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政論縱橫 Politics & Philosophy

香港民主的試點

C479B82C-11F7-4C15-BE5A-17D917A67824_w640_r1_s_cx0_cy7_cw0

八三一決定後,親泛民之溫和派認為對話之路已盡,普選之望已滅,民主回歸已終。沒有甚麼比絕望更能摧毀一場民主運動,以「中國主權下的香港民主自治」為綱的民主回歸論倒台,取而代之的會是甚麼呢?

本土自決派,不論左右,經已蠢蠢欲動。先旨聲明,筆者絕對認同自決權利,也認為港人為前途自決,是天公地道,但在這一黨專政的中共統治下,自決公投是永不可能發生的事。棄一國兩制而走自決獨立,正落入中共現在無限上綱的提防港獨的敵我矛盾格局,進一步收緊對港政策。可能有人狂想,中共取消一國兩制是一樁好事,會令香港人置諸死地而後生,全民奮起抵抗。筆者認同這辦法會置香港諸死地,但會否後生則大有疑竇。公民抗爭是必須,但要逾越一國兩制的綱領恐怕毫不明智。

自決之路現階般難以實現,那我們必須在承認中國(非中共)主權下爭取最大民主。中共於〇七年宣佈一七年推行普選,筆者本應毫無寄望,認為中共會食言自肥,甚至不會有一人一票,但中共於八三一決定中確認了伊朗式民主,對於筆者來說,反而有驚喜之處。

我們不要忘記,我們的對手是全球最大,直接或間接地殺死最多人的專制政權,而它的治下竟有一人一票的市長級選舉,這不能不說是一大進步。儘管提名權仍然牢牢控制於中共手上,但提名出來的兩個中共代理人,還是要互相競爭,博取選民的認同,比起一千二百人的小圈子選舉,實在不能同喻。且勿忘記,泛民支持者仍佔恆常選民中的六成,就算特首選舉會吸引以往從不投票的選民,泛民選民變成兩成、三成,也足以改變選舉結果,無論是甲中共代理人還是乙代理人,也必然要爭取該批選民的支持,就似上屆的伊朗選舉一樣,改革派候選人出閘失敗後,支持兩名候選者中較為開明的一位而爭取政治籌碼,這一樣可以在香港發生。

有友人引羅范淑芬及梁家傑的論點,指在這不完全民主中選出的特首,將會有所謂的民意授權推行廿三條在內的惡法。但這跟選舉制度毫不相干,因為如土耳其的埃爾多安,也是由民主選舉產生,也一樣借民意授權打壓反對派,收緊公民自由,推行伊斯蘭化政策,這也激起土耳其人民多番示威,佔領伊斯坦堡。因此,無論是土耳其式、伊朗式,甚至英美式,也會有政客欲持住民意授權危害公民權利,因此就算香港得到真普選,也不代表一勞永逸,這跟選舉制度是不相關的。

相反,一旦像香港這樣的主要城市有一人一票的形式民主,對大陸民眾而言必定有一定程度之影響。這對中國大陸民主化,有相當重要的積極作用。大陸公民運動重新啟動,中共拖延的政治改革必然受壓。稍為樂觀點看,這或許能成為另一波中國民運的起點。若中共的政治改革重燃希望的話,香港以一國兩制為綱的民運現處的盡頭將會重現生機,也不致墮入了自決獨立的死胡同。

我們無路可退,一旦民主運動從絕望走極端,獨立自決取代民主自治,整個運動的性質將會改變,面對的打壓只會愈來愈狠,而且以極右本土派的態勢,左翼本土論者更是難以抵擋,民主運動一旦走火入魔,加入了排外、族群仇恨、優越論,把十三億大陸人當作敵人,更會與民主精神及公民價值的初衷背道而馳,只會斷送整場運動。

我們應爭取談判,至少要爭取到中共繼〇七年再度承諾,一七年的選舉辦法不是最終,二二年還要擴大提委會的代表性甚至開放公民提名,進一步我們要爭取現下提委會的民主成份,取消公司票(這也連帶擴大功能組別的選民基礎)。而且我們也要繼續發揚公民運動,加強社區深耕,擴大民主派的群眾基礎,這便須各路人馬一同努力。

現在反政改的聲音依然是壓倒性的主流,泛民議員動輒得咎,一旦轉呔必然身敗名裂,落得千古罵名,而且若果泛民大黨如民主黨像一〇年一樣與公投派分道揚鑣,民主運動必然陷入二次分裂。上次的分裂已經令泛民內鬥不止,極右本土乘虛而入,若然泛民再度分裂,將可能是致命一擊。但為了民主運動的出路,我們必須有肯犧牲小我的偉大人物出現。筆者以為,選民基礎較窄的功能組別議員壓力相對為小,因此這項轉呔的任務應由李國麟、莫乃光、梁繼昌,以及一直堅持談判的湯家驊負責。至於其餘泛民必須企硬立場,還公眾知道這非真普選,令民主運動得以持續,但也須保持理性務實,令因政改通過而失望的公眾不致絕望。

民主前路已見盡頭,但希望卻在轉角口。希望各位賢達在這香港命運的轉捩點,抱有更宏遠的視野和胸襟,成全大我。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共勉之!

貝加爾

Advertisements

About 貝加爾

飢餓藝術家

Discussion

One thought on “香港民主的試點

  1. 究竟是香港人把十三億大陸人當作敵人,還是把十三億大陸人把香港人當做敵人呢,逐步侵蝕?沒有壓迫,何來反抗?若非中國大陸人偏要堅持搞文化大一統,視兩制下的港人生活文化和法律如無物,肆意踐踏,否則又何來越來越多港人敵視大陸人?食飽飯無野做似?右翼發展必然有社會根基。

    作者根本無視問題之核心:就是大陸官民的天朝上國傲慢心態步步進迫侵略香港的核心價值,才是問題的核心;但你竟然反過來附和及支持生安白做的優越論,明顯根本不知道香港水深火熱的情況。不明白香港的情況和民情的左翼人士,難怪香港越來越右傾,因為左派言論和行動的確不得人心,亦無法回應香港的社會憂慮危機,被批為離地。

    Posted by Danny | October 11, 2014, 5:24 P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