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藝術生活 Art & Lifestyle

夜,未晚

我喜歡夜,尤其是寧靜的深夜,當世界已經睡死在床上,facebook再沒有人更新狀態,只剩下外地的專頁因時差的關係變得活躍。我的夜才正式拉開序幕,這個讓我獨佔的深夜。

家窗對住一盞路燈,它佇立在三條馬路的交匯中心,馬路交錯劃出一座三角形的孤島,路燈就是島上唯一的燈塔,照射地上的世界。燈柱有七八層樓高,黃光,在夜裡靜靜的懸在半空,與地上往來行走的汽車的車頭燈呼應,一對車頭燈在黑暗中卑微地呼喊,極像碌碌蟻民,停停走走,四處奔波,唯有那高高在上的一團黃光,高傲地俯視世間萬物,對愚蠢的人類不屑一顧。

這是夜裡最佳的風景,我自小已很歡這團黃光,下雨時總愛埋首窗邊,看著燈下雨絲給映成金黃色的線,為那團安詳的黃光帶來動感,我尤愛看那朦朧的光暉,雨中的光暈是最美的,有種說不出的淒美浪漫,而黑夜中的光暈,上演著光明與黑暗的角力,但黑暗好像無意吞噬那燈下的光明,黃光也只是孤單地懸在半空。

汽車滑過路面聽起來就像海浪聲,飄泊到來的風在找尋一個未睡人的心靈寄宿。我常在夜裡聽歌讀書,在無盡的黑夜掌一盞燈,燈光夠著的範圍是一個新世界!這是完全由我操控的世界,我可以聽搖滾、鄉謠、民歌、藍調,讓情感釋放在這個封閉的世界中。案頭的書本卻是另一個世界,埋首書海讓人離開客觀環境,進入作者創造的國度,或者理論世界。羅琳讓我熟悉她構想中的霍格華茲魔法世界,施耐庵讓我看見水滸英雄聚義梁山的氣魄,羅貫中教我聽見戰場上的擂鼓鳴金,村上春樹給我嗅到了接近死亡的憂鬱。

我仍然喜歡夜裡的紙的粗糙質感,紙與紙磨擦發出的簌簌聲響,堪比充滿質樸感覺的原聲音樂。

有時候,腦海忽地冒出一個念頭,一直湧到胸中,似要爆炸的感覺,那種翻騰的聲音剛好掩蓋了微弱的心跳,但也不足以在日間被聽見,這是發自內心的呼叫,一種非寫出來不可的衝動,夜晚的思路有如河邊的石頭一般光滑,筆在紙上飛舞,心頭的石頭愈發碎落,直至盡吐心中所想,才覺暢快無比。

夜,仍未晚。當世界在沉寂之中死去,我的內心方在此間慢慢甦醒,在無限的宇宙跳躍,我喜歡夜,喜歡只屬於我自己的夜。

原文按此

Advertisements

About 珍瓏

香港記者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