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政論縱橫 Politics & Philosophy

台蘋論:王金平高明但缺深度

王金平反君側不反皇帝的表演,非常中國政治風格。站在民主機制與文化的觀點,本來期待他為國會權嚴正斥責行政權,為全國上一堂民主政治分權制衡的課;但他卻採取放過馬總統和行政院長的戰略,只駁斥特偵組的非法濫權,避重就輕,浪費一次伸張國會權的天賜良機,令人惋惜。

《中華民國憲法》制定時,考慮到鞏固蔣介石的行政大權,便以孫文五權憲法為藉口,將國會權拆裂為立法與監察,使立法權沒有調查權,如此可使行政權一枝獨大。從那時起,立法院就是行政權的立法局,唯命是從。及至民主化之後,立法權雖地位大大提高,但仍沒有到達西方民主國家國會的崇高地位,沒有與行政院平等的權威,也缺乏制衡行政權的完整權力。馬總統敢於如此喝斥國會議長,即種因於兩蔣黨國體制時代,行政權對其他權力的優越感。王若挺直脊樑,站在國會權的公立場,而非自己冤屈的私立場,直接大義凜然地抗議馬的態度,就能為立法權爭得應該有的尊嚴及地位。王不必畏懼馬,根據《憲法》,總統無權更換及指揮立法院長。
暗示馬遭小人包圍

從「政治權力的行為科學」角度看,權力的爭取必須錙銖必較,寸土必爭。行政權一直壓抑國會權,就因為過去的立委很少為立院的權力與政院據理力爭,民眾支持行政權也多過國會權,還經常指責立法院搗蛋掣肘,為反對而反對。從昨天王放過教育馬的機會,就知道行政權輕視國會權實在良有以也。
放在華人政治文化的格局裡看,王昨天的表現相當高明,遠超過衝動的馬總統。王從情、理、法三個面向簡要說明自己的冤屈,暗示馬遭小人(特偵組)包圍,陷害忠良,把此案重現古代中國歷史裡的忠良vs.小人的刻板印象,讓民眾一聽就懂,迅速奪回民意的高地,使馬營陷入進退兩難的窘境。
雖然熱番薯丟回國民黨手裡,但王還是要解釋為什麼曾勇夫和陳守煌都承認王曾打電話給他們,要求檢察官不要濫行上訴?而且王向柯建銘回覆:「勇伯說已經OK」是什麼意思?昨晚的解釋語焉不詳,我們期待王能更清楚地向全民交代。

Advertisements

About 學人

胡適:「現在有人對你們說:犧牲你們個人的自由,去求國家的自由!我對你們說:爭取個人的自由,就是爭取國家的自由;爭取個人的人格,就是爭取國家的國格!自由平等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來的!」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