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社會文化 Social Culture, 藝術生活 Art & Lifestyle

兩種「真相」

from the internet

from the internet

兩種「真相]你願意相信那一個?

近日著名荷里活女星安祖蓮娜在《紐約時報》以〈我的醫療抉擇〉為題,擇文訴說在發現癌症以前,決定自行切除雙乳,以減低患癌風險的心路歷程。她上月完成整個手術及乳房重塑程序,擇文鼓勵女士進行基因檢測,關注乳癌。

文中,安祖蓮娜表示她的決定原於自身親身經歷,其母親與癌症搏鬥超過十年,幾經艱辛還是不敵癌魔,6年前才56歲就去世。由於感受過失去媽媽的痛,她不想子女將來有同樣痛苦。她發現自己帶有癌症遺傳基因,有87%機會患上乳癌、50%機會患上卵巢癌。於是,她就先 發制人,自切雙乳,將患乳癌的機率由87%減至只有5%。

此文一出,迴響甚大,評論兩極,駭然出現兩種「真相」。

一種,為普遍傳媒所取的角度,讚揚她的勇氣及母愛的偉大。宣揚對乳癌的關注、不要諱疾忌醫,等「正面」訊息。另一種是質疑之聲,認為安祖蓮娜被騙作高風險手術,給高風險手術作代言等等。甚至有人懷疑統計數字的真確性。

平心而論,質疑之聲亦有其道理,如健吾文中所言這只是「其中一個」處理方法,健吾質疑美國的醫療霸權。醫生、藥廠、志願組織一條龍宣傳價格高昂的檢查、手術、藥物亦有一定的立論基礎。

行文與態度問題
健吾在文中提到其質疑之聲在面書受到攻擊,我認為與其說因其論點引起,更大原因是其行文方式與態度的問題。"我只是,在facebook問了一句:通識題:因為有可能患乳癌就切除乳房。那麼,如果醫生說某人有自殺傾向,是不是就要先將佢殺死?”筆者認為以輕篾的態度及不當的類比,看待這件嚴肅的事情是問題所在。

另一篇掀起大量爭議是載在主場新聞的文章-安祖蓮娜乳房的文化經濟學的問題更甚。文首「原來是取出乳房組織,再植入填充物,表面乳房形狀不變。」最後一位朋友總結:「即係隆胸姐~~」 。這篇文章令人感到作者的態度輕篾而傲漫,好像這個決定很容易一般。文章想帶出的同樣是美國的醫療以市場主導的問題,亦有論點,論據,但行文輕浮,令人看得很不舒服。

兩種「真相」
今次安祖蓮娜事件的兩種解讀,令我想到<少年PI>的劇情。對於海難的經過,PI有兩個故事,一個是與老虎柏加共患難,產生似有若無的友情,見到美麗飛魚景,去到神秘美麗的小島。最後獲救。另一個較合乎「常理」但殘酷的「真相」,是PI要靠食母親,廚師死去的身體來維持生命。
最後,兩位日籍調查員不能接受殘酷的「真相」,還是覺得奇幻之旅令人較比好過。於是以此經過作報告結論。

換言之,大眾還是遍好正向思考,太沉重的沉思會令他們受不了。除非有證據,安祖蓮娜被醫療機構誤導,做宣傳,但這「真相」太殘酷了。還是正面的報導,令人對人生抱多點希望,好像多點自主性。

Advertisements

About 學人

胡適:「現在有人對你們說:犧牲你們個人的自由,去求國家的自由!我對你們說:爭取個人的自由,就是爭取國家的自由;爭取個人的人格,就是爭取國家的國格!自由平等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來的!」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