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政論縱橫 Politics & Philosophy

打破民主派紀錄的補選警鐘

1520857056_5b54

此次補選結果公佈後,港島候選人區諾軒謙遜稱今次選舉民主派只能算是慘勝,筆者以來仍是過於美化。此次補選結果,不能算得上一個勝字,說是慘敗似乎更為合適。

雖然早有保皇黨傳來的風聲說姚松炎很可能於九龍西落敗,但最終姚以二千多票飲恨,對民主陣營來說絕對是警號。上一次民主派於地區直選之補選中落敗,要數到殖民地時期的一九九二年,新界西的港同盟吳明欽因血癌英年早逝,副主席何俊仁空降當區參選,結果以二千多票敗予鄉事派地頭蟲鄧兆棠。雖然九七後民建聯之陳婉嫻、陳鑑林亦曾於二〇〇〇年選舉中得票超越民主黨之司徒華、李華明,但當時民主派之全港得票仍然高踞六四黃金比例。雖然近年六四比早已變成了五五對四〇比,卻尚不如今次選舉,民主派三區總計的選票連五成都不及,與保皇黨的四成三只有百份之四的些微差距。

保皇黨早於二〇一二年乘民主派分裂,選舉部署混亂而在港島、九東、新西取得過半數議席。從此趨勢來看,保皇黨最遲於二〇二四年便可從選票中超越民主派,到時民主運動前景勢必更加暗淡。

此次姚松炎敗因既有宏觀角度,亦有微觀角度。微觀角度要待各區票站統計出爐後,方可深入分析,然而姚松炎的十五萬票,僅僅與一六年黃碧雲、毛孟靜、劉小麗相若,但譚國僑、黃毓民、游蕙楨合共的五萬多票,似乎未見投向姚松炎,相反鄭泳舜的得票比一六年的蔣麗芸、梁美芬合共還要多。不少本土派支持者選前明言要實行「焦土」,或許是姚之敗因,但長期以來比例代表制下民主派光譜愈來愈闊,加上政團間不斷內鬥,嫌隙日深,亦令一名從溫和民協到本土港獨都能囊括的候選人顯得困難。

雖然如此,擴闊光譜其實令民主派逐年總得票不跌反升,然而其增長遠比不上保皇黨。保皇黨得益於強大的資源外,其暗藏於各個社區的衛星組織,長期如當地居民建立關係網,於選舉時便能化身為催票機器,令其能夠享有固若金湯之鐵票票倉。可惜民主派長年疏懶,習於用口號與政治議題發動群眾,未有認真落區與保皇黨爭奪陣地,而議題性選民遠不及鐵票忠誠,一旦投票率低,民主派便心知不妙。相比姚松炎,區、范二人皆是當區區議員,有多年地區工作經驗,或是比空降的姚佔優之原因之一。方國珊能夠拿下六萬票,亦足見民生議題絕對不容輕視。

此次敗選不是讓民主派喘息時候,而是要痛定思痛,深切反省。第一是重點投放地區工作,將民主運動與社區結合。何俊仁九二年敗績後,即明言「若不深入地區工作,即使已有全港性的知名度,再加上組織的支持,也建立不到與選民的關係,所以當我選完第三次之後,就決定紮根在屯門區。」結果自此以後,何俊仁一直是長勝將軍,直到一五年被何君堯、鄭松泰夾擊落敗為止。第二是進一步團結民主派。民主派擴闊光譜,有利吸引新增支持,而且也可分散政權打壓目標,然而民主派必須深思和而不同之真諦,避免再擴大分歧,方可建立協調之基礎,於選舉中也不會再因為名單過多而令對家漁人得利。

以上種種,僅是補選結果之一小部份觀察。至於能夠改變民主運動目前劣勢,最終還要視乎北京之對港政策。但此次補選打破了民主派多年直選票數過半的紀錄,實在是令所有民主派人士都要警覺的警鐘。

貝加爾

節錄於2018年3月13日《蘋果日報》

Advertisements

About 貝加爾

飢餓藝術家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