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增廣見聞 Feed Your Mind, 政論縱橫 Politics & Philosophy

梁國雄:年年行,悶唔悶?

1502515_801400393219658_1326782751_n

聖誕時分,少不免有賀節之問候短訊。其中一個至為特別,似應來自朋輩的小兒女,恭祝之餘,先詢我今年元旦會否遊行,復又補上一句:「年年行,悶唔悶?」閱之不禁微笑,童言果真無忌,不若成人對話,轉彎抹角,機關暗藏!由於事忙,並未奉答世侄,今日在此饒舌,希望他有緣讀到,元旦日遊行碰到我為「社民連」站台籌款之時,再作議論!

其實,答案至為簡單,「重行行,爭再爭!」普選目的不達,抗爭自然不惜!試想想,若以中共政權安排實行「普選」,由小圈組成之提名委員會篩選候選人,則即使二○一七年港人真能投票選特首,亦不過在這幫權貴之唾沫餘星中尋穢。情況有多壞?且以超現實之黑幽默為大家醒醒腦!設若「提委會」真的實施「機構提名」原則在二○一七年提名以下三人候選,你該如何投票?按他們的「參照」原則(即所謂「提名委員會」須參照選舉委員會組成),候選名單可能就是

(8)董建華
(9)曾蔭權
(10)梁振英

原因是什麼?「不言而喻」,他們已經鑑定「愛國愛港」、「不會對抗中央」,「八九不離十」嘛!董建華是八,曾蔭權是九,梁振英是十,為體現講話精神,(1)至(7)號競選號碼懸空?讓選民投票領略「八九不離十」的原則,銘記中央過去十五年為港人揀選「不言而喻」,「當之無愧」的特首,簡直就是活教材,破例實在值得!我不知道我的世侄裏,有幾多會趕上尾班車,有幸能夠享受如此投票選特首的權利?但我肯定,若果元旦不遊行,將來不佔中,這個黑色笑話難保不有成真的一天!

什麼是普選?喬曉陽、李飛這些芝麻京官為其主子背書,來港胡說一通,再由林瑞麟、林鄭月娥港產權臣又為之再背書,可謂愈說愈糊塗,且看最近出爐的政改諮詢文件,洋洋數千言,不及我在街頭講解之急口令:「人人有權依法參選特首、提名他人參選以及投票選舉候選人!」不及三十字,言簡意賅,何須舞文弄墨,浪費紙張?

當然,林鄭月娥、袁國強、譚志源月入近三十萬,豈能不文過飾非,替上大人塗脂抹粉,掩蓋其政治說教的貧血蒼白,現時他們念念有辭,引經據典,不外向港人催眠洗腦,叫大家不要問提名委員會委員篩選候選人之罪惡,而要認識《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決定為金科玉律!即使這兩把尚方寶劍如何砍殺普選於未然,但既是皇上御賜,大家就得引頸就戮,只差未叫我們謝主隆恩,得享全屍!

直斥權貴者 就是非理性?

身為立法會議員,我有幸得見這個三人組在議會裏粉墨登場,強姦民意不在話下,厚誣先哲更是慘不忍睹。這群庸人的口頭禪之一,就是開口閉口奢談「理性」,將拒絕就範者貶為非理性,這在主帥林鄭之口,更是恍似嘔吐,不能自己!在她看來,提委會操生殺大權、肆意篩選特首候選人是「天經地義」,因為這是符合基本法有關規定,亦有人大常委決定為依權;認為這是篩選而非普選而抗拒者,乃是非理性。她根本不會回答,到底普選是不可剝奪的權利,因而至高無尚,是最大的,抑或人大常委和基本法的權柄,來源自僭奪,所以低三下四,是作大的!所以,她就會叫大家理性一點,接受現實;自然,拒不認命,就是非理性!

也真虧她說得如此流利,旁若無人。理性這個辭兒,本就是反對專制肆虐而出現,是歐洲人苦於教權操弄皇權,剝奪民眾人權的學說。中世紀歐洲封建皇朝託庇於君權神授之說而稱皇稱霸,魚肉百姓,扼殺自由,遂有理性主義之興起,作為反專制奴役之精神利器,戳破權貴依賴教廷權威,互相勾結,麻醉人民!放諸今日香港,北京政權豈非當時歐洲的教皇,由其欽點的特首又何啻那些兒皇帝?港人詰問這些權貴權從何來,抗拒俯首認命,進而挑戰基本法及人大常委決定的合理性何在?指出「提委會」篩選候選人其實是篩選,因而不符普選原則,又何異當年理性之挑戰專制?林鄭月娥有上述之說,若非無知,就是無恥!即使要為中共政權背書,又何必如此屈枉他人,歪曲學理,誤導社稷?難道是為官太久,周旋權壇,誤以為「識時務為俊傑」就是務實,就是理性,據理力爭,直斥權貴者,就是非理性?

你剛數完這些論客於理性之不堪,他們又會搬出法治來做遮羞布。「啊,普選冇問題,但要符合法律規定和人大釋法呀,你們這些刁民就是不講法治!」拜託!到底法律為人而立,還是人為法律而活?先不要問所謂基本法,本就不是香港市民訂立,而是讓中共政權委任的起草委員私立的,那為什麼一定要人們俯首聽命?就以當前普選而論,若果基本法及人大常委決定一旦實行,會令港人的普選名存實亡,那所謂「依法」實行普選豈非悖論,淪為權者的工具?顯然,若憲法及法律之條文,使人們不能據此實現普選此一根本權力時,則「依法」已成為政治桎梏,若不將相關條文修改,則無異於剝奪民眾應有之權,所謂「法治」云云,已淪為以法治眾,而非依法治國,變成人人皆可反之的軟暴力!不甘而奮起抗爭,則可能因此而受此種軟暴力驅使之硬暴力鎮壓,現時北京政權以至本地僕從攻訐「和平佔中」,不過是借法治之名麻痺市民,為他日行使強權鳴鑼開道!

文革過後,被誣「反革命」的中共元老彭真從黑獄「平反」出來,弄來一個「人大政法委員會主任」虛銜,答記者問及「黨大還是法大?」未知是年邁糊塗,抑或良心發現,竟然當眾答曰﹕「黨大,還是法大,這箇我也搞不清楚……」

沉默的香港人,彭真答不到的難題,還是要問清楚的,喃喃自語,問亦何用?捲起衣袖,邁開步履,元旦上街,大聲質問,大聲說不,不行白不行,又點會悶?

轉載自《明報》

Advertisements

About 致知 | Spark

歡迎踴躍投稿!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