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社會文化 Social Culture

競爭力與快樂排行

在網上讀到一份最新的快樂指數調查 (Gallup-Healthways Global Well-Being Index),調查機構列出五項條件,檢視受訪者能否達到,分別是擁有目標、身體健康、財務穩健、有良好社交關係和滿意社區環境。以滿足五項條件中三項或以上計算,巴拿馬有六成一人達到條件,在一百三十五個受訪國家中位列第一,遠遠拋離第二名的哥斯達黎加(四成四)和第三名的丹麥(四成),而包尾的兩個國家同得百分之一的低比率,是利亞和阿富汗。香港則不在調查地區之列。

最近一百年,社會科學極速發展,學者試將世上萬物盡皆量化,使原來不可直接比較的事物有了可比較的基礎,也好與金錢世界接軌,怎料得GDP也不能準確顯示一地的經濟活動,快樂程度更難量化。不過在這迷信數據科學的年代,倒有人奉數據為神明,不知這種統計具有極大限制,誤己誤人。

數據調查很容易攻佔媒體版面,經濟據數和競爭力往往是報章社論題目,就像這些數字很有標竿作用似的。例如香港競爭力稍有升跌,都是重要的新聞,商界和經濟學者各有各評析,一旦競爭力跌,商界便推諉最低工資和政治環境不穩,經濟學者則指斥香港教育、科技等軟基建落後,我偏愛一些學者坦率,說排行榜的指標偏執,結果不可靠。

無論如何,競爭力三字,足教各界著了魔似的大做文章,隨便祭出競爭力這尊神聖不可侵犯的神像,便可指斥佔中損害香港利益,拉布削弱香港優勢,凡有損競爭力的人事,就是十惡不赦。可是,身為黎民草芥,實不管得競爭力些微升降,到底一地之人口的生活質素、快樂程度才是值得我們關注的事情。競爭力就是營商吸引力,商人利之所在,當然關心一地之勞工成本是否夠低,工人的生產力是否高於其他國家。

如果工人收取更少的工資,工作更長的時間,生產更多的產品,該地的競爭力肯定會上揚的,但在競爭力進步的同時,那些前線工人是否快樂了?生活是否改善了?當然肯定有人要反駁,資本主義下,競爭力上升,營商環境改善,工人薪酬也會跟隨增加,可是誰能夠保證,加人工後,我們會有更好的生活?我們的購買力不會因物價上漲而減少?

而量度一個地區的經濟規模的通用指標GDP,難道不是另一組數字幻像嗎?讀過中三經濟學的大抵都能夠說出GDP的限制,例如文化藝術創作根本沒法算進GDP,原因只是無法估算其價值,GDP的組成也是關鍵,政府的開支部分有多少屬於民生開支?雖然港府沒有最燒鈔票的軍費開支,但假諮詢、門常關這一類虛耗公帑卻無價值的開支,卻是不少的。財富的分布也是一大問題,貧富懸殊已經是不可逆轉的問題,當今也無一位經濟學家能提出讓人信服的方法,解開財富愈趨集中在小部分人手上的死結,再多的GDP數字,再豐厚的金錢利潤,最後也只落在極小數人的口袋中,GDP多寡不是一地之人口生活質素的保證。再說一點,在心理學角度上,一個人是否快樂,與他擁有多少金錢的關係遠比我們想像中要少。

身為一個人,在這世界活的年歲有限,我沒有為世界文明犧牲的大志,只求在數十載年華中,盡力活得快樂滿足,我不想談競爭力,不想提GDP,我不想以一台生產機器的視角去看這個世界,請讓我回到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的立場上,思考我到底活得是否舒適,日子過得是快樂,人生是否值得這樣去過,好嗎?

珍瓏

Advertisements

About 珍瓏

香港記者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