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史海回眸 History, 放眼世界 International Affairs, 政論縱橫 Politics & Philosophy

練乙錚: WTF+.真善忍.佔中.百佳.警隊


在那「火紅的年代」,在筆者參加的一些左派學運組織裏,教師人數不少,但成員對粗口的看法一般是,偶爾講幾句不僅無傷大雅,反而更是「與無 產階級打成一片」的一種體現,有助開展低下階層的群眾工作。個別不能習慣甚或反對粗言穢語的同志,領導一般都會很有禮貌地包容,但背後會認為那種語言潔癖 是「小資產階級」的。


一、續WTF

那些年,相熟的同道見面,先互相「國問」一句以示親暱,乃十分平常。不過,大家當時都同意一點:起碼有一個情況,講粗口是絕對的「壞事」,那就是在做中間群眾思想工作的時候,不小心一句中文版的WTF之類的東西衝口而出,把工作對象嚇怕、嚇跑。

此 外,大家也許記得,六七十年代美國學運最流行的一句革命口號是「Up the ass the ruling class!」這句正牌粗口完全押韻,示威群眾一面揮拳一面音節正確地喊讀的話,很有氣勢很鏗鏘(Up╱the ass╱the ruling class!),而且造句不依足正統英語語法,更顯反叛本色,左派不視之為粗鄙而視之為豪邁。

斯文一點應該,尤其在教育界。不過,左派、「愛字幫」此時高調提倡淨化語言,可謂「一時唔偷雞做保長」,令人覺得太會變臉,不知哪一張臉是真、哪一張臉是假。

二、向圈圈功學習「忍」

最新的證據顯示,教師林慧思不止喊了WTF,還爆了一句「國罵」。這就越過了香港多數市民可以接受的倫理底線,政治上不僅壯了當權派聲勢,更令她的一些「粉 絲」進退維谷,對她自己而言也非常不利,最終連教席也可能不保。顯然,一時不慎的過分「豪邁」,不僅對當年的左派群眾工作不利,對今天大家爭取民主的事業 也會產生不良影響,都因為關鍵的中間派,從來也比較保守。小不忍,亂大謀;這就令人想起事發當日的原來主角:法輪功。

法輪功在大陸受中共的 打壓不可謂不深(且不論這個團體的文宣有多少真確,單是看獨立媒體多年來的報道便知道,其成員受中共的打壓,絕對不比港人當年受英港殖民政府的打壓少)。 然而,法輪功學員儘管受此虐待,卻依然堅持一個「忍」字。其始創人李洪志這樣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着於顧慮心之忍;根 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

這種「修煉者之忍」,有多少他們的學員能夠掌握,筆者不知道,但從其成員在公開活動時的平和與 忍讓看,的確有值得大家佩服的地方。事發當日,法輪功學員合法行使公民權益,遇挑釁而能始終平和以對(混亂中,有一名學員被「愛字幫」告稱打人,警察找了 一個晚上也找不到證據,問話後獲釋);這種十年如一日的功夫道行,與「愛字幫」橫空出世一年不到便搞得滿城風雨的「親中亂港」行徑對比,高下立見。法輪功 能忍讓,不等於沒有影響,這從十四年前幾千學員上訪北京靜坐中南海開始,到今天全世界幾乎每一個華人聚居的角落都有法輪功活動,便可見一斑。

(按:「法輪功」三字在非禮勿視的大陸遭禁,當地網民多用「圈圈功」這個叫法替代。)

三、違法達義

這部分和佔中理論有關。

「公民抗命」的理論始創人、實踐者認為,活在不義的政權之下,面對某些特別惡劣的苛政,違法達義是公民的一個責任。重點是「責任」兩個字。

每一個有文字的民族都有自己的若干「聖典」。猶太人有《塔納赫》,共三部分二十四卷,內容與後來的誓反教《舊約》差不多;此外還有《塔木德》,界定猶太民族的道德觀念和行為規範,分六十三小冊,六千餘頁。漢民族有「四書五經」,字數不多,相當簡約。

美 國人立國二百五十年,亦有自己的經典(即所謂的scriptures of the nation ),不過,內容指哪一些,則未有嚴格規範,一般認為應包括立國時期的若干政治文件,如《合眾國憲法》、《聯邦黨人書》,等等,以及一些最能代表美國立國精 神的十八九世紀文史哲精華;後者包括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1817-1862)的兩部作品《瓦爾頓》和《公民抗命》,殆無疑問。《瓦爾頓》是一本百餘頁的小書,作者以自己在湖邊獨居生活的體驗, 講人和大自然的關係;《公民抗命》則不過是一篇二十頁的長文,也是從自身實踐出發,講公民和政府的衝突一面。

前無古人,梭羅這篇短文的國內 外影響巨大,對後來的美國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和印度國父甘地,都有重要啟發(對甘地的直接影響,見The New England Quarterly 1956年12月號G. Hendrick文章,網上JSTOR免費閱讀)。不過,因為甘地的實踐的意義着實重大,不少人遂以為他是公民抗命的始創者,反而把梭羅忘記了。

公民梭羅抗的是什麽命呢?他為什麽要抗命呢?

1846 年7月某日,稅局的人找梭羅,命令他繳交拖欠了六年的人頭稅(合共九元),梭羅拒絕,被投入獄。美國當時一些州設立的人頭稅,有強烈的政治涵義;不交此稅 的人,就沒有投票權,但只有白種人才有繳交此稅的「權利」,而有此「權利」而不「利用」者,則要坐牢。有這種種族歧視惡法的地方,不限於美國當時還設黑奴 制的南方各州;梭羅是麻州人,麻州在北方,號稱開放,卻依然有此法律。梭羅反對黑奴制,自然不願意繳交人頭稅。不過,他如此抗命,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1846年,美國以邊界劃線糾紛為藉口,以大欺小,對墨西哥宣戰,勝利之後,強迫墨西哥以低價渡讓大片土地(即整個美國西南,約為今天該國版圖的五分之一)。梭羅對此非常反感,認為自己的國家打了一場不義的戰爭。

他在文章裏把這兩個原因講得很清楚:「……當一個號稱自由之家的國家裏有六分之一人口是奴隸、當一個國家被外國軍隊無理侵佔而須受軍法統治,我認為正直的人 起來抗命,正合時宜。被侵佔的國家不是我們的國家,侵佔他人國家的軍隊卻正正是我們的軍隊,這點令抗命的責任更形迫切。」梭羅以身試法、口誅筆伐批判自己 的國家,為的是國家的政權和行為墮落了。面對這種墮落,梭羅認為,「違法達義」是公民的責任而不僅僅是選項。

一個國家的偉大,並不是只看她的經濟如何強勁、軍事如何了得,而是要看她的「國本」裏頭,有沒有真正高尚的、有普世意義的、當之無愧的人類思想精華。

四、從超市行業平均利潤看「和黃撤資」

百佳賣盤之說熱傳,不僅屬下員工忐忑,那些靠它作為食物安全最後一道防線的港人,也明顯感到不安,不知花落誰家,擔心最後連飯桌上也中港融合了,一起吃地溝油。

商、 政界人士當中,比較敏感的,馬上聯想到是項消息是否長和系資本撤離香港的先聲;雖有集團高層出面聲明有關考慮乃「正常商業運作」,亦不解這些人士之惑。及 後長和打破一貫做法,臨時取消中期業績報告會後的記招,再加上長實傳出可能脫手嘉湖銀座物業的消息,遂有更多關於撤資論的捕風捉影。為此,筆者試提供一些 比較客觀的線索,供大家思考。

支持「正常商業運作」說法者,認為百佳近年的4-6%平均利潤率偏低(一說是1.5%,筆者估計那是邊際利潤率),賣盤是集團去蕪存菁的理性行為。這個說法未必正確。一般而言,超市行業是典型的「薄利多銷」行業;在發達國家,此行業運作效率奇高,但利潤率比起絕 大多數其他行業卻大大偏低。2010、2011年的資料顯示,美國和加拿大的超市平均利潤率在1%至2%之間。

研究還顯示,只有小超市、特色超市的利潤率較高,可達3.5%甚至6%。故從經濟學的觀點而言,百佳的4-6%表現其實很好,和佔市場份額首位的惠康差不多(北美資料見http://yourbusiness.azcentral.com/profit-margin-supermarket-17711.html 及此網頁提供的第一個參考連結)。

此外,所謂「正常商業運作」,於大企業而言,作重大決策的時候,各種政治因素的考慮,至為重要;「商業」與「政治」其實密不可分,故如果撤資的原因包含了關鍵政治因素惡化,也完全是「正常的商業運作」。商貿雜誌《經濟人》下設的「情報單位」,提供一百八十七個國家的經濟、政治狀況分析,收費很高而其門如市。

筆者從來沒有興趣亦不善於對個別公司個別人士的企業行為作主觀臆測或心理猜度,而只着眼客觀分析;早在一年前,便曾按當時環境,認定「唐梁之爭」的背後是港陸政經利益板塊之爭,營商環境對敗選的一方而言,必定惡化,撤原有資金、減少投資、降低投資增幅,都會成為選項,選哪一個,視乎形勢變得多險惡而定(見 2012年3月23日絀作〈大和解含大騙局 東方紅鬥女兒紅〉。今天,筆者這方面的看法依舊,對與不對,由往後的發展決定。

五、警隊淪陷?

表面看,有這個趨勢。據某退役警隊成員的說法,日前的批鬥林慧思大會,參加的退役及現役警察多達千人,而警隊一哥竟認為該活動非政治性,員佐於工餘參與,完全合法。如此重新解釋「警隊中立」,便是墮落的一個線索。不過,底下的變化可能更複雜。

納 粹德國的日常維穩工具有三,一是衝鋒隊(亦稱「褐衫隊」,簡寫SA,上周介紹過),主要由比較年輕的政治打手組成,類似香港的「愛字幫」和大陸地方維穩辦 僱用的政治流氓,不同之處,僅僅在於褐衫隊不是在幹最骯髒鎮壓之時,穿劃一整齊的制服亮相。二是保衞隊(Schutzstaffel的直譯,簡寫SS,亦 稱「黑衫軍」),源於希特拉和納粹黨的私人保安隊,人數較褐衫隊多,在「領袖」心目中的地位也更高,後來變成「黨警」,用來公開對付反對派和不滿納粹暴政 者的工具,並逐步滲透進正規(非黨)警察隊伍中,把後者也變成專政的幫兇。三是秘密國家警察(Geheimne Staatspolizei,簡寫Gestapo,中譯「蓋世太保」),以極端殘酷的手法對付人民,醞釀恐怖氣氛,令人人自危。

香港會否最 後墮落到如斯地步,目前還難說。不過,廉署已經開始腐化,理應中立執法的警隊接連出現偏差,人們不禁要問,下一步這些執法機構往什麽方向走?答案很簡單, 如果香港社會繼續按梁振英的「中港融合」方案挪移,則警隊最終淪落、與「愛字幫」合流而互相滲透互為表裏,就是定局。因此,大家有必要看清楚「融合」的 「母體」裏的相關景象。

中共發展了納粹體制,武力鎮壓人民的工具變三為六,有受僱的政治流氓、城管、公安、武警、國安,還有可出動坦克但沒 有橡膠子彈的解放軍。大陸近年的群體性事件,平均每天發生兩百多宗,全靠這六件工具鎮壓擺平。在這個維穩體制鋪天蓋地的「法治大國」裏,法治是笑話,管治 靠暴力,而前幾天《大公網》轉載《南都》報道說網民揭出上海法官集體前往「黨政機關出差定點飯店」嫖妓的那回事,則不過是一條短短的花邊新聞(http://news.takungpao.com/mainland/focus/2013-08/1805138.html )。

原刊於2013年8月12日信報

Advertisements

About 王亭

瘋聲乳聲麻將聲,聲聲入耳 鳥事破事地上事,事事關心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