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社會文化 Social Culture

梁文道:仇人也是鄰舍

這些年來,目睹香港警方處理群眾集會和社運人士的手法,真不能不懷疑他們到底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是不是真的成了朝廷鷹犬,成了某種政治主張的捍衛者。然 而,在看到劉達強警司慷慨激昂的發言之後,在看到一些警員的憤怒迴響之後,我又不禁反過來想問:我們是否真的瞭解他們的立場、情緒及心理呢?

香港警察不止是全世界其中一支編制最龐大的警務機構,也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專業的警隊之一。香港治安不錯,他們功不可沒。恰巧我又認識一些做警察的朋友,使 我覺得這兩萬八千多人不可能都是許多人口中的「共狗」,存心打壓遊行示威的市民。所以我更加好奇,當這麼多人在抗議他們處事不公,批判他們淪為政治打手的 時候;那一個個穿着制服、面無表情的警員究竟在想些什麼呢?

這並不是要叫大家簡單地「寬容」,因為「寬容」往往輕易地被用成一個骯髒的字眼,只不過是體制要求大家忍受不義的藉口。我想說的是比寬容更加基本的東西,那就是「瞭解」。瞭解之必要,乃在於一個難以動搖的前途:到了最後,我們還是得生活在一起。

沒錯,不管你有多討厭陳淨心,最後你還是要和她一起共存在這座城市。不管你有多不喜歡法輪功,他們也還是這個地方的一份子。或許你是「熱血公民」的支持 者,是「民主黨」的忠誠黨員,是「民建聯」的不二之臣,是「愛港之聲」的老實粉絲;或許你認為其他人在出賣香港,覺得其他人想攪亂香港,是「港奸」,是 「走狗」;但是很不幸地,就算到了香港有了民主普選的那一天,他們也還是你的「同胞」(fellow citizens)。

一位和我政見不同的老朋友曾經在網上激動宣稱,等到支持他那一派的人取得政權之後,等到香港「真正民主」之後,要叫我這種人「無地容身」。我也很願意這個 世界上真有一種可以讓和自己不同立場的人都滾出去的「真民主」;可惜沒有。我們如何共同生存?在我看來,這始終是民主政治的首要問題。

Advertisements

About 致知 | Spark

歡迎踴躍投稿!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