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政論縱橫 Politics & Philosophy

解散吧!支聯會

「六四維園見」,一句你我曾視之理所當然的話,你說不再理所當然;「六四維園見」,本以為是一個香港人對六四死難同胞的莊嚴承諾,我說已成夢囈。

「誰的六四?誰的同胞?」,好些年前臺灣人對悼念六四的爭論,以至中國民主化對臺灣(獨)是否有利的分歧,到今天在香港重演。每個人到維園有不同的理由,每個人不到維園也有不同的理由;本來悼念與否、怎樣悼念、悼念什麼,與身份認同一樣,勉強不來。

可是對於支聯會今年疑似「避嫌」,把《血染的風采》及《中國夢》這兩首具象徵性意義的歌曲移去,我感到十分失望、痛心與憤怒,在接過大會程序後,我帶著怒意轉身回家。面對近年不斷升溫的「反支」情緒,支聯會想在技術上消減悼念晚會的「中國味」,以求減少爭議,迎合新一代,實在不難理解。但結果如何?支聯會受到的攻訐有減少嗎?支聯會仍舊被本土派戲稱「支那會」,視維園六四悼念晚會為一年一度的「哭喪唱K嘉年華」的人更是有增無減。如果支聯會認為只要噴噴「本土牌香水」,多喊兩句「我要真普選」少喊兩句「建設民主中國」,把晚會所謂的「中國味」像除臭一樣除去,香港的新一代就會重新支持支聯會的話(謂之「重新」其實已假定新一代已經不再支持支聯會),我建議支聯會的負責人找找醫生看看病。

也許支聯會忘記了自己的全名,支聯會的全名是「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如果我不愛國,為什麼我要爭取民主?為什麼我要悼念六四?在八九民運中,「愛國」與「民主」可謂互為表裡,正因為我熱愛這個國家,才希望中國人擁有民主自由;正因為我熱愛這片土地,才希望在這片土地活著的人能挺起腰板活著,成為自已生命的主人翁。也許有人擺出「悼念六四是因為八九民運背後的普世價值」這樣的說詞。此話看似不假,但我想反問那些人,你會不會為了南韓的「光州事件」,年復一年、風雨不改、義無反顧的籌辦悼念晚會?你會不會為了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鵝絨革命」出錢出力,罷工罷課罷市?如果你有這種胸懷,我個人十分敬佩,但我們不能強求人人也有哲古華拉式的獻身精神。如果你我也是哲古華拉,哲古華拉這個名字也不會有任何意義。八九民運是一場愛國民主運動,支聯會如果在悼念晚會中刻意除去「愛國」、「民主」任何一方,也是荒謬、不能原諒的。

悼念六四這事如身份認同一樣,勉強不來。究竟悼念與否、怎樣悼念、悼念什麼,你我皆有選擇的權利。但支聯會之為支聯會,是「香港市民」為了「支援愛國民主運動」組織的「聯合會」;愛國並不可恥,為民主自由犧牲的烈士更是可敬,如果支聯會只是為了保住出席人數,刻意淡化八九民運中「愛國民主」此一互為表裡的性質,我建議解散支聯會,因為支聯會不再是支聯會。

Advertisements

About 詩文

驅逐韃虜,恢復中華, 陳綱立紀,救濟斯民。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