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藝術生活 Art & Lifestyle

唧唧復唧唧

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這是老夫子留給我們的金石良言,縱隔千年仍然不差。《木蘭辭》是中學課程必修課文,作者佚名,是講述花木蘭代父從軍的故事。劈頭首句「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街知巷聞,六歲稚童俱可念誦。「唧唧」是象聲詞,中學教科書把「唧唧」註為織布機的聲音,老師也是依書直說,也作同樣解釋。學生愚鈍如我,自然沒有懷疑,縱然當時已經把《木蘭辭》背得滾瓜爛熟,「唧唧」仍然是解機杼聲。

儘管下一句接「不聞機杼聲,唯聞女嘆息」,作者已經說得這樣明白,房裡的織布機根本沒有動,沒有作聲,唯一的聲音就是女子的嘆息,我和同學們居然無一疑問,「唧唧機杼聲」從何而來呢?如此一來十數載,「唧唧機杼聲」的想法根深蒂固,形成了反射式記憶,竟也從來沒有質疑過這種解法是否合理。

直至最近才知道「唧唧」原非織布機的聲音,而是嘆息聲,《琵琶行》最明白,有句「我聞琵琶已嘆息,又聞此語重唧唧」,這不是嘆息聲嗎?上網查了教育部異體字字典,「唧唧:狀聲詞,形容嘆息聲。形容蟲鳴聲。形容哭泣聲。」沒有機器或者織布機聲音的解法。《木蘭辭》都說了「不聞機杼聲」,我還是不假思索,遭惑多年,就是我錯信了教科書權威,錯信了教師權威,任由這些有違常理的解釋直接灌進腦袋,當真相一般消化記憶,「唧唧復唧唧」於我便是織布機的聲了,我能夠把這明顯錯誤的事情死死刻在腦袋裡多年,竟不自知,實在駭人。細心一想,這不就是洗腦教育嗎?

迷信權威是在社會求存的一種方法,我們總不能當一個極端懷疑論者,把所有事情都懷疑過一遍,只會落得寸步難移的下場。依賴權威是合符成本效益的做法,由醫生處理健康問題,由律師處理法律問題,消防拯救生命,警察維持治安,中文老師教授中文,省下我要把各種學問和技能都反複研習的時間。

不過,我們為此也付出沉重的代價,我們放棄了常識,自願丟棄了大腦,甘當一隻填鴨,照單全收權威描述的畫面,接收權威披露的「真相」,忽略顯然而見的邏輯。是以權威便有隙可乘,借著自身的威力,大放厥詞,扭曲事實,受眾只是一味盲從,正中下懷。

不過,官員無論怎樣曲解《基本法》、《中英聯合聲明》,都無法撼動條文的原意,只要人們從依賴權威,回到相信常識,這些謊言便已不攻自破。

我們不會知道我們迷信權威有多深,正如我們從來沒有懷疑過「唧唧復唧唧」不是織布機的聲音一樣,但這是我們的共業,就讓我們一起承擔吧。

珍瓏

Advertisements

About 珍瓏

香港記者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