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放眼世界 International Affairs, 政論縱橫 Politics & Philosophy

美國大選背後的陰謀論

trump-pepes

Pepe the Frog是網絡Alt-right的代表人物,今年選舉中更大幅被杜林普支持者用作改圖。(Source:infomonster)

美國大選由杜林普爆大冷勝出,全美各大城市連日來爆發大規模的反杜示威,結果引起大批杜林普支持者不滿,而當中關於猶太裔富商索羅斯的陰謀論亦甚囂塵上。有杜林普支持者指他們是職業示威者,而索羅斯就是他們的幕後金主。

索羅斯成為此次大選中的新聞人物,早在八月時維基解密洩露了索羅斯屬下基金會的兩千五百多份文件,當中包括涉及援助難民、烏克蘭衝突、以巴問題等。其中一份文件是索羅斯向時任國務卿的希拉莉進言,教她如何擺平阿爾巴尼亞的政局不穩。由於牽涉到總統候選人之一的希拉莉,陰謀論一時間便滿天飛。

其實陰謀論古已有之,例如甚麼共濟會、聖殿騎士、新世界秩序、九一一是自編自導等等,都已是老生常談。正常人看看後都會一笑置之,但社會上總有一小撮人相信這類無法證偽的神秘學說,而且互聯網發達的年代為這些群體提供了串連的新平台,他們會聚集於4chan、8chan、Breitbart這類論壇及媒體,但一直在社會上處於邊緣位置。

然而陰謀論在今次選舉之所以能大行其道,是由於杜林普本身亦好此道。例如他曾多次質疑奧巴馬的出生證明是假的,又指全球暖化是中國所偽造。而且他也聘請了Breitbart的負責人,現已被委為白宮高級幕僚的班農(Steve Bannon)擔任其競選負責人。要知Breitbart除了是美國白人至上主義、反女性主義、反同、反伊斯蘭、反猶太、反移民、反政治正確、基督教右派的Alt-right(另類右翼)大本營外,也盛產陰謀論。杜林普的競選策略,也明顯是投這些陰謀論者所好。剛巧此時維基解密的阿桑奇先後爆出希拉莉及索羅斯的電郵及文件,正好令這些陰謀論變得言之鑿鑿。

要知新世界秩序陰謀論者相信世界是由一群猶太人及銀行家操縱,意圖以全球化名義消滅民族國家,建立一個極權的世界政府。索羅斯正好符合這個角色,例如幕後策動烏克蘭的橙色革命、用難民危機將歐洲伊斯蘭化,以及今次的全美的反杜示威,都是索羅斯及新世界秩序的陰謀。

有趣的是,有俄羅斯官方背景的媒體都大力渲染這種陰謀論。希拉莉多次指控普京是幕後黑手,意圖影響選舉,而杜林普則呼籲普京用黑客入侵希拉莉的電郵,又用電郵內容去攻擊對手,更令陰謀論的支持者受落。

然而陰謀論是可以隨意編造又無法證偽的理論,少點理性思考都會上當,一旦植入腦中便難以根除,更可套用於任何地方。例如Alt-right的陰謀論者可以指索羅斯在幕後操縱希拉莉,同樣的陰謀論都可以套在杜林普身上,指其與阿桑奇已受普京控制,俄羅斯才是這次選舉的最終操盤手。然而杜林普在競選中用陰謀論再加上了不斷煽動美國人的種族主義、排外、恐伊斯蘭情緒,以及白人至上的亢奮,重覆操作人類心理的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盲點,進行了美國史少有具有如此破壞力的競選。難怪牛津辭典已把「Post-truth」奉為二〇一六年度詞語,指今天的政治再已不需理會真相,只需訴諸情感與身份。

杜林普雖然可以入主白宮,但他所散播的仇恨、怨憤、不信任已令整個美國社會因此而陷入撕裂,不少種族之間的矛盾及衝突大選後在各地爆發,美國民主正面臨新一次重大危機,所導致今天一浪接一浪的反杜示威豈是偶然,更何需陰謀論來解釋呢?

貝加爾

Advertisements

About 貝加爾

飢餓藝術家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