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神州兩岸 Cross Strait, 史海回眸 History

中國呼喚我:陳丕士的革命路

陳丕士四兄弟姐妹(攝於1920年代莫斯科)

陳丕士四兄弟姐妹(攝於1920年代莫斯科)

邵逸夫逝世,令不少人談起以往香港在中國和南洋文化版圖的重要角色。其實香港昔日扮演過的角色,又豈止是中國或南洋一隅呢?曾活躍於香港政壇,來自加勒比海的陳丕士及他的故事,正正代表了香港那時國際多元一面。

從陳丕士的外貌膚色來看,比較像一名黑人,但他卻是中國著名外交家的兒子;他出生加勒比海的千里達,但以其在香港的事跡最為人所知;他是一名大律師,同時間又隸屬香港的傳統左派陣營。究竟這位既是千里達華僑,又是黑人「土共」,而且是外交家之子的大律師,為何會有如此複雜的身世和故事呢?這必須從他祖輩,十九世紀的中國廣東開始談起。

家世

十九世紀中葉的廣東是一片亂象,自英國在鴉片戰爭以炮火打開中國的大門後,西方廉價工業商品和鴉片的湧入,引致大量白銀外流造成的通脹問題,令本來落後的中國經濟造成雙重打擊。除了各地有民變爆發外,粵東一帶的客家人因地少人多,土地貧瘠的關係,逐漸南遷到珠三角一帶,卻遇上與當地人因爭奪資源以及風俗不同的問題。那時也沒有甚麼「本土派」推波助瀾,便發生過大規模的「土客械鬥」。為生計所迫的客家人,很多更加入了太平天囯的起義,而陳丕士祖父便是當中的一名「長毛」。未幾太平軍兵敗,阿陳竟因此偕妻子逃到了地球的另一面盡頭,當時為法國統治的加勒比海殖民地。陳妻在那裹誕下了三子,而長子便是他日重返中國叱咤政壇的陳友仁了。

陳友仁的外交神話

陳友仁在千里達長大,未曾受過中文教育,除了有一副華人相貌外,沒有半點像中國人,甚至連中文也不會說一句。陳友仁考取大律師的資格外,在倫敦居住時認識了正為反清革命宣傳的孫文。孫文遊說陳友仁以其法律專業為新的共和國效力,陳受到孫文的熱誠感召,便把心一橫,來到了辛亥革命後的中國。

陳友仁,武漢國民政府的大腦

陳友仁,武漢國民政府的大腦

但等候他的不是美好的新共和。陳友仁在北京辦理《京報》時因發表反段祺瑞的文章而被判監四個月。出獄後陳友仁南下廣州,投奔孫文的護法軍政府。在他主導下,孫文開始與蘇聯接觸,促成「聯俄容共」政策,因而成為了國民黨內的左派核心人物。陳友仁擔任廣州國民政府的外交部長時,更曾大力支持反英的省港大罷工,粵港政府更一度劍拔弩張,險些開戰。

國民黨於一九二七年北伐期間發生寧漢分裂,左派汪精衛的武漢政府以及右派蔣中正的南京政府相持不下。陳友仁則擔任武漢政府的外交部長,力主收回列強在華特權及租界,更強行從英國人手中接管了漢口及九江租界,一時間陳友仁三個字名震天下。不過當陳友仁的共產中國夢近在咫尺時,蔣中正於四月下令清共,通緝蘇聯顧問鮑羅廷,而七月武漢政府也下令分共,身為鮑羅廷好友的陳友仁便着兒子陳丕士、陳依范護送鮑羅廷返蘇。

陳丕士在蘇聯

陳丕士在蘇聯

陳丕士與楊慕琦計劃

陳友仁是一位浪漫的反殖左翼革命人士,而他的戀愛經歷也十分出格。陳丕士、陳依范都是陳友仁與其第一任妻子Agatha Alphosin Ganteaume所生的。Agatha有着白人與黑人的血統,是法國白人莊園主與其黑奴所生的私生女。儘管如此,他父親卻把她視作他其餘白人孩子一樣看待。

Agatha Alphosin Ganteaume,陳丕士生母,是法國白人莊園主與其黑奴所生的私生女。

Agatha Alphosin Ganteaume,陳丕士生母,是法國白人莊園主與其黑奴所生的私生女。

外表不中不西不非的陳丕士是家中長子,出生於千里達的西班牙港。陳丕士與他父親一樣都是不諳中文的。他入讀過倫敦大學學院和中殿律師學院,以廿一歲之齡得到大律師資格後回千里達執業,到他母親在一九二六年去世後,他便來到他心目中的「祖國」,跟隨父親在外交部工作。

陳丕士與二弟陳依范護送鮑羅廷返蘇,隨行的還有美國著名左翼記者斯特朗(Anna Louise Strong)。陳丕士與家人在莫斯科生活了六年,改了一個俄國名Pertsei Ievgenovich Tschen。他被聘用為美國通用汽車公司的駐蘇顧問,又繼承了老父的左翼傳統,返國後加入了《大公報》當記者,而陳依范也成為一名出色的反戰畫家和記者,後來與英國猶太記者Betty Aaronson結婚。陳友仁於抗戰期間去世,陳丕士則在四七年國共內戰時遷到香港。

陳依范的反戰作品(1937年)

陳依范的反戰作品(1937年)

陳丕士抵港時,香港的華洋各界正為楊慕琦計劃而紛擾。一九四六年楊慕琦受工黨首相艾德禮之命,回港推行去殖化計劃,建議成立一個由港人自治的市政府。一九四九年外籍人士成立了香港革新會,而華人專業人士和知識份子如黃新彥、莫應溎、馬文輝等,連同陳丕士則成立了香港華人革新會,推動政改。華革會要求市議會應由非官守成員出任,又要求廢除委任制。一九四九年七月十三日,華革會和中華廠商會以及另外兩個九龍商會舉行了一次會議,結果有四百名代表一百四十二個華人公民團體、十四萬港人的八百人代表出席,簽署請願書要求開放政改。

由於陳丕士和莫應溎都是著名的左派人士,殖民地政府因此對之也十分戒備。葛量洪以政改會令香港成為國共雙方割據的戰地,也會被共產黨滲透為理由,強烈反對開放民主。一九五二年,倫敦和香港兩地政府同時以時機不合為由擱置政改,只開放戰前的兩個市政局議席,陳丕士便積極投入競選。他指沒有一個殖民地的政制好像香港一樣如此落後,所謂的民意代表只不過是政府提名而非選舉產生,民主制度未曾發展過。陳丕士當年所指的殖民體制問題,後遺症仍延續至今天。他又呼籲選民把這場市政局選舉當成公投,向倫敦展示九成選民是關心改革的。陳丕士最終以四百六十一票慘敗予革新會的貝納祺和九巴創辦人雷瑞德手下。

華革會與馬可孛羅會

陳丕士又活躍於香港的左派活動。一九五一年尾九龍東頭村木屋區大火後,中共組織粵穗慰問團帶同大米、藥品等於五二年三月一日來港賑災,華革會組織市民到尖沙咀火車站歡迎慰問團,而陳丕士與《大公報》社長費彝民到羅湖迎接,但港府卻拒絕慰問團入境,結果在尖沙咀觸發警民衝突,港府出動軍警鎮壓,釀成一人死亡,十多人受傷,華革會主席莫應溎因此被遞解出境,史稱三一事件。事件令不少華革會成員生怕被殖民地政府秋後算帳而出走,因此當陳丕士接任主席時,便四出爭取其他左派組織如文員會等加入,令華革會得以與港九工會聯合會(工聯會)及中華總商會(中總)繼續擔當殖民地時期本地左派的三支中流砥柱。

陳丕士在法國航空的酒會向法國女星瑪丁嘉露介紹左派新新電影公司的女星毛妹(今廖本懷妻)。

陳丕士在法國航空的酒會向法國女星瑪丁嘉露介紹左派新新電影公司的女星毛妹(今廖本懷妻)。

毛澤東不攻下香港,目的是要「長期打算,充份利用」,而陳丕士在一九五六年也創立了馬可孛羅會,邀請外國的商人、記者、商貿代表、使館人員參與在文華酒店舉辦的晚宴,當中也會有新華社、中國銀行等人員出席。馬可孛羅會的晚宴便成為了西方唯一可以經常與中共官員非正式接觸的地方。至於有多少重要的秘密外交協議在那裏促成,便不得而知了。

到鄧小平上台改弦易轍全面走資,香港的角色從一個共產鎖國的對外窗口,轉為中國要收回列強在華領土,祖國統一這個陳友仁當年未竟夢的第一仗。這時這位來自千里達,寄居在香港的「老愛國」陳丕士便獲邀為全國政協的港澳代表。一九八四年十二月《中英聯合聲明》簽訂之時,陳丕士更與其他中共力爭統戰的香港各界人士,成為了觀禮的座上客。

陳丕士於八九年去世,留下了一本自傳,書名叫《中國召喚我:我參加中國革命的歷程》。的確,千里迢迢的從千里達來到了中國投身革命事業,可能真的是受到報國熱誠的呼喚和革命精神的感召,縱使他們父子仍是一句中文都不會。雖然陳氏父子把他們的理想和革命熱情錯付於後來蛻變成魔鬼的中共身上,但其所面對當時西方列強的殖民主義下的種族不公、政治及外交不平等,而所高舉反抗霸權和爭取平等的革命情操,仍是高貴的。這有點樣宮崎駿《風起了》內堀越二郎所引起的反思一樣:究竟他是忠於自己理想的可敬人物,還是一個製造戰爭機器的殺人幫兇?

陳丕士雖作古已遠,亦早為世人所遺忘,但他的複雜身世以及在港活動的事跡,背負了那個時代海外華人的故事,也印證了香港在中國革命年代扮演的角色,以及海納百川的國際都會。

貝加爾

Advertisements

About 貝加爾

飢餓藝術家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