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社會文化 Social Culture, 增廣見聞 Feed Your Mind, 政論縱橫 Politics & Philosophy

逆火效應

(圖片來源:You Are Not So Smart)

(圖片來源:You Are Not So Smart)

以下那一款頭條你覺得更有說服力呢:

「奧巴馬:我不是回教徒」

「奧巴馬:我是基督徒」

頭一款頭條是直接和明確否認一個很長時間的錯誤資訊。

第二款頭條則是用不同都方法去申明奧巴馬的真正宗教信仰,而非只是否認錯誤的資訊。他在斷言(asserting),而非糾正(correcting)。

哪一款頭條更好地說服別人奧巴馬的宗教呢?根據最近對錯誤政治資訊的研究顯示,很可能是第二款。

研究是由兩位研究人員奈恩(Brendan Nyhan)及尼法(Jason Reifler)領導,目的是要看如何能夠糾正錯誤的政治資訊。他們在二〇〇九年發表報告〈語義學和社會期許對奧巴馬穆斯林傳說的影響〉(The Effects of Semantics and Social Desirability in Correcting the Obama Muslim Myth),發現了肯定的陳述語句(affirming statements)更有效的說服對奧巴馬的宗教信仰有錯誤看法的人。

我發現他們在一個叫「你不是那麼聰明」(You Are Not So Smart)的博客中的一篇由記者麥蘭尼(David McRaney)撰寫,關於「自我幻想(self delusion)和非理性思維」的詳盡文章。

麥蘭尼花了上千字叫解釋「逆火效應」(backfire effect),並很好的以一句話總結:「當你的信念被對立的證據挑戰時,你的信念反而變得更強。」

(圖片來源:Scientific America)

(圖片來源:Scientific America)

如我在最近的專欄詳細解釋過,逆火效應使傳媒更難去揭穿錯誤資訊。我們陳述事實和證據,而這往往無助改變人們的想法。事實上,它更可能令他們的想法更根深蒂固。人類也會被動機性推理(motivated reasoning),把情緒「設置在我們的思考,尤其在我們十分關注的議題上,令我們相當偏頗」的傾向。

這兩種重要的認知效果(cognitive effects)可以對社會和公共領域的辯論上有顯著的影響。這兩種認知效果最終也會對揭穿錯誤資訊和新聞工作有負面作用。我最近嘗試了解逆火效應和動機性推理,並轉移到搜尋對付這些根深蒂固的現象。

動機性推理:我們常常會先有立場,然後才找理據去為自己辯護。解法方法:警惕我們所有人都會容易犯錯。(圖片來源:Future of Social Network)

動機性推理:我們常常會先有立場,然後才找理據去為自己辯護。解法方法:警惕我們所有人都會容易犯錯。(圖片來源:Future of Social Network)

我找到了喬治亞州州立大學的政治科學助理教授尼法,並了解他及其同事的對肯定陳述語句及其對奧巴馬穆斯林傳說的發現。我問他有沒有其他可以揭穿謊言的陳述資訊方法。

尼法謹慎的說:「我肯定有其他方法但我不知道是甚麼。」

然而他也說了一些鼓勵性的話。

「我認為我們正朝着那方向進發。」

找出有效方法的過程是要排除行不通的方法。我在上一篇專欄列出其中一些行不通的方法,而奈尼和尼法則在二〇一〇年《政治行為》(Political Behavior)刊登的文章〈當更正失效:政治錯覺的持久性〉(When Corrections Fail: The Persistence of Political Misperceptions)中則提供了更多的證據。(注:他們對於更正的定義不同於傳媒所採用的。)他們在研究中要求受訪者讀一篇「強化對某政治人物廣為流傳的錯覺」的模擬新聞文章,而一些文章也包括了反駁該錯覺和陳述(或「更正」)的一段文字。

例如一篇文章就報導總統喬治布殊談論伊拉克問題,以及伊拉克「會給予恐怖份子武器、物資或資訊」的可能性。然後該文引導讀者看一個列明出處是中央情報局的圖表,指伊拉克在美國入侵時事實上是沒有持有大殺傷力武器。那些更正段落會否影響那些相信伊拉克有大殺傷力武器的讀者呢?

按研究報告所寫,那更正段落「常常不能減少那些持有意識形態的目標受訪者錯覺」。

(圖片來源:Skeptical Science)

(圖片來源:Skeptical Science)

接着便出現了熟悉的專業名詞:「我們也記錄到一些『逆火效應』的例子——更正段落事實上增加了那些受訪群組的錯覺。」

因此或許新聞文章中只有一個有公信力的反駁是不足以說服別人去改變他們的想法。但其他研究顯示這類更正的長期流傳可以幫助對付錯誤資訊。該理論認為當一個人經常暴露在那些違背自己錯誤觀念的資訊當中時,他愈大機會會改變想法。

法尼指:「這可能是與持久性有關。在某角度來說,總是錯誤或總是得到違背自己想法的資訊的成本很可能會超越改變自已想法的成本。我們需要弄清楚甚麼是神奇的突破或臨界點(tipping point),或者會引導人去達到那臨界點。我認為我們現在只是捕捉的表層而已。」

他引述尼羅斯域(David P. Redlawsk)跟一些學者,二〇一〇年在《政治心理學》發表的文章〈情感臨界點:受動機性推理的人最終會「明白」嗎?〉

(圖片來源:Discover Magazine)

(圖片來源:Discover Magazine)

研究人員嘗試確定會導致選民放棄動機性推理及以更理性的方法去看事實的臨界點。

該文寫道:「我們看到該情感臨界點存在的實驗證據…引爆點的存在顯示選民畢竟不是對否證的資訊(disconfirming information)免疫的,即使他們最初是以動機性推理以行動的。」

這個臨界點現時還未能確認,但其對重複的振揭穿錯誤資訊的想法,或者簡單地傳播真相會有效的鼓勵作用。

有最終希望的原因是因為看到尼法和奈尼正研究資訊的視覺陳述能否增強說服力。由於該項工作還未完成,尼法拒絕透露更詳細的記錄。不過總的來說,經過多年的研究已經證實了人類動機性推理和逆火效應的傾向,而研究人員正朝着能解決我們封閉思維的鑰匙進發。

好消息,對吧?根據尼法,不完全是。

他說研究人員最初找尋這些說服的方法,是在二戰後為了了解為何納粹主義可以說服成千上萬的人民。所以研究人員最初是鼓勵去找尋人類抗拒被說服的方法。

「當時說服人們的困難被視為是個好事情,」尼法指出。「它代表了真的很恐怖的事情會愈難發生。在任何時候,說服或令別人去改變想法都會有好的一面和壞的一面。」

譯自Craig Silverman

摘自《哥倫比亞新聞評論》

Advertisements

About 致知 | Spark

歡迎踴躍投稿!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