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政論縱橫 Politics & Philosophy

新界王國的最後倒數

1970-72年.新界民政署黎敦義署長訪問屯門鄉事會

當年擔任屯門鄉事委員會主席劉皇發與新界民政署署長黎敦義合影(圖片來源:經民聯)

 

假使李嘉誠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建立了的是獨步香江的地產霸權,司徒華、李柱銘建立了的是風光一時的民主陣營,同年代的劉皇發建立的則是新界王國之一代基業。

劉皇發出身於屯門龍鼓灘村,受同區起家的陳日新賞識,僅僅廿二歲便當上了村長。當時新界人以親台為主,六七暴動中高調支持殖民地政府,更在區內組織民安促進會,捉拿左派份子,主席彭富華更因此成為左派打為四大「漢奸」之一。六七暴動後新界人大受英國人器重,而新界人對於政府到當地開發新市鎮則更有叫價能力,最終鄉議局主席陳日新主導下,與新界民政署黎敦義、鍾逸傑等達成了新界小型屋宇政策,亦即今日尾大不掉的丁屋政策。

八〇年接手鄉議局的劉皇發更青於出藍,在主權談判時期由反共轉為親共,與本地工商界一同吸納於中共統戰系統中,成功為新界人爭取於《基本法》寫入保障其「合法傳統權益」,奠定了新界王朝之基礎。自此劉皇發扶搖直上,吃盡中英兩家茶禮,新界人特權愈加膨脹,除了各區議會中的當然議席外,立法會一席,選委會二十六席,成為新界人討價還價的政治資本。

新界人也繼續以六七暴動後的同一手法,利用與社會各階層之矛盾左右逢源,九七後便於政府與民主派以及保皇黨間之矛盾中游走,小桃園飯局為一例,天水圍落區又一例。二〇一二年身為發展局局長的林鄭月娥曾聲言要嚴打村屋僭建,又提出要檢討丁屋政策,結果一七年選舉到鄉議局拜票後,兩項政策都已無形無聲。

然而新界人憑藉特權長年囤地斂財,劉皇發本人便被爆擁有近七百幅新界土地,相反城市人置業無望,土地不均之情況已成為影響社會穩定之一大山頭,不可不變。劉皇發在世時尚能八面玲瓏,滑不溜手,今日將軍一去,留給其新界子孫的王國又可維持多久呢?

新界人始終只是中共統戰系統之一環。當今日地產霸權被實力雄厚的紅色資本打得七零八落,李嘉誠也要逐步撤資,一時盛世的民主派也在DQ潮與中共離間分化之策中風雨飄搖。劉皇發死前也被西環力捧的何君堯偷襲成功,喪失了超過四十年的屯門鄉事委員會主席之位。一六年立法會選舉其前度心腹周永勤又疑被何君堯恐嚇,被迫退選。

西環扶植心腹入鄉議局,不過是香港各行各業赤化的縮影。在此全方位的赤潮之下,新界人的特權會能倖免嗎?畢竟當年於人民大會堂簽訂《中英聯合聲明》一幕,劉皇發、李嘉誠、司徒華、李柱銘都是被中共奉為上賓。

貝加爾

節錄於二〇一七年七月廿五日《蘋果日報》

Advertisements

About 貝加爾

飢餓藝術家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