒授的學位,兩地課程內容不相連繫等。在一九四九年之後的三十年間,幾乎只有少數香港「左派學校」仍維持著與中國官方與教育制度的聯繫。在一片反共或恐共的冷戰氣氛之下,香港學校的主流也絕少與中國大陸方面有任何交往。8 情況到了八十年代中國實行開放改革、中英簽署聯合聲明之後,才有一定的改變。

在這段期間,港英對於香港教育制度內的中國內容採取了一種「一分為二」的處理方式:

1.對於古典中國,包括哲學、文學、歷史、藝術、傳統習俗等等,採取寬容、優禮的態度。小學課本裏常看到中國傳統習俗及偉人的介紹,中國課程則長期存在著中國語文、中國歷史、中國文學等科目。

2.至於有關現代中國以至當代中國的內容,則幾乎完全排除在教育制度之外。在一九八四年中英簽署聯合聲明之前,有關中國當前的政治、經濟、社會民生、制度、地理以及較近期的歷史發展,都無法進入學校的正規課程。普通話和簡體字在學校教育內長期被忽略和排斥。簽署聯合聲明之後,情況略有改變。

不過,港府並沒有在教育制度中加進反共的內容。很明顯,以香港的微妙處境,殖民政權無意激怒北京政府,因而最好的做法,就是不僅不提反共,而且從根本上在教育內容之中不提中國的現況。

結果是幾十年後香港年青一代對中國現況茫無所知,對民族歸屬也日漸疏離。9當中原因當然非常複雜,中國近幾十年來的發展道路之曲折與坎坷與香港的繁榮秩序的對比,也是疏離感的主要導因,而教育制度幾十年來的「當代中國空白」,也從另一方面削弱了認識和認同的可能性。事實上,現時的教師一般都對當代中國缺乏認識,要進行有關的教育可謂舉步維艱。這就是幾十年來教育內的「當代中國空白」所造成的結果。

政治控制與公民教育

至於與當代中國密切相連的政治意識形態,港英政府更是採取了嚴格的法律控制,一九五二年,港英政府修訂了《教育條例》,對於學校內懸掛帶有政治性的旗幟,以及所採用的課本和教材,都有非常嚴格的管制。同時,教育司署之內設立督學制度,賦予檢查學校的權力,又設立教師註冊制度。10這些措施,實際上都是對於學校內散布「敵對」的意識形態的控制。

對學校內的政治禁制,形成一般教師的政治冷感。不僅共產主義等敏感話題成了禁忌,就是民主、人權、自由等源自西方社會的政治觀念,也絕少有機會傳播。很明顯,在八十年代之前學校教育的目的,只是培育守規矩、安守本分的順民,而非培養有政治和社會醒覺的公民。在這一點上,殖民地政權的目標與中國教育中強調權威服從的傳統取得了近乎完美的結合。

八十年代之後,情況略有改變,隨著代議政制上場、中英聯合聲明簽署,社會人士普遍有加強學校公民教育的要求,因而《教育條例》有關禁止學校內進行政治活動的內容在一九九零年終於被刪除,同時又有了一九八五年面世及其後於一九九六年修訂的《學校公民教育指引》。但是由於幾十年來積下來的政治冷感仍普遍存在於學校教育之內,教師也沒有足夠的知識和能力推行公民教育,直至目前,學校公民教育還是說的多,做的少,一般青少年的公民意識仍是偏向淡薄。

「小英國人」的培育

接納中國傳統文化,並不代表欣賞這種文化。殖民教育的其中一個重要目的,是將被統治者的人生方向,引導向「英國式的上流社會」,11特別是協助殖民者進行管治的秀異分子(elite)。這些「小英國人」明顯地比中國傳統知識分子受到英國殖民者的欣賞和倚重。他們在大學異業後,「皆能居要位,獲厚薪。政府對他們異常優待,其生活水準及社會地位與普羅大眾有重大的距離,他們在這些待遇下,多能安於現實,求取維持現狀,而不欲社會有重大變革。此心態正與殖民政府相同。」12一九一一年成立的香港大學,就是以英語為教學語言、培養高級買辦為目的的大學。成立初期,殖民者滿有雄心壯志,希望藉此在中國發揮英國文化影響力。13

影響所及,在六、七十年代期間,一部分名中學甚至標榜不教中文和中國歷史,改為教授英國文學或法文等,以示高人一等,14甚至有一些學生以不會寫中文為榮。不過,這些現象並不普遍,較多見諸比較貴族化的名校。畢竟港英政府並不需要太多人成為「高級華人」或「小英國人」。

課程的移植

殖民地教育的另一個表現,在課程的「橫向移植」。早期的學校課程和教材受英國的影響甚深,七十年代筆者在中學讀書的時候,很多課本都是英資出版社出版或英國人編著的,有些學校更直接使用英國出版的課本。課程內容方面,社會科目和術科都明顯地帶有殖民地色彩,例如歷史科採用歐洲白人中心的視角,視其他種族為未開化的野蠻人(barbarians);地理科講述美洲、歐洲多於香港本土及鄰近地區的地理。至於音樂、美術,都以西方形式為正統,國樂、國畫及其他非白人的藝術形式,絕少能進入正規課程之內。同樣,在大專課程之中,西醫也壓倒中醫,使後者地位降到極低點。隱藏在這些課程背後的,是以殖民者的生活形態和對世界的認知方式為標準,視殖民者的文化優於被統治者的文化,並且將這種觀念,潛移默化地注入新一代的心靈。

八十年代以後,學校課程逐漸呈現出較多的民族自覺和本土自覺。中學歷史和地理科加強了本土歷史和本土地理的講授,美術和音樂都較以前著重了國畫和國樂的介紹。由此可見,經過七十年代學生運動和社會運動的洗禮,以及一九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後,教育工作者在接受西方文化、西方知識的同時,也開始致力於建設本身的文化認同。

教學語言

港英政府較明顯地進行教育的「改造」是教學語言。15十九世紀以來,官校只佔少數,民間辦的學校較多,則以中文授課為主,一直持續到二次大戰之後。及後,英語在社會上佔有明顯優勢,七十年代以後,政府大力擴充津貼中學,大批母語授課的私校相繼倒閉,而新辦的津貼學校則多採英語授課。雖然港府在一九七四年通過《法定語文條例》,宣布中英文同為法定語文,但與此同時,中文中學卻日漸萎縮。一九六七年,英文中學學生為中文中學學生的2.6倍,及至一九八零年已急升至7.2倍。16踏入八十年代之後,爭取母語教學的呼聲雖然高漲,但中文中學實際上已走入了低谷。直至一九九七年的前夕,母語教學仍處於「叫好不叫座」的弱勢。

語言的習用直接關係著族群的文化歸屬;重英輕中的觀念,也造成了對本民族文化的自我矮化,以及對西方文化的仰賴。不過,舖開後的英文中學並沒有成功地將香港人同化為英國人,由於英語授課模式的失敗,多數學生英語並沒有學好,而中文水平也日益低落,正所謂「中不成,西不就」。再加上複雜的政治社會經濟因素,在八十年代之後,以夾雜英語單詞的粵語為主要媒介的香港本土文化逐漸抬頭,同時也造成了對中國母體及其文化的進一步疏離。

結語

香港殖民地教育的歷史已屆尾聲。百多年的殖民地教育並未有把香港人同化為英國人,但正如其他殖民主義一樣,英殖民者通過教育制度把西方的價值、觀念、制度,加諸於被統治的中國人之上,形成一種外來文化優於本民族文化的社會氛圍,本土的某些文化價值在教育制度中日漸被邊緣化。但另一方面,中國因素仍然在社會生活佔有極重要的地位。因而,百多年來的文化衝突與調和的結果,形成了香港一種既中且西,又可說是不中不西,以至忽中忽西的文化和生活模式。

在最後的十年間,由於主權問題塵埃落定,香港年青一代對本土的歸屬感開始紮根,殖民地教育的發展出現了若干變化,屬於民族的和本土的教育內容漸次抬頭,中西混雜的情況更加明顯。這都是大家熟知的事。

殖民地遺留下來的教育制度將以甚麼樣的姿態延續下去呢?近年香港圍繞這方面的爭論較多,有人認為必須消除殖民地教育,並以民族教育、國民教育、愛國教育等為主體建設新階段的香港教育;17有人認為國民教育實質上代表了一元中心論,拒絕接受香港已具備的本土特色的事實;18也有人認為香港教育實有其值得肯定的優點,不應因主權和政治氣候變化而加以否定。19特別是有關國民教育與本土特點之間的爭論,相信今後還會延續下去。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殖民地教育的影響不會因殖民地歷史的終結而立刻結束,一元中心論的教育觀點也不會因主權變化而一朝壟斷整個香港。百多年來,民族的、舶來的、本土的因素,雖不致於融為一體,至少也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再難以完全區分開來。殖民地教育應該批判,但已難以一筆勾銷。關鍵在於今後香港人必須擺脫殖民地教育體制下的依附角色,真真正正地抱著主人翁的精神,走出殖民地和教條主義的陰影。

注釋

  1. 葉維廉:<殖民主義,文化工業與消費欲望>,張京媛編:《後殖民理論與文化認同》(台北:麥田出版,1995),頁127。
  2. Gail P. Kelly, “Colonialism, Indigenous Society, and School Practices: French West Africa and Indochina, 1918-1938”, in Philip G. Altbach and Gail P. Kelly (eds.), Education and the Colonial Experience, 2nd revised edition (New Brunswick, NJ: Transaction Books, 1984), pp.9-32.
  3. 參看王齊樂:《香港中文教育發展史》,修訂本,(香港:三聯書店,1966),第六章。
  4. 參看Ng Lun Nagi-ha, Interactions of East and West: Development of Public Education in Early Hong Kong (Hong Kong: The Chinese Universtiy Press, 1984)。
  5. 參看余繩武、劉蜀永主編:《二十世紀的香港》(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1996),頁81-97。
  6. Anthony Sweeting, A Phoenix transformed: The Reconstruction of Education in Post-War Hong Kong (H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3), Chap 10.
  7. 盧瑋鑾:<達德書院的歷史及其影響>,《香港故事》(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1996),頁81-97。
  8. 香港大專學生在七十年代舉辦首個回國訪問團,舉辦「中國周」,都被視為左傾現象,反映了冷戰心態中西方與東方的緊張的敵我關係,到七十年代仍佔主導地位。
  9. 有關民族、文化身分的論述和研究不少,近期尤多,如《明報月刊》在1996年8至10月號的專題。此外有興趣的朋友也可參閱梁慧玲等編著的《飲茶請進》(香港:次文化堂,1996),這是一群中大新聞系學生的文章結集,大部分都曾經歷過在本土身分和國族身分之間的歸屬困難,反映了年青一代在九十年代的心路歷程。
  10. Anthony Sweeting, op cit.
  11. 葉維廉,前引書,頁127。
  12. 謝家駒:<分析香港的教育政策>,收入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中文大學學生會合編:《香港教育透視》(香港:廣角鏡出版社,1982),頁47。
  13. 《中國郵報》(China Mail)1952年12月社論以及港督盧吉在1911年香港大學奠基禮上的講話,見馮可強:<帝國大學──從歷史看香港大學的本質>,香港大學學生會編印《港大六十六》(1977)。
  14. 葉維廉在<殖民主義,文化工業與清費欲望>一文中引述了香港英皇喬治五世中學的例子,該校九成學生是中國人,但在校內不准以中文交談,第一語言是英語,第二語言是法語、德語。不過葉氏並沒有說明這是那個時期的現象。見張京媛編《後殖民理論與文化認同》,頁123。
  15. 香港政府一直宣稱教學語言是家長的選擇,見Hong Kong government, government secretariat, The Hong Kong Education System (HK: Government printer, 1981),頁16。
  16. 數字引自王齊樂,前引書,頁327。
  17. 包括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見該會編:《香港教育與一九九七研討會文集》(香港:該會編印,缺日期);特區行政首長候選人董建華、李福善、吳光正、楊鐵樑等的政綱。
  18. 例如蔡寶瓊:<政治的教育,教育的政治>,《明報月刊》,1996年9月號,頁28-30。
  19. 例如程介明:《政治變動中的香港教育》(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1995)。

(葉建源先生為香港教育學院教育管理及專業支援系講師)

Advertisements

About 致知 | Spark

歡迎踴躍投稿!

Discussion

2 thoughts on “葉建源:香港殖民地教育

  1. 中午我携老婆、儿子去爸妈家蹭饭,我弟一家三口也在!他家小孩–也就是我侄子才1岁四个月!吃完饭,我坐在沙发上,小侄子站在茶几那里还不停的抓吃过的鸡骨头玩,扔地下了两个!我就去捡,捡的时候看到地下有颗枣(午饭喝粥里面有枣),就捡起来了!一捏–软软的–热热的! 我靠………….一声惊叫! 这臭小孩拉屎了!

    Posted by charles-williams.memory-of.com/boke/ubbindex.aspx | November 28, 2013, 3:21 PM
  2. 英國殖民完到中國殖民xd

    Posted by mrsmallbee | September 20, 2016, 4:57 P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