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史海回眸 History, 增廣見聞 Feed Your Mind

塞瓦斯托波圍城戰

Siege of Sevastopol by Franz Roubaud

Siege of Sevastopol by Franz Roubaud

英國與盟友法國、土耳其、意大利在在克里米亞戰爭中佔上風時與俄國停戰,對英國來說是一個重大挫折。戰後的一個世紀以來,英語世界的歷史研究都會把克里米亞戰爭定為一場不必要的戰爭。這種史觀在一九八九年蘇聯倒台後才有所改變。這場十九世紀最具破壞性的戰爭之一至今依然對烏克蘭和高加索有深遠影響。

克里米亞戰爭在一八五三年七月爆發。俄羅斯在侵佔了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在巴爾幹半島(今屬摩爾多瓦、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的一些附屬國後,土耳其向俄國宣戰,但卻在錫諾普戰役(Battle of Sinope)大敗予俄國的黑海艦隊。錫諾普戰役被英法視為暴行,並在一八五四年初向俄國宣戰。聯軍派遣一支為數六萬人的軍隊驅逐在保加利亞的俄國陸軍,俄軍在土軍的頑抗下撤退。隨後英法便入侵沙俄多年前的艾馬戰役(Battle of the Alma)中在土耳其手上搶走的克里米亞半島。聯軍圍攻塞瓦斯托波(Sebastopol)的海軍基地(塞瓦斯托波至今依然是俄國答烏克蘭租借,俄軍黑海艦隊的基地)。俄軍在因克爾曼(Inkerman)及巴拉克拉瓦(Balaclava)戰役中試圖援救塞瓦斯托波不果。至一八五五年九月英法已經取下塞瓦斯托波的半個城池,但俄軍奪得了土耳其的重要城鎮卡爾斯(Kars),令俄國得而在一八五六年四月停戰後談判中得到有利結果。

史家A.W. Kinglake曾在一八六〇年至七〇年代出版過長達八冊的戰爭史。為了挽回英國的顏面,他試圖把戰爭的原因解釋為英國的弱勢政府被法國、土耳其,以及煽動的恐俄情緒的《泰晤士報》擺佈,狡詐的外國人、無能的官員、為求銷量的報紙令英國誤入歧途,從和平漂遊到一個毫無意義的衝突裡。

外交漂遊

Kinglake的「外交漂遊」史觀影響弓後來的史述,因此克里米亞戰爭常被歸類為「不必要」,意即英國在戰爭沒有外交目標。這到一九九一年才出現改變。海軍史家Andrew Lambert指出英國參戰的目的是要抗衡俄國對英國全球海上霸權的挑戰。海軍大臣Sir James Graham策劃進攻塞瓦斯托波(俄國唯一的暖水港)的原因,是因為他視俄國攻擊錫諾普的土耳其海軍為對英國海軍霸權的挑戰。

值得注意是,要到克里米亞戰爭一百三十年後才有歷史學家從政府函件中發現英國進攻塞瓦斯托波的決定背後是有計算的。顯然英國不可能單憑外交手段去瓦解俄國海軍,因此Lambert分析克里米亞戰爭便不是「不必要」了。

Winfried Baumgart在一九九九年進一步分析歐洲各國對戰爭的取憑,結果發現它們都贊成向俄國宣戰。如果把一八一五年維也納會議中的歐洲五強(英法普奧俄)與聯合國安理會的五個常任理事國(中英美法俄)對照,贊成對俄開戰是三對一(俄國反對),一票棄權(普魯士)。其他較小的國家,如西班牙、瑞典、意大利(皮特蒙)都爭相加入英法聯軍的反俄戰爭,俄羅斯則孤立。

泛歐的同意鼓勵了英法參戰。一八一五年的維也納會議建立了對抗像拿破崙的侵略者的「歐洲協調」共同防衛機制(Concert of Europe)。支持的國家希望可以以外交途徑解決紛爭以避免開戰。

自一七五〇年到克里米亞戰爭爆發,俄國已吞併了芬蘭、波羅的海諸國、波蘭(違反維也納會議)、第聶伯河以西的烏克蘭、克里米亞、部份高加索地區。西歐關注俄國會否繼續西進,並像一八三〇年代西班牙的卡爾斯戰爭提供資金一樣,在其他國家掀起代理戰爭。就算沙皇在一九一七年倒台,俄國以及其後蘇聯的擴張未曾休止。

鷹派的選擇

一八五四年巴麥尊子爵(Lord Palmerston)便計劃以軍事行動阻止俄國的擴張,並支持俄國內的獨立運動以蠶食其新取得的領土。英國早已在解放南美中採用過這戰略,支持剛從西班牙獨立的南美國家以換取開通貿易網絡。俄國控制的多瑙河三角洲阻止了烏克蘭的穀物貿易路線,而英國的目的就是要打開這個貿易網絡。

英國的聯合政府內較保守的成員以及王室都反對分裂俄羅斯帝國的主張,他們認為俄羅斯帝國的存在確保歐洲的穩定。不過他們在錫諾普戰役後也被說服了出兵,但只接受瓦解塞瓦斯托波海軍基地,打消俄國與英國海上軍事競爭的念頭,同時間保全俄羅斯帝國完整。不過當塞瓦斯托波被想像中更負隅頑抗時,與保守黨合組的聯合政府也因此倒台,巴麥尊眾望所歸繼任為首相。轟炸塞瓦斯托波變得不太必要,克里米亞已變成巴麥尊開始其「解放戰爭」的舞台。

憑藉法國陸軍與英國海軍聯手,本應能夠封鎖塞瓦斯托波,武裝當地的韃靼人,圍困塞瓦斯托波逼其投降,然後轉到解放高加索。聯軍能夠快於沒有鐵路的俄軍更迅速的動員軍隊到黑海上的任何一點,俄國根本難以跟布魯內爾(Isambard Kingdom Brunel)的大英帝國以及聯軍的蒸汽軍艦匹敵,但解放戰爭的鴻圖大計卻最終成空。英軍依然牢牢控制在可以繞過國會影響軍隊的王室和貴族之下。當地的司令官也拒絕為上級的聯軍賣命。至於法國也因傷亡慘重而放棄與英軍配合,結果都令戰事膠着。不過一半的塞瓦斯托波一半都落入法軍手中,而俄國的海軍設施也被毀壞,英國不得不對外「宣佈勝利」,但卻沒有公開暗藏的解放戰爭計劃。

克里米亞戰爭為烏克蘭西部帶來最壞的結果。克里米亞的韃靼原住民逃亡或被流放,而半島上的俄裔人口則迅速增長,這也是為何克里米亞是烏克蘭境內最多俄裔人口的原因之一。雖然俄國暫時失去了海軍設施,但卻維持了高加索口岸的領土。俄國也開始了種族清洗和人口再殖的新土地戰略。

整個歐洲也因為英國的失敗干預而蒙上損失。歐洲協調因列強沒法在極東的俄羅斯腹地加插一個哨站而崩潰。奧地利與普魯士都知道不能再倚靠歐洲的團結去抗衡俄國的擴張。投機性的雙邊軍事同盟的現實政治取代了歐洲協調,也為一次大戰埋下伏線。

在蘇聯時期,自由主義者也曾有一個歐洲多國協調的幻想,兩極的華沙公約和北約似乎才是能維持穩定的唯一配方。直到蘇聯的突然結終,多國主權獨立的不結盟歐洲也可以是穩定的。諷刺的是,為實現該目的克里米亞戰爭,最終竟把歐洲推離該目的遠多一個世紀。

Hugh Small

Advertisements

About 致知 | Spark

歡迎踴躍投稿!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