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社會文化 Social Culture, 電光戲影 Films

《無敵破壞王》的反童話公式

Wreck-It Ralph Poster

拿着那紅白機、Dreamcast、N64,對着那孖寶兄弟賽車等經典遊戲廢寑忘餐的日子,還有那8 Bit的畫面和背景音樂,可算伴隨八十後童年的美好時代寫照。世界潮流十年一個循環,近幾年來無論是七、八、九十年代的流行玩物都曾經被外國的文化創作循環再用,新科技加舊經典的fusion,大眾都頗為受落,也有音樂人大玩八、九十年代的8 Bit電子音樂,亦蔚為一股風氣。玩街機、8Bit懷舊風的,一年前迪士尼製作的電影《無敵破壞王》(Wreck-It Ralph)可算是姍姍來遲,但以其故事來說,這套配搭舊遊戲元素的3D動畫很有驚喜。

故事的主人公是活在七十年代街機Fix-It Felix, Jr.中的壞蛋角色Ralph。他的任務是破壞大廈,然後讓遊戲中的主人公Fix-It Felix, Jr.用他的神奇金槌修復大廈。Ralph厭倦了做壞蛋又要受人白眼,為了證明自己都可以像Felix一樣拿到獎牌,他決定出走到最新的射擊遊戲街機Hero’s Duty去拿獎牌,但當然惹上麻煩了。Felix為了找Ralph,也到了Hero’s Duty,更遇上了那遊戲的女主角Sergeant Calhoun,並展開了一段戀情。有趣的是,來自七十年代街機的Felix是一個8 Bit構圖而且身形細小的男人,對比Sergeant Calhoun精細的解像度,完美的身材以及女英雄的角色設定,兩人的外形差天共地。Ralph也在誤闖一個設定取材自孖寶兄弟賽車的街機Sugar Rush中遇上了一個因遊戲設計出現故障,身體經常閃爍不定的小女孩Vanellope,他們兩人更因此惺惺相惜。

早於多年前,迪士尼便經常遭到文化學者的批判,指其多年作品中王子打敗壞蛋,拯救公主的童話模型粗淺地為兩性的角色和關係定型。公主要找到白馬王子的想法,依然長留不少女性心中。而男性要拯救女性的「英雄」角色,也一再加強女性需要被男性保護的所謂「定律」。《無敵破壞王》的街機遊戲內,本來也是重覆着打敗壞蛋的英雄的迪士尼式故事,不過故事的兩個主角不是遊戲的英雄,而是天生被設置成壞蛋或故障的失敗者。但他們不信天命,試圖衝開這個被設定的框架,讓壞蛋、故障的都可以當一次英雄,這便跟迪士尼傳統的王子公主式童話公式完全相反。這種敢於衝破社會界限,追尋夢想的純真無懼,也如筆者早前寫的美國人的〈美國夢〉略有相似。

其實早在夢工場以《史力加》廣獲好評開始,便已迫使以往的迪士尼公式轉型。《史力奇》便對迪士尼動畫中粗淺的角色定型極盡戲謔之能事,主角是隻醜妖怪、公主是個胖醜婦、王子反而是奸角、白馬變成了驢友、惡龍是女性而且很溫柔,以往童話中的壞蛋都通通變成了好人。夢工場對迪士尼動畫龍頭地位的挑戰,也迫使了迪士尼要在製作故事加以改良,也加入了《史力加》的元素,例如《怪獸公司》便是以嚇小孩的妖怪為中心的故事。而且這一套《無敵破壞王》更加是寫反派人物和側面角色寫得挺為感人。甚至到故事最後發現Vanellope是一名公主,Vanellope都拒絕公主的稱號,認為公主身份不適合她,反而樂於享受她男仔頭、有點故障的自我,這是否對以前迪士尼童話公式的自諷,或者對那些對迪士尼批判的回應呢?而Felix縱然在外表上與Sergeant Calhoun毫不匹配,最終也能抱得美人歸,完全打破男才女貌的王子公主美滿結局。

當然,迪士尼的故事和角色設計愈見多元化也只不過是迎合市場而成。觀眾開始對傳統的童話故事有反思,也多了夢工場提供了迪士尼以外的提供王子公主公式的另一個選擇,由此可見競爭的影響是多麼巨大。香港電視發牌遭梁振英推倒,也對香港的娛樂工業以至港人創意有不可估量的負面作用。一如筆者很早之前所寫,無綫電視為毒害香港的大毒瘤。無綫多年來壟斷香港電視界,愈見苟且因循,劇集來來去去都是同一批演員,同一類劇情,千篇一律。更大問題是,大部份無綫劇集都只是灌輸另一種「童話」公式,男人應該要像個「男人」,女人應該要像個「女人」,是理所當然的性別角色。而且每個主角都要被安排一條感情線,就似人人都要找一個幸福依歸,女人到三十多歲未婚便是有問題。無綫的劇集也鮮有為還有不時出現「天下無不是之父母」,家庭和諧為美滿幸福的象徵,除了爭產、失散相認之外的家庭問題幾乎不存在,更鮮有圍繞單親家庭、同性戀而寫的故事。

但這個罪咎也不能只加諸無綫之上。無綫公式中的性別角色和社會規範也被大部份香港人潛意識地認可和遵行。這根本不局限於師奶,很多香港人保守自閉的口味也只能接受得到同一種劇集公式,推而廣之的同一類流行歌公式、同一種生活方式、同一種社會標準和價值。而這種不用思考的刻板社會角色定型在電視螢光幕中一再加強於港人腦中,只是在慢慢迫使港人創意和想像的空間愈縮小。單一的社會標準和價值,缺乏挑戰既定社會模式的創新,最終也只會令香港社會難以突破現狀,變革和進步的可能。香港不需要再多的王子和公主,反而需要一些史力加和破壞王。

貝加爾

Advertisements

About 貝加爾

飢餓藝術家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