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放眼世界 International Affairs, 政論縱橫 Politics & Philosophy

好戲連場的美國大選

bernie_sanders_bw_otu_img.jpg

Source: The Nation

 

踏入二〇一六年,又是美國四年一度的總統選舉年。民主共和黨接近半年的馬拉松式初選將會於兩周內揭幕。今年選舉未到十一月經已火花連場,而且一反歷屆選舉模式,單以杜林普和桑德斯的崛起,足教人引頸以待。

打從一開始,希拉里便憑昔日第一夫人及國務卿的知名度,成為民主黨理所當然的總統候選人。副總統拜登宣佈不角逐後,希拉里更滿以為穩操勝劵,然而代表東北小州佛蒙特的國會參議員桑德斯以民主社會主義者形象參選,與形象建制的希拉里形成強烈對比,急成為全國進步左翼的力捧對象。

桑德斯政綱主要為四點:全民醫保、大學學費全免、加強對華爾街管制、改革選舉捐款制度。桑德斯早在〇二年在參議院經已強烈反對出兵伊拉克,指推翻候賽因將有利伊斯蘭基要派崛起,而當時同為參議員的希拉里則投票支持,直至近年才承認當年投錯票。又有人翻查到希拉里在同性平權立場反覆,不如桑德斯在同性議題未得主流社會認同前已經表態支持。桑德斯不滿美國是唯一沒有全民醫保的已發展工業國,希望打破的美國人深受昂貴醫療保險困擾的處境。備受威脅的希拉里試圖佔取溫和位置反擊,指這將會推倒奧巴馬一直被共和黨試圖推翻,幾經辛苦建立的醫保法案。桑德斯則指希拉里也曾經支持過全民醫保,又指這不會推翻奧巴馬醫保,而是改良其制度。

桑德斯對國內日益加劇的貧富懸殊,華爾街的貪婪深痛惡絕,指上台後將會把所有大銀行拆骨,重新引入《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在一九三三年華爾街股災後引入,禁止投資銀行挪用商業銀行的存款,加強對證券業管制,卻在一九九九年克林頓擔任總統時取消,為〇八年的金融海嘯埋下伏線。有指克林頓在取消《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後,希拉里在一年後競選參議員受到大銀行的大筆捐款。而今次選舉中希拉里的大企業捐款者中便不乏大銀行,反而桑德斯一開始便拒絕任何企業捐助,大部份捐款者來自工會,個人或家庭式的小型捐款,其小額捐款的所得更已打破美國選舉史的紀錄。桑德斯呼籲發動一場全民參與的政治革命,從體制外向政府與國會施壓,矢志改變財閥多年來於選舉中買政客的金權交易。桑德斯這種直指體制內最腐敗最有權勢的既得利益的做法,廿年來前無來者,令整場選戰為之耳目一新。

桑德斯於過去數月民調中已不斷追近希拉里,其更在兩個將率先舉行初選的州份表現突出:在愛荷華州近落後希拉里不及五個百份點,在新罕布什爾則拋離希拉里十多個百份點。由於桑德斯更吸引年輕人及獨立選民支持,民調顯示其比希拉里更能以大比數於大選中擊敗杜林普。桑德斯的勢頭已不令認為其過於激進而不可能勝選的民主黨領導層及主流傳媒大跌眼鏡。桑德斯也從以往被邊緣化,到今天漸獲傳媒正視。若桑德斯能在該兩州先拔頭籌,有望能重演〇八年奧巴馬一樣,從選前寂寂無名到突然受全國注視,足以令其與大熱的希拉里拉成均勢,最終一舉擊敗希拉里取得民主黨提名權。

另一邊廂的共和黨形勢更加戲劇化。本來因其父兄被視為大熱的傑布布殊在民調中長期落後,已經是明日黃花。有趣的是保守的布殊已經是眾多候選人中最主流的一個。紐約富豪杜林普憑着其口沒遮攔的一張臭口,大肆發表排外反移民,對其他候選人的人身攻擊,反而成為大熱。共和黨中本有有力挑戰杜林普者,如基督教極端保守派政治素人神經外科醫生卡森,現在又有外交鷹派的德州參議員告魯斯,後者於愛荷華州更緊貼杜林普,但杜林普每以出位言論博得傳媒焦點,勢頭上旁人仍然是望塵望及。臨近初選,杜林普得到〇八年夥拍麥凱恩參選副總統的前阿拉斯加州長佩琳表態支持。佩琳與其愚蠢形象早已深入民心,因此亦成為了茶黨運動的旗手,與杜林普簡直是一拍即合,進一步穩固反建制民粹右翼的支持。至於佩琳會否再次成為副總統候選人,則言之過早。

不過杜林普屢屢發表仇恨言論不僅令不少美國人反感,亦成為國際笑柄。英國網民便聯署國會要求禁止杜林普入境,在會議上英國國會議員對杜林普亦極盡嘲諷之能事,直指其是fool、buffoon、wazzock,顯然沒有將之放在眼內。若然杜林普果真取得共和黨提名權,以其在自由派及中間選民的不受歡迎程度,也可能會吸引大批平時不投票的選民出來投票,令形勢更一面倒。

傳統政治知慧告訴我們,民主選舉總會令兩黨趨中,兩大黨漸向中間靠攏。台灣經歷過陳水扁八年,每以悲情牌打選戰,省籍對立嚴重,到今天蔡英文還是朱立倫,都強調維持現狀的溫和主張,稍為偏統的洪秀柱者,都因憂慮會拖累選情而急被換走。然而溫和理性當道,選情也未有如昔日般熾熱,投票率亦創下新低。反而美國長期兩黨獨大,民主共和兩黨皆受財閥圈養,立場早已面目模糊。這次總統大選一反以往形式,有鮮明左右兩翼立場的桑德斯及杜林普都形勢大好,正是選民對長期代議民主下滋生議會建制的反彈。正如日前英國工黨報告發現,去年文立彬輸掉大選並不是走得太左,而是走得不夠左而致。工黨及後選出老左派郝爾彬擔任黨魁,正正反映大西洋兩岸選民的近似心態。

不論如何,這次美國總統大選已經顛覆了過往不少傳統,初選還未展開,便已好戲連場。這場龍鳳鬥,就似十一個月的漫長連續劇,結局未到年尾仍得知曉,好叫人引頸以待。

貝加爾

節錄於2016年1月22日《蘋果日報》

About 貝加爾

飢餓藝術家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