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政論縱橫 Politics & Philosophy

功利本土論

969628_492761257461581_798921881_n所謂「本土派」之崛起,近年坊間輿論,本壇筆者皆有論及,坊間大多是歸咎於中共的魔掌愈漸迫近,大陸自由行之湧現以及其失德行為。鼓吹「本土」者多以香港臨界點形容之,將之描繪為陸港兩地你死我亡之生死關頭。筆者也曾指出,「本土」興起,實為民主派路線分裂之結果。不過上述兩點,皆無以解釋「本土」崛起之全貌。最終「本土」何以於網絡急速壯大,歸根結底正是契合了港人煽情功利之特質,也使這香港「本土」論述深具本土特色。

為本土正名

首先必要把本土一詞正名。早在「本土」論述未風行之先,筆者早有一篇〈回眸黃金年代:從粵語流行曲看香港本土意識〉大談七、八十年代香港之本土意識興起。及至過渡期間,殖民政府刻意把本土意識植入於港人身份當中,九十年代香港學之興起,也包括了孫文在港革命事跡之重新發掘,香港成為中國民主之推手和基地,逐漸成為香港有別於中國但相連之獨特角色,加上了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追求於八九民運後突然爆發,更漸次成為了香港核心價值之一部份,到此為止,這種香港本土論述處於蓬勃,也與民主中國的使命遙有呼應。

直至天星、皇后事件,及後成立的本土行動和最近興起的本土研究社,則是從土地發展入手,抨擊香港的地產經濟複合體,較為左傾。這一路本土派,亦是早於陳雲的城邦論源起。因此,無論是陳雲的城邦論、其他歸英論、獨立論、蝗蟲論等排外極右觀點,莫單以「本土派」之名冠之。若以這類言論總括所有立足本土,守護香港之人士,實陷七十年代以降,各門各派的本土論於不義也。

名為本土,實為功利

然而這種城邦論、右翼本土派為何急速冒起,反有吞噬其他本土思想的空間呢?最深層的原因,還是它訴諸了每個港人的自身利益。學額、奶粉、福利、樓價,凡此種種本土議題,皆是涉及到切身利益資源的考量,比之中環區幾幢舊建築、人權法治等不着邊際的普世價值實際得多。公道點說,大陸移民也的確攤分了一些港人的資源。如是者學額、奶粉、福利勝,而人權、法治、公平敗也。當自由、民主、人權是有利港人之個人利益時(如今天作以反共反大陸之利器),他們欣然贊成,但當一天當自由、民主、人權不利他們個人利益時,他們則大加反對(如中國有民主將對香港宣戰這類熱門怪論)。

香港經濟對比大陸彼強我弱,也激起多年來騎在大陸人頭上的港人危機意識,因此「反蝗衛港」的口號,正正符合了港人的心理需求。這種功利之本土論述,與其說成是近年興起之本土派,倒不如說是香港割讓以來,一直主宰城邦命運的區區「利益」二字而已。直至英國撤出前逐步去殖,自由、民主、人權也不過二十多年的光景,一招功利導向,迅速打回原形。

縱然極右論述鼓吹利己主義,漠視人文價值及公平公義,削弱公民社會力量,其支持者總以舊路線向中共追求民主公義二十多年一無所得,何以不另覓近途試走偏鋒?這類言論確實是只談「有用冇用」,投機功利論的另一寫照。莫不想想甘地、曼德拉、昂山素姬、劉曉波,堅持二、三十年的舊路線,何曾有一天會跑出來說他們所堅持的理念「冇用」,而隨手丟棄?只要堅信公義及擁抱普世價值,何懼勝利是不在己方?可惜是一些本土論者視政治運動是一場追捧換購史努比的跟風潮流,又或者是股票樓市的投機炒賣,今天這個似乎沒有升值潛力,就轉投另支,明天那個也好像冇用了,那再轉售另圖賺錢門路。這也等同那些商科生笑文科社科生是文科膠、社科膠一樣,胸有詩書,幻想人文公平社會又有何用?萬不及商科賺錢實際。這種即食投機性格,正切合香港仔特色。

煽情文化配搭族群論述

功利本土論網絡火紅,也歸功於露骨煽情的文宣。煽情手法去描寫大陸人的失德百態,截圖加上幾個字型龐大煽動字句,這類大字報,自然讓深受八卦周刊及幾份大報啟蒙的港人在網絡瘋傳。這類煽情報導的網絡新聞,也深得香港主流媒體的真傳。其實巴士阿叔釀成的網絡爆紅早有前科,而陸港於公共地方對罵,加上了兩地本身族群對立,所造成的影響力更加無遠弗屆。極端本土派總以非此即彼,非理性的鬥爭語言去鞏固族群論述的團結,掩蓋本身的缺陷。極端論者把非議他們的人,又或者每不站在他們立場的人,出於人文關懷或同胞情誼而同情對方的人打成左膠、大中華膠,莫不以他們最終會出賣港人,損害自己利益的煽情理論去打擊對手。本土身份凌駕一切、非黑即白的思維、難以妥協的零和遊戲、陰謀論之作祟等,早就見諸於Robert Dahl、Donald Horowitz諸政治學者關於族群的政治著作,而這些特質正正與民主理念及公民社會相違背,但現在卻在香港愈發愈大。

以利益掛帥,本為香港開埠以來庸俗不堪卻又主導城邦的本土特色,及至八十年代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生根,港人方擁有一個更高層次的理想價值。普世價值既不容於中共,香港的民主進程因而停滯,難道我們又要放棄普世價值?功利掛帥之本土主義,不能辨認人文價值,公平正義,只不過是走回頭路而已。陸港資源之爭務必以政策調和,倘使訴諸至族群鬥爭,甚或以蝗蟲論極端手段只圖短利,則有百害而無一利。盼港人都能務正學以言,無曲學以阿世,重拾正途也。

貝加爾

Advertisements

About 貝加爾

飢餓藝術家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