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獅子山下 Hong Kong, 政論縱橫 Politics & Philosophy

民主派須有撤出議會之準備

18880204_10155185171911422_1660425681167749757_o_rD0Xz_4gfrI_1200x0

筆者素來對民主派總辭,全面撤出議會之提議大加駁斥,既然立法會為監察政府之公器,是民主派向傳媒與市民發聲之場所,是民主派寸土必爭之首要舉點,決沒有未被逐出先舉手投降之理。然而如今新任人大常委譚耀宗口出狂言,指反對中共一黨專政違反新修訂之憲法,有被DQ之法理基礎。

先前梁天琦、陳浩天被DQ,在於其港獨主張,有違反《基本法》及一國兩制之嫌,縱使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之參選權利相悖,卻也未有引起公眾之極大反彈。而且港獨虛無而不設實際,僅有約一成港人口頭上支持,也正中國國族主義的反分裂論述,配合政權予以迎頭痛擊。

然而反中共專政卻是毫無法理基礎可言。首先《基本法》訂明,香港不實行社會主義的制度和政策,即是無論是中共領導的人民民主專政還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狗屁,香港人有權不賣賬。反對專政,以及尊重反對專政的言論自由,是香港實行資本主義生活方式的一個表徵,而《基本法》訂搞,港人享有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反對一黨專政可成為DQ理由,毫無法理基礎,亦是對一國兩制核心精神最大之踐踏。

民主派從八九民運起,結束一黨專政之口號從未動搖,過去廿年皆可晉身立法會無虞,而且結束一黨專政背負住六四屠殺血債,而年復年年,都有過一半港人支持平反六四。既然有此過半港人作後盾,若果中共當真以此為理由DQ民主派參選人或議員,這只代表是一國兩制走到一國一制的分水嶺。不論是左中右,對所有港人必有極大震動。既然如此,民主派絕不能就此自我噤聲,亦不能坐以待斃。要是被逐出議會,便不能以梁游的幼稚無聊,毫無準備的方式,而是以不亢不卑,有所尊嚴的方式退下。

因此民主派議員於往後三年的六四燭光集會,都應一同上台叫「結束一黨專政」之口號,到二〇二〇年選舉政綱,也一同加入「建設民主中國」之字句。一旦選舉主任要DQ,就必須DQ所有民主派之參選人,到時必定引起港人反彈,政局陷入混亂,國際亦會廣泛關注,此政治成本中共必定承擔不了。

如此同時,民主派應着力準備全面被DQ的下一步策略。民主派可以仿倣類似印度殖民時期的印度國民大會,成立香港議會,選出真正的港人民意代表,維持一個自給自足的民意機關,進行社區救助、公民運動等活動,也可有限度參與低級選舉。此種民意機構必會成政權的瘋狂打壓目標,既不可能註冊,領袖亦很可能被投進監牢,公民空間大大收窄,此為第一大難題。

民主派撤出議會後,自然有溫和派冒起甘於做中共花瓶,民主派如何與之有機互動,民主派內部因路線問題又勢必出現分裂,如何避免傷及民主運動整體之元氣,此為第二大難題。不過此均非本文討論範圍之內。

民主派當前急務,是發動聯署行動,譴責譚耀宗踐踏《基本法》與一國兩制精神,要求罷免其港區人大職務,以表達港人之不忿以及對一國兩制之珍視。

貝加爾

節錄於2018年3月22日《蘋果日報》

Advertisements

About 貝加爾

飢餓藝術家

Discussio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