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神州兩岸 Cross Strait, 史海回眸 History, 政論縱橫 Politics & Philosophy

解殖?重殖?

(圖片來源:Andrew Chew)

(圖片來源:Andrew Chew)

六十年代是香港本土意識及「香港人」身份的萌芽狀態。一九六五年的英文虎報便對於香港人身份有有趣的觀察:

“This is not a new idea. Hongkongites have been talking about for years…The root of the problem in wanting to instill this Hong Kong Identity sense into the citizenry is to determine who belongs and wants to belong to Hong Kong. (But) for the idea of Hong Kong identity to grow and for its people to take pride in being identified with Hong Kong, living standards have to go up. Otherwise it’s trying to give culture to hungry and needy people-it simply just won’t work” by Ernie Pereira, Hong Kong Tiger Standards, 28 Feb 1965

香港人的身份構成的重點,對作者來說是生活質素的提高,否則的話強加文化在飢寒交逼的人民上是不會成功。

事實上翌年爆發的天星小輪加價暴動,便暴露了香港人在政制、經濟不平等的殖民主義體制下,找不到對政府的歸屬感,所感受到的極大疏離感。

不過當作者在一九六五年認為香港人身份是烏托邦的想法時,七十年代的香港人身份已經茁壯成長。七十年代經濟起飛,社會福利改善,香港人生活漸漸富裕。如同作者提出的條件,香港人開始對香港人身份感到自豪,對香港這片土地產生歸屬感。

有人將此歸功於麥理浩在任時的政策。不過以當時四小龍的經濟躍進,香港的經濟起飛並非是可以單憑個人行為而獨立看待的例子。相反,在呂大樂的《那似曾相識的七十年代》中,便指出了麥理浩促進經濟的政策,很大程度是為了向中共在日後的主權談判中提高叫價。

如作者所言,香港曾經被視為一個驛站,人們來此只為生育孩子、賺錢,而並不把之視為家園。香港人身份產生的背景,從一九四九年與中國大陸的發展割裂開始,而其身份塑造也無時無刻的與中共和英國的博弈,以及中國大陸的政經變化而影響。只有短暫歷史的香港人身份在外來威脅下自然也顯得脆弱,而其中三次移民潮也都受中共威脅時發生,六七、八九、九七,而第四次也可能即將發生。就算是今天強調香港人優越性的極右本土民粹主義,也是因為中共政府的對港政策、大陸移民、自由行旅客三方面而飆漲。香港人的身份在過去短短的五十年,已屢次經歷巨大變化。

香港從一個驛站式的商埠改變成一個家園,也有賴着英國人,尤其是在《中英聯合聲明》後,改革殖民主義制度,大幅改善了經濟及福利,公民及政治權利。不過中共在九七年要把香港融合到大陸版圖內,而且又刻意要維持英殖時代的殖民主義政制和法制,重塑不平等經濟及社會制度。在解殖進程的倒退下,香港人身份會否逐漸瓦解,港人再次選擇移民,而香港也變回那英國殖民治下,人們來此只為生育孩子、賺錢的驛站式商埠呢?

貝加爾

Advertisements

About 貝加爾

飢餓藝術家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