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史海回眸 History

廿年市局政治史:黃夢花議員

Screen Shot 2014-07-27 at 7.44.31 PM

1981年12月13日黃夢花以香港房屋委員會行動小組主席出席城市論壇(圖片來源:香港電台)

一九五二年港督葛量洪否決楊慕琦的政改計劃,自此直到中英談判前夕,香港一直未進行任何大幅度政制改革。葛量洪為了撫平反對聲音,又高調宣佈於市政局增設兩個民選議席,不過該兩個民選議席,早於戰前已經設置。直至一九八二年區議會成立前,市政局為唯一有民選成份的機構,多年來也成為不少政治人物的平台和階梯,如貝納祺、胡百全、胡鴻烈、張有興、葉錫恩、譚惠珠等。而當中一位早被遺忘的黃夢花,自六七年起一直擔任市政局議員直至一九八六年為止。近二十年的市政生涯當中,他經歷了香港翻天覆地的變化,也對香港政治多有洞見,甚至在中英談判期間與北京接觸,為香港前途提出的建議很多也融入了後來的《中英聯合聲明》之中,成為了北京對港的管治承諾。

生於上海居香港 擔任多項公職

黃夢花生於一九二〇年七月上海,少時已遊歷中國各地,通曉國、粵、滬、川、湘多種方言。他畢業於成都西華協合大學,一九四五年於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獲得醫學博士學位。返國後,黃夢花協助李延安博士籌建衞生部,直屬廣州中央醫院,並教導醫師。黃夢花於一九四八年來港,自此一直在港定居。[1]

一九四八至五四年,黃夢花於香港政府醫務署任職醫官,當時肺癆襲港,為提高診治技能,黃夢花得到中英獎學金基金會資助,赴英國威爾斯大學專修胸科疾病學獲結核病科文憑,並代表香港政府出席於倫敦舉行的英聯邦醫學及結核病會議,到歐洲各國考察後往赴愛丁堡大學修讀內科文憑。五六年歸港後,黃夢花辭去公職,自行執業,廣獲好評。友贈「鐵肺聖手」雅號。[2]

黃夢花歷任香港全國基督教大學同學會會長、副會長、義務秘書、顧問、常務委員、美國耶魯大學同學會香港分會會長、華西大學同學會會長、基聯中學校監、香港教師會義務醫學顧問、蘇浙同鄉會理事、黃族宗親會名譽會長等職,亦是香港中華醫學會會董及香港西醫協會會長。黃夢花亦是香港中文大學崇基書院校董。六七年市政局選舉,黃夢花獲林子豐博士、汪彼得牧師、凌道揚博士、吳多泰、徐季良、溫金銘、錢乃信、黃篤修、劉治平牧師、馬臨博士等多位教育界及教會人士提名及贊助參選。當時市政局選舉由革新會及公民協會兩大政團壟斷,黃夢花以獨立人士身份成功脫潁而出,得票僅次於另一位獨立人士葉錫恩。

民選市局議員 力爭政制改革

擔任市政局議員期間,黃夢花不畏批評英國的殖民統治。他與其他民選議員多年來要求開放行政局及立法局的民選議席,又要求增加市政局的權力。他曾與葉錫恩、張有興等於一九六八年威脅辭職,以迫使政府回應。[3] 一九六九年六月四日,黃夢花又與市政局議員葉錫恩、胡鴻烈等在英國報章發表公開信,要求香港政制改革到一個「完全本土、內部、自治的政府」並指中國「肯定會對這個更綜合平等開明,致力於絕大部份中國同胞利益的社會予以寬容。」

當港督麥理浩於一九七六年增加八位非官守議員入立法局,包括市政局民選議員胡鴻烈,黃夢花在出席聯合國香港協會的海德公園論壇中,批評做法後退,又指非官守議員一直是來自既得利益階層或其代理人,就算今次多了來自不同界別的人士,他質疑他們的聲音會被前者一樣受重視。就算是是從市政局內挑選出來的胡鴻烈,都只是港督委任而非他們一直要求的,由市政局互選產生。他指政府以北京會反對作藉口拒絕引入民選議席,事實上是利用毛澤東死後北京對港政策不變而加強殖民地統治。[4]

一九八二年港府在十八區成立區議會,黃夢花一針見血,指出區議會只是屬諮詢機構,毫無實權及財政可供運用。他建議香港應採用英國大倫敦市議會模式,把區議會直接由市政局管轄,執行區內市政局的部份權力,也可有更大財政度用權。[5]

前衛大膽政見 領導公民運動

身為專業醫生,黃夢花經常對港府的醫療政策發表意見。他多年致力爭取於香港中文大學成立醫學院,以應付醫護人員供應長時間短缺的問題。他也要求香港政府為非英聯邦的醫生成立執照考試機構,為在非英聯邦得到醫生資格的人士都可以在港執業。

1978年黃夢花與司徒華發動第二波中文運動,推動母語教育。(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1978年黃夢花與司徒華發動第二波中文運動,推動母語教育。(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黃夢花也是六〇至七〇年代中文運動的領導人物。他多年來批評港府只承認為非多數香港居民母語的英語作官方語言的語言歧視問題,並以香港中文教育促進委員會會長身份爭取中文成為法定語言,更在七一年收集了三十三萬簽名到唐寧街要求定中文為法定語言。其建議最終於七四年為政府採納。他又於七七年聯合眾多團體如香港專上學生聯會、教育行動組等組成中文運動聯合委員會,並以教協的司徒華為會長,發起第二波中文運動。他表示希望藉運動推行母語教育,加速把香港法律由英文翻譯成中文,以及培訓中英翻譯人才。[6]

黃夢花擔任市政局議員期間,於七一年至七六年擔任香港環境衞生委員會主席,又擔任清潔香港運動委員會主席,負責推動保護環境清潔的公民意識的全港性公眾教育和宣傳運動,成為一代香港人的集體回憶。不過黃夢花在一九七六年黯然辭去主席一職,指政府愈來愈不願提供財政援助,而那時正值財政司夏鼎基建立「小政府」的財政哲學時期。當香港房屋委員會於七二年成立後,部份市政局管理房屋事務的權力轉移到房委會,他亦成為了房委會房屋行動小組主席,處理過不少房屋的棘手問題。

黃夢花曾對香港的社會政策提出不少十分大膽的政見。他早於一九六八年便提出性服務合法化,建議政府於離市區數哩外的地區設立紅燈區。他認為向性工作者發牌可防止年輕女子投身性行業,也可打擊由黑社會控制的非法性行業,以及控制性病的傳播。[7] 他也建議加強性教育,以防止性暴力、性病,也合符優性學和維持健康的婚姻生活。

黃夢花甚至同意墮胎及同性戀合法化。一九八〇年一月,香港發生轟動一時的麥樂倫案。蘇格蘭籍警員麥樂倫因同性戀行為被檢控,其後被發現倒斃於其警員宿舍內,身中五槍身亡,觸發社會對同性戀非刑事化的辯論。黃夢花一反當時華人社會普遍反對同性戀非刑事化的態度,指如果同性戀行為為雙方同意,便不應視為非法行為。他雖認同同性戀不應被鼓吹,但認為同性戀合法化可以減少勒索敲詐的行為。[8] 不過他也支持用死刑處置重犯。一九六五年英國廢除死刑後,黃夢花建議香港政府不要跟隨英國廢除死刑,並繼續執行以收阻嚇作用。最終港府要等到臨近九七及六四屠殺後,加速推行保障港人人權的改革,才分別於九一年把同性戀非刑事化,並於九三年廢除死刑。

一九七七年香港政府宣佈增加差餉,黃夢花便於一月三十日在維園舉行集會反對政府不合理的狂估租值,共有數千人出席嚮應。[9] 最終財政司夏鼎基於三月的財政預算案提出讓步,宣佈寬減差餉。[10]

左派暴動與警廉衝突

六七年左派暴動期間,黃夢花支持政府維持治安,指出暴動是純政治性而沒有社會及經濟因素,並已危害香港居民和工人的幸福。[11] 不過他對行政立法兩局非官守議員簡悅強應對放置炸彈的暴徒處置死刑的主張感憂慮,他認為放置炸彈的很多是被人利用的無知兒童。[12] 他也反對張有興主張對暴徒施行公開絞刑。[13]

一九七七年,新成立的廉政公署對警隊貪污調查引起警員的不滿,繼而爆發警廉衝突。十月廿八日,為數約四十人的警員衝入廉政公署總部破壞,其後港督麥理浩於十一月五日宣佈特赦令,不起訴於一九七七年一月一日前的貪污案件。[14] 黃夢花認為特赦雖無可避免,但指麥理浩被迫於壓力下倉卒提出特赦令,令港府威信盡失。特赦令後,律政司何伯勵又多次放棄起訴疑犯,黃夢花表示此舉令人質疑司法制度是否公平。他指港人已對廉署失去信任,促請廉署拘捕貪污的高級警務人員,以掃除廉署避重就輕及種族偏見的壞形象。[15]

競選市局主席 心灰意冷退休

一九八一年,市局主席沙理士放棄角逐連任,黃夢花挑戰張有興競選主席,不過以七對十四票落敗。[16]

黃夢花偕妻劉素嫦出席華西大學同學會年會(圖片來源:華西校友會)

黃夢花偕妻劉素嫦出席華西大學同學會年會(圖片來源:華西校友會)

在市政局服務近二十年後,黃夢花於一九八六年宣佈不在三月的市政局選舉參選,因為自八三年選舉改為由單一選區改為眾多小選區後,產生了只顧自己的地區事務而漠視全港利益的「小議員」,又指對市政局權力有限,民選議員不能團結對抗政府而心灰意冷。[17] 因其長期公職服務,他於一九八二年被委任為太平紳士,並於八六年獲大英帝國官佐勳章。

香港前途問題 提自由市主張

黃夢花是其中一位最早支持中共收回香港主權的香港社會人士。早於中英談判展開的八一年,他便到過北京人民大會堂與港澳辦主任廖承志會面,並得知北京對香港主權的立場。廖承志對其說北京堅持收回香港主權,包括治權,並指北京會全力協助香港維持其發展,以及目前的繁榮穩定。

八二年十一月黃夢花再度訪京與廖承志會面,並為香港未來的制度提出多項建議。他提出將香港列為享有高度自治的「自由市」四十年,收回香港後,維持目前法律及工商規例不變;設立民選的行政局、立法局、市政局、區議會;北京不向香港駐軍,只以警察維持治安;北京不干預除國防和外交外的香港內部事務;香港法律制度維持不變,香港最高法院為香港最高司法機構;匯豐銀行及渣打銀行繼續維持發鈔銀行地位;考慮租借添馬艦予英軍為補給及維修站等。最終在八四年十二月簽訂的《中英聯合聲明》中,黃夢花的多項建議也融入了於香港九七後的制度之中。

八三年九月廿七日,黃夢花與新任港澳辦主任姬鵬飛會面,他續建議北京頒佈一套香港特別行政區憲法,以堅定香港人的信心,又向香港保證不同意社會主義制度的港人可在九七年在香港居住及工作,以及治理香港的事務。[18] 黃夢花認為只有堅持法治才可以減少香港的憂慮,又要求港府提升香港人的民主意識及增加政府內的民選議席。[19]

八六年三月,黃夢花被增補為第六屆全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港澳委員,其後黃夢花一直擔任政協直至九六年為止。他於二〇〇七年八月一日逝世,生前娶劉素嫦為妻,共有五名子女,曾長年居於九龍塘森麻實道二十四號。

總結

黃夢花身為市政局議員多年,見證了香港從貧困的殖民地不斷改革,過渡到九七問題和主權移交,或明或暗的,對香港的發展都有着深遠的影響。黃夢花發起的中文運動,令英國從高倨封閉外來殖民統治中回歸到更在地的本地政府,其領導的清潔香港運動也旨在提升港人的公民意識,不過他多年爭取的民主改革,要到他爭取的二十年後才陸續推行,而他設計高度自治,重視法治的香港特區模式,近年也不斷受到挑戰。黃夢花雖然生於上個世紀的舊社會,但對民主、法治、殖民地制度都有很深刻的認識,性服務、墮胎、同性戀等現今看來仍然十分前衛。回顧他的生平,我們也可窺探一二香港戰後的殖民地歷史。

貝加爾

參考資料

[1] 〈醫學博士黃夢花競選市政局議員〉. 《香港工商日報》. 1967年3月28日: (6).
[2] 張勝楷. 緬懷黃夢花醫生. 華西壩之友.
[3] 〈因爭取多權力無效 市局民選議員可能集體辭職〉. 《香港工商日報》. 1968年12月15日: (5)
[4] 〈黃夢花指摘當局加強殖民地統治〉. 《香港工商日報》. 1976年10月4日: (8).
[5] 〈黃夢花議員認為本港區議會組織應採倫敦市模式〉. 《香港工商日報》. 1982年5月8日: (6).
[6] 〈黃夢花 認為 如果爭取母語教育 必須發展中文中學〉. 《香港工商日報》. 1980年9月1日: (7).
[7] 〈每週論壇討論香港娼妓問題〉. 《華僑日報》. 1968年12月16日: (10).
[8] 〈同性戀一旦合法 可導致道德敗壞 華人社會領袖同聲反對 祗有黃夢花支持葉錫恩論調〉. 《香港工商日報》. 1980年3月22日: (8).
[9] 〈數千人維園集會要求重估租值〉. 《香港工商日報》. 1977年1月31日: (8).
[10] 〈當局舉例說明寬減差餉辦法〉. 《香港工商日報》. 1977年3月23日: (8).
[11] 〈黃夢花議員呼籲市民 欲求和平安居樂業 必須合力克服困難〉. 《香港工商日報》. 1967年7月17日: (6).
[12] 〈對炸彈罪犯處死刑問題 黃夢花議員來函辯正〉. 《香港工商日報》. 1967年9月2日: (5).
[13] 〈張有興主對暴徒施行公開絞刑〉. 《香港工商日報》. 1967年8月27日: (4).
[14] Storming the ICAC. ICAC.
[15] 〈黃夢花葉錫恩炮轟港督 指摘處理廉警事件失當 廉署應向高層貪官開刀〉. 《香港工商日報》. 1977年12月14日: (8).
[16] 〈張有興任席局主席〉. 《香港工商日報》. 1981年4月2日: (7).
[17] 〈有人辭官歸有人趕科塲 黃夢花譚惠珠鍾世傑相繼表示不再競選〉. 《大公報》. 1986年2月12日: (5).
[18] 〈黃夢花引述姬鵬飛說話 中共收回香港 自由經濟政策不變〉. 《香港工商日報》. 1983年10月15日: (8).
[19] 〈黃夢花強調須堅持法治 港人憂慮自可迎刃而解〉. 《大公報》. 1984年2月22日: (2).

Advertisements

About 貝加爾

飢餓藝術家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